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开学

不想开学
不想和不喜欢的人一起过群居生活
不想收拾行李
不想“搬家”
好多不想

查看 EAT SLEEP SOUMAKO REPEAT (@J0HANNDR0): https://twitter.com/J0HANNDR0?s=09

好可爱啊(/ω\)

Ralph:

李总裁和白起喵2

不好好睡觉的不是好宝宝ovo

【言白】同归

熹子Icey:

ooc慎
01.
其实那一次情人节,李泽言是打算和白起求婚的。


 


他提前几天紧赶着处理事情,为的就是能在情人节这天抽出时间为白起准备惊喜。一切都安排好了的时候,白起突然打了电话来告诉他,今天7点回不去了。白起在电话那边斟酌着措辞想表达歉意,就被李泽言挂了电话。


 


李泽言告诉管家老任暂时不用布菜了,看着李泽言长大的管家自然能看出此时李泽言的生气,带着几个佣人离开大厅,空大的房子里只剩下了李泽言一个人沉默的等在桌边。


 


快九点时白起才匆匆回家,警服都没换,半边衣袖都是深色的血迹。李泽言见状狠狠的拧了下眉,深深吸了几口气才能平静的开口:“白起,不做特警了行吗?”


 


白起是能想到李泽言生气的,却没想到他劈头砸下来的却是这句。白起抿了下干燥的唇,强笑着开口解释:“不是……这不是我的血……我今天没怎么受伤……”


 


他俩不止一次讨论过这个问题,李泽言或玩笑或认真的问他能不能不做特警了。李泽言也没说不让他做警察,只是希望他换个部门,民警交警都好。其实以李泽言的手段调动白起并不是难事,是白起不愿意,李泽言也就没再强迫他。


 


可是今天晚上李泽言不打算揭过这个话题。他问了第二遍,连名带姓,语气冷硬:“白起,不做特警了行吗?”


 


白起沉默着不回答,李泽言的怒气却已到了顶端,他紧握着手中的红酒杯,语气仿佛是初见时一般的冰冷:“白起,英雄好当吗?冲锋陷阵受伤流血的每次都是你,很光荣是不是?你倒是一心为他人无牵无挂,拿自己的命不当命,看你想过你受伤时我的感受吗?你出危险任务时,我几天联系不到你,连你是生是死都不知道,我每天工作那么忙,还要担心你,你永远都不会让我安心一点!”


 


白起呆站在原地,像是被李泽言的冰冷冻住,他嘴笨不会说弯绕的话,只能断续的开口:“你……你别生气,我下次一定保护好……”


 


话未说完就被李泽言打断:“你哪次能保护好你自己?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不是担心你受伤,就是担心你的伤,白起,我不累吗?


 


白起,你要什么我不能给你,你非要总是往前冲去彰显你爆棚的正义感,反正受伤与否也是你自己的事,白起,你一直把我摆在什么位置!”


 


良好的修养让李泽言很少失态,可是他现在却把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压了几年对于此事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李泽言气得想杀人,可面前就站着的人却是他怎么也动不得的。


 


仿佛是克星一般的存在,这不肯安宁的特警先生硬是让他改了许多,温柔的商量的语气,美味健康的养生汤,毫无怨言的等待,甚至熟练的包扎伤口,他对待白起,从来都是耐心至尽。


 


所以也忍不了,他放在心尖上的人一次次受到伤害,李泽言习惯了强势,可是他总是保护不了白起。这种认知像一根刺一样梗在他心上,让他痛心又无奈。


 


每次白起受伤,李泽言总能感觉到心都像拧在了一起。愤怒和心痛交织着,甚至让他想逃开,不再见到白起,也许会好受点吗?李泽言也不清楚。


 


李泽言弯下腰,捡起了地上摔碎的酒杯的一片长长的碎片,突兀的扎进手臂里,又迅速拔出,大量鲜红的血液随之涌流,染红了白色的袖子。


 


“李泽言!”


