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言白】同归

熹子Icey:

ooc慎
01.
其实那一次情人节,李泽言是打算和白起求婚的。


 


他提前几天紧赶着处理事情,为的就是能在情人节这天抽出时间为白起准备惊喜。一切都安排好了的时候,白起突然打了电话来告诉他,今天7点回不去了。白起在电话那边斟酌着措辞想表达歉意,就被李泽言挂了电话。


 


李泽言告诉管家老任暂时不用布菜了,看着李泽言长大的管家自然能看出此时李泽言的生气,带着几个佣人离开大厅,空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了李泽言一个人沉默的等在桌边。


 


快九点时白起才匆匆回家,警服都没换,半边衣袖都是深色的血迹。李泽言见状狠狠的拧了下眉,深深吸了几口气才能平静的开口:“白起,不做特警了行吗?”


 


白起是能想到李泽言生气的,却没想到他劈头砸下来的却是这句。白起抿了下干燥的唇,强笑着开口解释:“不是……这不是我的血……我今天没怎么受伤……”


 


他俩不止一次讨论过这个问题,李泽言或玩笑或认真的问他能不能不做特警了。李泽言也没说不让他做警察,只是希望他换个部门,民警交警都好。其实以李泽言的手段调动白起并不是难事,是白起不愿意,李泽言也就没再强迫他。


 


可是今天晚上李泽言不打算揭过这个话题。他问了第二遍,连名带姓,语气冷硬:“白起,不做特警了行吗?”


 


白起沉默着不回答,李泽言的怒气却已到了顶端,他紧握着手中的红酒杯,语气仿佛是初见时一般的冰冷:“白起,英雄好当吗?冲锋陷阵受伤流血的每次都是你,很光荣是不是?你倒是一心为他人无牵无挂,拿自己的命不当命,看你想过你受伤时我的感受吗?你出危险任务时,我几天联系不到你,连你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我每天工作那么忙,还要担心你,你永远都不会让我安心一点!”


 


白起呆站在原地,像是被李泽言的冰冷冻住,他嘴笨不会说弯绕的话,只能断续的开口:“你……你别生气,我下次一定保护好……”


 


话未说完就被李泽言打断:“你哪次能保护好你自己?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不是担心你受伤,就是担心你的伤,白起,我不累吗?


 


白起,你要什么我不能给你,你非要总是往前冲去彰显你爆棚的正义感,反正受伤与否也是你自己的事,白起,你一直把我摆在什么位置!”


 


良好的修养让李泽言很少失态,可是他现在却把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压了几年对于此事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李泽言气得想杀人,可面前就站着的人却是他怎么也动不得的。


 


仿佛是克星一般的存在,这不肯安宁的特警先生硬是让他改了许多,温柔的商量的语气,美味健康的养生汤,毫无怨言的等待,甚至熟练的包扎伤口,他对待白起,从来都是耐心至尽。


 


所以也忍不了,他放在心尖上的人一次次受到伤害,李泽言习惯了强势,可是他总是保护不了白起。这种认知像一根刺一样梗在他心上,让他痛心又无奈。


 


每次白起受伤,李泽言总能感觉到心都像拧在了一起。愤怒和心痛交织着,甚至让他想逃开,不再见到白起,也许会好受点吗?李泽言也不清楚。


 


李泽言弯下腰,捡起了地上摔碎的酒杯的一片长长的碎片,突兀的扎进手臂里,又迅速拔出,大量鲜红的血液随之涌流,染红了白色的袖子。


 


“李泽言!”


 


李泽言面无表情,而今晚一直僵若木头的白起,却像被李泽言突然的举动激活了一样,噌的红了眼眶。白起动用了evol瞬间移到了李泽言身前,慌乱的拽着纸巾想去给李泽言止血。李泽言低头刚好能看见白起弯着腰,手足无措,长长的睫毛闪动,指尖颤抖。白起少有的脆弱的表情让李泽言本能般的想去拥抱他,目光触及白起同样染血的袖子又停了动作。


 


“你受伤的时候,我也是你现在的感觉,白起。”
“李泽言,对……”


 


“先生?”端着盘子站在厅外的管家迟疑着开口,他本来见白起回来就准备上菜,结果见到如此场景,顿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李泽言听到管家的声音,推开白起的手,径直走到管家面前,背对着白起平静的问了第三遍:“白起,不做特警了行吗?”


 


白起咬了咬牙,他知道这个时候该回答什么,等李泽言消消气再商量,可是他不愿意面对着心中志气,有着一丝暂时的妥协。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行……”白起还是咬牙说了拒绝。他能懂李泽言看似在逼他选择的行为下,蕴含着的对他的感情。可是……不行。他有能力,即有义务。他不是要被保护者的安心,而是要自己的安心。


 


李泽言伸出手,打开了面前管家端着的盘子。这本是李泽言为白起准备的第一道惊喜,是他最想先捧到白起面前的---他的心意。


 


盘子里是一枚戒指。


 


白起瞬间哑了声音,只是还未等他再作出反应,李泽言便捏了戒指朝地上掷去,仿佛他摔的那个红酒杯一样,毫不留情。


 


“分手吧,白起。”


02.
白起的东西不怎么多,多的就是衣柜里的衣服是李泽言买给他的衣服,而他大部分连穿的机会都没有。他想了想,最后只装了自己的制服和最常见的几件常服,剩下的他就不管了,让李泽言自己买的自己扔吧。


 


