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嘉成兄弟】夫夫日常(1)

GREEN-顾凉:

虽然说是一但估计只有这一个了,凡凡出没请注意




1)
快到冬天了,天总是黑的很早。

伍嘉成坐在床沿上,冷风吹的有点凄凉。抬头看了看墙上挂的蓝色钟表,指针刚好指向六,是那个人喜欢的颜色和数字。可是那个人不在,装饰给谁看。

谷嘉诚是两天前离开的,带走了大部分行李,只留下让伍嘉成回忆连连的细枝末节。

和其他情侣爱人一样,谷嘉诚和伍嘉成总是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争吵。

比如,晚餐吃什么,比如谷嘉诚今天多吃了几块软糖,再比如,给郭子凡吃了太多的小蛋糕。郭子凡是他们领养的孩子,乖巧可爱的像个小天使,至少现在是。

六点钟,是郭子凡吃饭的时间,伍嘉成把在房间里乖巧坐着看iPad的郭子凡哄着吃完饭,才是他的吃饭时间。

小孩已经两天没有看见自己的霸霸了,很明显,心思敏感的小朋友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

对伍嘉成伸过来的勺子置之不理,伸出自己短萌的小胳膊求抱抱,有火压身的伍嘉成也只能无奈的把小孩哄好。

伍嘉成的晚饭是苦瓜排骨汤,本来算上了小孩的那份,可惜郭子凡和霸霸一样对苦瓜不感冒。很久没喝了,伍嘉成尝了一口,没有记忆中的那种味道,嗯今晚的苦瓜有点苦,从嘴里一路苦到了心上。

收拾好了餐厅和厨房回到卧室,郭子凡已经趴在床上睡着了。身边还放着比他高处一半的大熊。

给员工宿舍,连信号都出奇的不好,朋友圈的彩色圆圈转了无数下之后,终于显示出了新的动态。当然,只显示了文字,图片还在加载中。小孩盖好被子,发个朋友圈,伍嘉成也在思考中沉沉睡去。






(2)
当然,秋天的夜晚没那么容易入眠,尤其是心事重重的年轻人,比如谷嘉诚。

一个人躺在公司分配的员工宿舍,低矮的天花板把气氛压倒了最低点,其实,从开始争吵完,他就一直在后悔。

员工宿舍,连信号都出奇的不好,朋友圈的彩色圆圈转了无数下之后,终于显示出了新的动态。当然,只显示了文字,图片还在加载中。不过,看到晚安小天使的文案,谷嘉诚大概能想到,是郭子凡的照片。

可能是郭子凡吃小蛋糕的时候拍的,也可能是熟睡的状态,不过,谷嘉诚最希望,是两个天使的合照。

两个小时以后,被心心念念的那个人也睡不好了,身边传来小孩的哭闹声。

在黑暗中摸索到了台灯的开关,暖光中小孩的脸憋的通红,本来伍嘉成想拍着郭子凡再次入睡,可隔着衣服明显感到温度的不对。

伍嘉成翻箱倒柜的找着儿童感冒药和体温表。

毕竟是不到三岁的孩子,38.5°算不上让人安心,在伍嘉成匆匆忙忙喂了一粒退烧药,就急急忙忙往医院跑。

到医院的时候
是凌晨三点钟,急诊室没什么人,伍嘉成怀里的郭子凡清醒了不少,看到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下意识的往伍嘉成怀里缩了缩,小眉毛拧到了一起。

在听到医生说要输液的时候,小孩彻底不淡定了,搂着伍嘉成的脖子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爸比,我……我以后嗝不吃小蛋糕了,嘤,不打针……行吗爸比。”
“凡凡乖哦,打完针我们就回家吃好吃的好不好~”
“不好……凡凡不想打针嘤嘤嘤”
“爸比带凡凡去看电影呢”
“哼唧哼唧不要~”
“爸比”“?”
“凡凡想要霸霸~”
“……”





(3)
谷嘉诚到医院的时候,伍嘉成和郭子凡都睡着了,两人窝在一张病床上,温馨的像画一样。不过谷嘉诚没心情管什么美不美,好看不好看,探出手摸了摸郭子凡的额头,没有再烧,谷嘉诚松了口气。

可能是因为担心伍嘉成睡的太浅,也可能是运动衣布料摩擦声太大,伍嘉成醒了。

四目相对,两人都很狼狈。

“凡凡液已经输完了,等让他睡一会儿我再带他回去。”
“嗯。”

看不惯谷嘉诚依旧冷冰冰的语气,伍嘉成有点委屈,“你嗯什么嗯,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总是吵架吗?你每天都不给我反馈,我怎么知道你的想法……唔”
“嘉成,我这两天,想的都是你。”
“奏凯啦,臭流氓!!!”

快到冬天了,天气变得很冷,是谷嘉诚喜欢的季节。

谷嘉诚搬回了家,不用住在矮小拥挤的宿舍相当开心,又可以搂着怕冷的嘉成一起睡觉,谷嘉诚低头看了看怀里的两坨,如果没有那坨小的,就更好了。

评论

热度(38)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GREEN-顾凉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