 


李泽言面无表情,而今晚一直僵若木头的白起,却像被李泽言突然的举动激活了一样,噌的红了眼眶。白起动用了evol瞬间移到了李泽言身前,慌乱的拽着纸巾想去给李泽言止血。李泽言低头刚好能看见白起弯着腰,手足无措,长长的睫毛闪动,指尖颤抖。白起少有的脆弱的表情让李泽言本能般的想去拥抱他,目光触及白起同样染血的袖子又停了动作。


 


“你受伤的时候,我也是你现在的感觉,白起。”
“李泽言,对……”


 


“先生?”端着盘子站在厅外的管家迟疑着开口,他本来见白起回来就准备上菜,结果见到如此场景,顿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李泽言听到管家的声音,推开白起的手,径直走到管家面前,背对着白起平静的问了第三遍:“白起,不做特警了行吗?”


 


白起咬了咬牙,他知道这个时候该回答什么,等李泽言消消气再商量,可是他不愿意面对着心中志气,有着一丝暂时的妥协。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行……”白起还是咬牙说了拒绝。他能懂李泽言看似在逼他选择的行为下,蕴含着的对他的感情。可是……不行。他有能力,即有义务。他不是要被保护者的安心,而是要自己的安心。


 


李泽言伸出手,打开了面前管家端着的盘子。这本是李泽言为白起准备的第一道惊喜,是他最想先捧到白起面前的---他的心意。


 


盘子里是一枚戒指。


 


白起瞬间哑了声音,只是还未等他再作出反应,李泽言便捏了戒指朝地上掷去,仿佛他摔的那个红酒杯一样,毫不留情。


 


“分手吧,白起。”


02.
白起的东西不怎么多,多的就是衣柜里的衣服是李泽言买给他的衣服,而他大部分连穿的机会都没有。他想了想,最后只装了自己的制服和最常见的几件常服,剩下的他就不管了,让李泽言自己买的自己扔吧。


 


其间老任一直跟在他身后,大概是想劝劝他,老任想留白起,他是知道李泽言对白起的心意的,又不便于掺合李泽言的感情事,直到白起拎着东西要出门了,才喊了两声小起。


 


白起回头对管家笑笑:“任叔,感谢照顾了,我走了。”老任看了一眼白起的右手,叹了口气,不再开口。


 


白起带走了那枚戒指。


 


李泽言去了书房没出来,白起匍匐在地上,从沙发下摸出了那枚戒指,戴在了右手上。


 


03.
白起慢慢的朝自己旧时的公寓走去,路上灯还亮着,却已鲜少有人行了,昏黄的灯光下,白起少有地回忆了起来。他想起他曾经喜欢过一个高中的学妹,他有次出任务受伤,突然想听听学妹的声音,就打了她的电话,却在深夜把学妹吓哭了。他不想学妹和他在一起时担惊受怕,便分开了。后来他遇到了李泽言。他还想着李泽言一个大男人可不会因为他的伤而吓哭,却没想过,李泽言更害怕。李泽言那么爱他,更怕他受伤,更怕失去他。


 


白起在一个灯下歇着。他出完任务,想着李泽言还在等他,急的连衣服都没有回警局换,此时半身血迹,一脸疲惫,看起来狼狈不堪。


 


可白起忽然觉得这才是他本来该有的样子,孑然一身,独立前行,没有什么能挡得了他。


 


他一直强大又孤单。


 


他本来就该一直孤单。


 


没有李泽言,没有牵挂,哪儿需要他他拔枪就上,伤得光荣死得光荣,多么潇洒。


 


“以后就更潇洒了……”白起淡淡笑着,摸了摸右手的戒指。他刚刚对着灯光看过,简约端庄的戒指里面是他和李泽言的名字。


 


以后不是还有这么个小礼物陪着他么,也挺好的。


 


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它总能让白起心生温暖。





04.
李泽言在书房听着白起收拾东西的声音,直到白起离开,他也一动未动。


 


李泽言原本想着,也许结了婚,白起就会为他想一下,会考虑一下他的心情。他一直想说的话,今天只不过提前说了,却没有撼动白起分毫。


 


心里只有他的正义,有他李泽言的位置吗?