其间老任一直跟在他身后,大概是想劝劝他,老任想留白起,他是知道李泽言对白起的心意的,又不便于掺合李泽言的感情事,直到白起拎着东西要出门了,才喊了两声小起。


 


白起回头对管家笑笑:“任叔,感谢照顾了,我走了。”老任看了一眼白起的右手,叹了口气,不再开口。


 


白起带走了那枚戒指。


 


李泽言去了书房没出来,白起匍匐在地上,从沙发下摸出了那枚戒指,戴在了右手上。


 


03.
白起慢慢的朝自己旧时的公寓走去,路上灯还亮着,却已鲜少有人行了,昏黄的灯光下,白起少有地回忆了起来。他想起他曾经喜欢过一个高中的学妹,他有次出任务受伤,突然想听听学妹的声音,就打了她的电话,却在深夜把学妹吓哭了。他不想学妹和他在一起时担惊受怕,便分开了。后来他遇到了李泽言。他还想着李泽言一个大男人可不会因为他的伤而吓哭,却没想过,李泽言更害怕。李泽言那么爱他,更怕他受伤,更怕失去他。


 


白起在一个灯下歇着。他出完任务,想着李泽言还在等他,急的连衣服都没有回警局换,此时半身血迹,一脸疲惫,看起来狼狈不堪。


 


可白起忽然觉得这才是他本来该有的样子,孑然一身,独立前行,没有什么能挡得了他。


 


他一直强大又孤单。


 


他本来就该一直孤单。


 


没有李泽言,没有牵挂,哪儿需要他他拔枪就上,伤得光荣死得光荣,多么潇洒。


 


“以后就更潇洒了……”白起淡淡笑着,摸了摸右手的戒指。他刚刚对着灯光看过,简约端庄的戒指里面是他和李泽言的名字。


 


以后不是还有这么个小礼物陪着他么,也挺好的。


 


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它总能让白起心生温暖。





04.
李泽言在书房听着白起收拾东西的声音,直到白起离开,他也一动未动。


 


李泽言原本想着,也许结了婚,白起就会为他想一下,会考虑一下他的心情。他一直想说的话,今天只不过提前说了,却没有撼动白起分毫。


 


心里只有他的正义,有他李泽言的位置吗?


 


他爱白起,毋庸置疑。


 


他是他唯一的心动。


 


 


可是他没有力气去追回他了。
李泽言累了。



05.
李泽言很快发现,和白起分开后,他同样每天身心俱疲。


 


白起依旧重复着出任务,受伤,养伤,出任务的生活,李泽言却仍然担心他,以前白起有任务直接告诉他,现在却需要他自己去查白起的任务表,还不能让白起知道。李泽言悲哀的想着他堂堂华锐总裁,何时小心翼翼仿佛做贼。


 


直到他有一天接了一个电话。凌晨两点,只响了两声,便被迅速挂断。眠浅的李泽言立刻被吵醒。见手机铃声停了便想继续睡,可是心里没由来的不安感让他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


 


是白起的电话。
几个月未曾和他说过话的白起。


 


李泽言坐在床上呆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迅速回拨了回去。


 


第一遍无人接听,李泽言又拨了一遍。电话里确是陌生的声音。


 


李泽言沉默着听完,翻身下床。开着车就去医院。连自己睡衣拖鞋没换都没有发现。


 


白起受伤了。


 


白起抢救了近20个小时,李泽言穿着睡衣在医院走廊坐了20个小时。当医生终于宣布人救回来的是时候,李泽言几乎脱力般呼了口气,弯下腰擦了擦眼角。


白起觉得自己快死了的时候,突然感到很害怕。他还没和李泽言道歉,他想和李泽言说,他在考虑,能不能给他一点时间……能不能等等他……能不能原谅他……


 


他之前不敢说,现在他想说了,却已经说不出话了。他还是想听听……李泽言的声音。白起费力地摸出手机开机,打给了李泽言。


 


电话刚拨出去白起就清醒了,啪的挂断。他们已经分手了……死之前给人打电话不是膈应人么……


 


白起心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模糊的理由,如果李泽言还爱他,他死了……李泽言会很难过吧……白起突然觉得心脏震痛,他原来…那么害怕李泽言难过。


 


白起觉得自己恍惚间感到了李泽言每次面对自己的伤时的心痛,果然一报还一报,他死都不怕,到头来却怕李泽言难过。


 


……还是……别再爱我了







06.
白起醒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想到看到的第一个就是李泽言的脸。


 


李泽言穿着西装,打着黑色的领结,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除了眼下有点青之外,整个人十分……庄重,和病房格格不入。


 


有一瞬间白起以为自己死而复生了。


 


“你醒了?”李泽言捧着白起的手,轻轻吻了吻他手上的戒指。


 


“医生说你应该快醒了,所以我一直在等,因为我有事想和你说。


白起,对不起。


我们结婚吧。”


 


李泽言本来觉得他和白起的爱情已经没有愉快的感觉了,他觉得累,可他发现无论他是否和白起在一起,他都会时刻关注他,给他操心。他承认自己也许这辈子就栽在白起身上了,挣也挣脱不了。


 


白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怀疑自己幻听了。李泽言弯下腰轻轻地敲敲白起的氧气面罩,笑了笑:“白痴,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碎碎念


没写完没写完!!你当它完了也可以(……


我真正想写的还没写到……
我必须给李总一个能安安全全陪他到老的飞飞……
所以……问问各位小仙女,对于生子有什么看法……也许萌萌的小包子会让飞飞心软……??
不喜欢的话我再想想有什么别的办法


 解决一下这两只的矛盾??

评论(1)

热度(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