 


他爱白起,毋庸置疑。


 


他是他唯一的心动。


 


 


可是他没有力气去追回他了。
李泽言累了。



05.
李泽言很快发现,和白起分开后,他同样每天身心俱疲。


 


白起依旧重复着出任务,受伤,养伤,出任务的生活,李泽言却仍然担心他,以前白起有任务直接告诉他,现在却需要他自己去查白起的任务表,还不能让白起知道。李泽言悲哀的想着他堂堂华锐总裁,何时小心翼翼仿佛做贼。


 


直到他有一天接了一个电话。凌晨两点,只响了两声,便被迅速挂断。眠浅的李泽言立刻被吵醒。见手机铃声停了便想继续睡,可是心里没由来的不安感让他摸出手机来看了一眼。


 


是白起的电话。
几个月未曾和他说过话的白起。


 


李泽言坐在床上呆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迅速回拨了回去。


 


第一遍无人接听,李泽言又拨了一遍。电话里确是陌生的声音。


 


李泽言沉默着听完,翻身下床。开着车就去医院。连自己睡衣拖鞋没换都没有发现。


 


白起受伤了。


 


白起抢救了近20个小时,李泽言穿着睡衣在医院走廊坐了20个小时。当医生终于宣布人救回来的是时候,李泽言几乎脱力般呼了口气,弯下腰擦了擦眼角。


白起觉得自己快死了的时候,突然感到很害怕。他还没和李泽言道歉,他想和李泽言说,他在考虑,能不能给他一点时间……能不能等等他……能不能原谅他……


 


他之前不敢说,现在他想说了,却已经说不出话了。他还是想听听……李泽言的声音。白起费力地摸出手机开机,打给了李泽言。


 


电话刚拨出去白起就清醒了,啪的挂断。他们已经分手了……死之前给人打电话不是膈应人么……


 


白起心里还有一个小小的模糊的理由,如果李泽言还爱他,他死了……李泽言会很难过吧……白起突然觉得心脏震痛,他原来…那么害怕李泽言难过。


 


白起觉得自己恍惚间感到了李泽言每次面对自己的伤时的心痛,果然一报还一报,他死都不怕,到头来却怕李泽言难过。


 


……还是……别再爱我了







06.
白起醒过来的时候完全没想到看到的第一个就是李泽言的脸。


 


李泽言穿着西装,打着黑色的领结,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除了眼下有点青之外,整个人十分……庄重,和病房格格不入。


 


有一瞬间白起以为自己死而复生了。


 


“你醒了?”李泽言捧着白起的手,轻轻吻了吻他手上的戒指。


 


“医生说你应该快醒了,所以我一直在等,因为我有事想和你说。


白起,对不起。


我们结婚吧。”


 


李泽言本来觉得他和白起的爱情已经没有愉快的感觉了,他觉得累,可他发现无论他是否和白起在一起,他都会时刻关注他,给他操心。他承认自己也许这辈子就栽在白起身上了,挣也挣脱不了。


 


白起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怀疑自己幻听了。李泽言弯下腰轻轻地敲敲白起的氧气面罩,笑了笑:“白痴,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碎碎念


没写完没写完!!你当它完了也可以(……


我真正想写的还没写到……
我必须给李总一个能安安全全陪他到老的飞飞……
所以……问问各位小仙女,对于生子有什么看法……也许萌萌的小包子会让飞飞心软……??
不喜欢的话我再想想有什么别的办法


 解决一下这两只的矛盾??

【言白】ABO 论一个o该如何度过发,情期

看!敬酒会飞!:

ABO
还不是情侣设定
浴缸里没有水
没有刹车
走链接→https://shimo.im/docs/r1rPer6U23ofxs6t
错字别在意,自己体会一下哈


我忍不住了应该是明天发的但是我忍不住了我怕明天我忘了


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避雷
不喜欢的出门左拐不送

【言白】恋语爱情故事

好可爱啊(/ω\)

南宋悬铃木:

私设有 尽量不OOC


幼驯染 


一发完小甜饼


————————————


恋语爱情故事


八点刚过十分,下了任务的白起终于骑着小黑出现在餐馆门口。白起今天是来相亲的,不巧的是越是春节假期越是任务繁重,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迟到了两个多小时。白起急匆匆地冲进餐馆,想着诚诚恳恳跟姑娘道个歉,兴许能挽回对方的好印象。


这家私房餐馆是姑娘选的,开在恋语市中心却闹中取静,室内的陈设布置也是清新雅致。白起环顾餐馆一圈儿也没看见对方身影,怕是姑娘等不及先离开了,怎么说也是自己第一次见面就鸽了对方,怨不了人姑娘。白起就近找个了卡座坐下,想点菜却没找到菜单,走来一位老先生慢悠悠地介绍:“主厨会有定制菜品,客人无需点菜。”


白起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连声答应着:“行、行、行”。白起对吃食没那么讲究,平时多是外卖或者速食搪塞了肠胃就算作一餐,正值新年犒赏自己一顿大餐不过分。白起边想着这家餐厅的主厨还挺怪,边期待着即将出炉的食物。


供应的菜品有顺滑爽口的荷香莼菜汤、酸甜适宜的茄汁糖醋排骨、浓油赤酱的蚝汁炕茭白、香气四溢的广式猪肚鸡。菜品不仅美味可口,从配色到摆盘都给人视觉上享受令人食指大动,每一道对于白起来说都是难得的惊喜。白起是土生土长的恋语人,菜肴的调味根据当地的口味做了细微的改良,很是对白起的胃口。


最后一道是甜品烤布丁,白净的陶瓷小盅里呈着鲜嫩欲滴的金黄布丁,表面的焦糖色烤制得恰到好处,漂亮得让人看上一眼就垂涎三尺。白起舀了一小勺布丁送进嘴里,细腻得还没触碰到牙齿就在唇舌间融化,甜腻的奶香果然会给人带来幸福感,加入了清香银杏果仁又使布丁不会过甜过腻。


白起心满意足地吃完了一餐,美滋滋地冲水洗手,忽然从镜子里看见一个修长的人影正抱着手臂斜睨着自己。


“李泽言!真的是你!”


李泽言不自觉地勾了勾嘴角,故意冷着声音说到:“你这笨蛋,我还以为今天你发现不了我了。”


“多久没见了,李泽言你什么时候回恋语的,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白起嘴上责怪李泽言没有早点找到自己,心里开心的像个小傻子,一下子跑到李泽言跟前像小时候那样蹭了蹭他的手臂。白起被自己亲昵的举动吓了一跳,李泽言不会生气吧,毕竟快十年没见了,这家伙怎么还是比自己高一点点。


李泽言无奈的摇了摇了,对白起的动作毫不在意似的,“哪儿呀,去年才回来的。一直想找你来着。”他很自然地抬起手想揉揉白起后脑勺的头毛,白起深栗的发色衬得他耳后的一小片皮肤白净而通透,李泽言意识到了什么,近在咫尺的手僵硬地悬在空中。


白起和李泽言是什么关系呢,一个院子里一起长大的哥儿们。李泽言比白起大了四岁,白起青春期叛逆之前都是李泽言罩的,白起第一次进网吧打游戏也是李泽言带着去的,白起的童年记忆总少不少李泽言的参与。


然而成长就是这样,多铁的关系也敌不过各自人生轨迹的变化。白起十四岁那年父母的感情生了裂痕,一夜之间,他不再是那个跟在李泽言身后喊着哥哥等等我的小屁孩了。那是白起人生中最混乱的暑假,他打了耳洞、染了头发、跟一帮混混到处惹事打架,在外面晃荡不愿意回家,李泽言想劝诫他安慰他,却找不到白起人在哪。匆忙间白起被暴戾的父亲带走搬了家,李泽言也在这一年只身前往美国念书,两个人就此断了联系。


白起时常会想,那时候李泽言没走就好了,自己一定能少过些年少荒唐的日子。好在白起现在生活得不错,好在他又遇见李泽言了。此刻,李泽言正坐在白起对面蹙着眉头问他:“白起,你今天是来相亲的吗?”


李泽言其实是明知故问,他亲眼目睹了白起晾人家一姑娘在餐厅等了俩小时,白起摘下头盔进来的时候李泽言一眼就认出了他。不知为什么李泽言一点都不替白起感到遗憾,甚至心下忍着雀跃给白起做了顿饭。他开了瓶红酒,仔细挑选了一对漂亮的高脚杯,推了一杯酒给白起。


白起喝得微醺,挺起胸膛乐呵呵地看着李泽言说:“李泽言你不知道,我现在是特警,保护群众的人身财产安全是我的责任。”


“我牛逼不?”白起说话的声音黏黏糊糊的,在李泽言听来好像是在求表扬求夸奖的小朋友。


“可是啊,你也看见了我连相亲都能迟到,哪个女孩儿愿意要一个陪不了她的男朋友。”白起说的是实话,以他目前的状态并不适合和一个姑娘谈恋爱,如果不是同事大姐盛情难却,自己也不会答应出席今天这样的场合。“即使是穿梭在枪林弹雨中,即使和歹徒搏斗的下一秒就会命悬一线,我还是很喜欢现在的工作,这让我感觉到我是真的活着。”


白起琥珀色的大眼睛里闪着光,单手托下巴笑着问李泽言:“别光说我了,你怎么样?”


“我是单身。”李泽言飞快得整理了一下线衫的衣领,露出白生生的指节上没戴任何装饰的戒指,只有一块白起在商场腹诽过贵得离谱的手表系在手腕上。“之前几年我一心扑在华锐这里,时间长了这事儿也就耽搁了。”李泽言盯着白起挑了下眉毛,解释到:“还没遇到对的人。”


白起有点惊讶地在心里嘀咕着,李泽言这黄金单身汉啊,长得帅又有钱,喜欢他的女孩排成队大概能绕华锐大楼好几圈。李泽言竟然一个都没有看上的,不是眼光太高,就怕是心里一直装着什么人。


“白起、白起,你清醒一点,把我想成什么样了。”李泽言仿佛是看穿了白起的心思,生怕白起把自己脑补成不食人间烟火的霸道总裁,好不容易重逢了白起又对他生疏了敬而远之。


“说起来,布丁喜欢吗?按照你小时候中意的味道做的。”


“喜欢啊,你的手艺怎么越来越好了,当初去留学难道是上了个厨神培训班?”


李泽言抿了口红酒,却抿不住笑意,强装严肃地说:“又在胡言乱语。喜欢的话以后可以经常做给你吃,反正你以前也很爱来我家蹭饭。”


聊起小时候两人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共同的回忆像潮水一样涌上心头,层层叠叠得拍打着撩得人心痒痒的。李泽言也和白起说了许多分开之后的事,他是如何在异国他乡完成学业,又是如何白手起家创建了公司一步步走到现在的。白起想着我哥儿们可真棒啊,他有一点崇拜李泽言了。


不知不觉就聊到了后半夜,两个人都喝了不少,白起的小黑是不能骑了,李泽言的兰博也开不了。


冬天夜里的风还挺冷,白起喝高了心里还泛着美意,朝李泽言的耳边凑了凑,说:“别怕,你把帽子围巾都戴好了。”


白起指了指远处的公寓,问李泽言:“你家是在那儿吧,抱紧我,我带你飞。”


这回轮到李泽言愣住了,心想白起还真是傻,他根本还没来得及告诉白起自己家在哪,白起在那瞎比划什么呢。可不能让他飞,别把自己飞丢了不好找,于是夺命连环call来可怜的魏谦把白起送了回去。


一觉醒来的白起发现这世界天变了,他已经不记得昨晚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了,但是昨晚李泽言低沉的声音、幽黑的眸子和滚动的喉结,像放电影一般在白起的脑海里循环往复。白起觉得自己在做梦不清醒,翻开手机通讯录里果然存着李泽言的号码,这感觉仿佛心口悬着的石头落了地。


白起是一个对自己对别人都异常真诚的人,所以他从不掩饰内心升起的真实想法。这种想法,人们称之为——恋爱了。


不一会儿白起的手机不适时地响了起来,李泽言的名字显示在屏幕上的时候,白起觉得时间都要凝固了,“喂,李泽言。”


“你还好吗?”李泽言的关怀淡淡的,却听得白起胸口酸酸胀胀的,“打电话给你是想问,这段时间没有空。好久没有回去以前住的地方了,想和你去老家的古街走一走。”


工作日的华锐大楼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光,李总裁的办公室窗口翩翩然飞来一只羽毛盈盈的蓝色小鸟。李总裁在春光里沉醉着,感叹着天气真是好,鸟儿也这么可爱。


助理魏谦已经在门口徘徊许久,踱着步思考要不要打扰总裁的休息时光。李泽言还是敏锐地发现了为难的助理,“有事说事,傻站在那里干嘛?”


“噔!噔!噔!”一颗栗色的脑袋从门缝里探出来。


“恋语市公安局民警白起,今天的巡逻范围是古街区域,特别邀请李泽言同志一同前去执行任务。”



【言白】热搜夫夫1

靥厢:


李泽言×白起
ooc避雷
不喜误入
傻白甜无逻辑拒绝辩论
     part 1  身为总裁沦落网红,是可忍孰不可忍
      李泽言作为华锐集团当家一把手,恋语市排名第一的钻石王老五,本想低调做人,没成想却被区区一个小警察毁了整个人生。
      犹记那天,风和日丽,李泽言正在自己豪华办公室里对着落地大窗品咖啡,体会成功者的王者风范,被魏谦一个电话惊得把咖啡全喷在了他那身价值不菲的西装上。
     “总裁!你火啦!”
      这事还得怪白起,恋语市警察局特警队队长,你说他身为警察抓抓坏人不就得了。好家伙,这人也不闲着,开通了个微博,还骚气地叫“白起哥哥”,他整天没事在微博搞些应急知识,防盗措施,女子防身术之类的科普,久了久了也就成了一个网红。
      “什么网红,还不就是靠他那张能看得过去的脸!”李泽言咬牙切齿,从未使用过微博的他在被魏谦告知自己火了之后立马命人给自己注册了微博账号,第一时间去视奸人白起的微博。
       白起这人活得就像个高仿号,整天活跃在各大热评里头。在一条被转发点赞超过20万数的“大家来发一下日常生活中帅气的小哥哥吧,不要明星,就是素人。”中,底下热评第一就是李泽言,看照片应该是偷拍,配文字“我那天逛街无意中看到的,惊为天人!拼出老命偷拍到的!”
       然后热评第二,白起哥哥:热评第一照片里不是李泽言吗?华锐集团的总裁啊。
      
                           

大山猫的涂鸦板:

这是和 @食我反犬良 太太的合绘!!!!原本是想要七夕出的,结果我俩七夕都在……忙……【死目】 anyway!没有难产太好了!!!!撒花!!!荒目赛高!!!!【鼓掌ing 饿狼太太的连连真是太好看了!!!

阿树:

情人节快乐❤
今天的小伍超级甜,谷嘉诚美颜盛世【跪
约稿【我给大家表演一个极限拖稿(。
拖到截稿日当天早上……
来送爱情(巧克力)的两只快递员,就算小天使不能动摇到收件人,小恶魔也会迷惑对方把它吃掉,横竖逃不过去的
【快递员泡水非常甜蜜好喝

好好看(。・ω・。)ノ♡

Grayscale:

胶带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