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不给糖就捣乱

夏蝉与猫:



宽大的布艺沙发上,伍嘉成懒懒的躺着,怀里抱着一桶爆米花有一颗没一颗的吃着,巨大的屏幕上放着不知哪一年制作出的经典老电影,这里的整个空间都是静谧的,除了电视上的声音,偶尔也只有伍嘉成咀嚼爆米花轻微声响。


“叮咚———”门铃声。


伍嘉成放下爆米花起身,随手将茶几上还剩一小半的糖果袋子提起就往门边走。


哦,忘了说,今天是万圣节前夜。


从猫眼望去果然是两个打扮地恐怖样子的小孩子。


开门。


“trick or treat~”说完就把自己装糖的小袋子扯开直勾勾的望着伍嘉成。


伍嘉成向来对可爱的孩子没办法,狠狠抓了几把糖果就往他们袋子里塞,这种做法自然是得到了小孩子开心的道别。


这样几波过后,伍嘉成袋子里的糖果见了底,夜已经深了,电影进入尾声,也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门铃声了。伍嘉成整理一下自己就上楼洗了个澡,刚出浴室就听到楼下的门铃声,难道还有哪个小孩上门讨要糖果?




伍嘉成下楼通过猫眼察看,门口空无一人,心想:“走了?”


也没太在意这事,转眼就看到放在茶几上的糖果袋子,提起来正准备丢掉就发现里面还剩下一枚孤零零的糖果,粉色的糖纸包裹着圆滚滚的糖果灯光照耀下亮晶晶的显得特别可爱。


就一颗了。


伍嘉成刚沐浴完心情很好,慢慢剥开糖纸就看到和外表一样甜美的糖果,刚想吃掉就又听到门铃声响起。


是之前按门铃的那个孩子?


伍嘉成想也没想就拉开了门,可是外面站着的并非他想象中要糖果的小孩子,那是一个成年男人,他脸上画着小丑脏脏的妆容,身上也穿着宽松的小丑服,但他却让人感觉不到那种看到小丑时应该有的欢乐,伍嘉成有些懵。


“sir?”


“trick or treat!”陌生男人盯着伍嘉成开口就来了句这个。


伍嘉成更懵了,简单说明自己家的糖都发完了就逃离般立刻关上了门。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有些害怕的,这小丑给人感觉很不安全,当伍嘉成从猫眼里观看小丑时,那个小丑竟然对着他关上的门行了个优雅的绅士道别礼,这一下,伍嘉成心中那份不安就越来越强烈。


睡前再次检查了门窗安全才疲惫的爬上了温暖的床,本以为经过这一阵吓后他应该碾转反侧睡不着的,没想到的却是沾了枕头就三秒入睡,快到不可思议。


梦里他又看到了那张夸张的小丑脸,涂染着血红的唇晃来晃去,他看到那小丑站在他的门前轻轻扭动了门阀,咔嚓——他就那么轻松的进来了。伍嘉成的呼吸急促,他眼睁睁的看着那小丑轻轻关上了门,然后穿着硕大滑稽的鞋走进了他的家里,那鞋上沾上了不少泥,他走过的地方留下了一串串肮脏的泥印。


红色卷发的小丑踩上了通往二楼的台阶,一步一个脚印,他通过了拐角,沾满鲜血的手扶在扶手上就是一个血手印,染着鲜血的长炳斧子“哐—哐—”的敲击着台阶,很快,小丑带着他的血斧停在二楼伍嘉成的房门口站定。满是血腥的手抓住了门锁,一切都像慢动作,轻轻一扭,“咔哒”一声,门开了。


伍嘉成看到小丑探出头看向躺着床上睡着了自己,小丑拖着斧子走着,地板上留下一路血痕。他很害怕,他想叫醒自己,他看着小丑狰狞的笑容慢慢举起斧子就要狠狠砍下就再也忍不住惊声尖叫出来……




床上的伍嘉成尖叫着醒了,原来一切都是梦!


这一觉睡的他浑身都是汗,难受的不得了,床头灯亮着,伍嘉成感觉自己小腹有些涨,浑浑噩噩的爬起来去了趟卫生间。


洗了把脸,梦里的场景依然十分鲜明,那个小丑真的是太吓人了!不过他也觉得自己太丢脸了,都这么大人了,还能因为一个小事情吓到做噩梦,太没用了。这样想着伍嘉成往卧室走,本来迷糊的人刚走到卧室门口就看到刺目的红——那是门把手上的颜色,和梦里一摸一样!


小丑!!


小丑真的进来了吗??他就在他的卧室里???那一切都不是梦!??


伍嘉成被自己这一猜想吓到腿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走廊地上一条细细的血痕,那是斧头在地上拖动时留下的痕迹。


门口的动静将卧室内的小丑吸引住了,伍嘉成听到屋内的走动声,不知道从哪聚集到的勇气站起来就往楼下跑。


他知道小丑追上来了!


下楼时差点滚下去了,幸好身体惯性撑住了只让脚崴了一下。脚踩到一楼地面就感觉到了生的希望,伍嘉成被激起所有的潜能向大门跑去,他感觉自己从未跑的这么快过!


就差几步路了,伍嘉成刚摸到门把手扭动后急速拉开,他能感受到外面冷咧到寒风、新鲜的空气,可是还不足两秒一把斧子就钉在了门上,一滴浓稠的鲜血随即滴在伍嘉成脸上。


身后抵上了一具身体,一只手伸出来将门轻轻关上。


“no,no!please!!!help!help!!dont kill me!!please!!”伍嘉成极力挣脱小丑的束缚,他还年轻,他还不想死。


“嘘~good boy,good boy~be quiet,now,lets play a game,trick or treat?~”小丑用着夸张的口吻说着一切,脸上表情也是异常兴奋!


伍嘉成被小丑牵着手慢慢坐到沙发里,茶几上还放着没吃完的爆米花,三个小时前他还躺在沙发上看着电影无聊透顶,而现在,他看着恐怖小丑吃着他没吃完的爆米花,看着掉在毛毯上的碎渣渣敢怒不敢言。


trick or treat?


伍嘉成想到之前自己拒绝了小丑的讨要,难道这小丑就是因为自己之前拒绝了他?他没想到只是一个拒绝就能给自己带来这么大的危机。


糖果,哪里还有糖果呢?都被他送给小孩子了!


“aha~”小丑放下爆米花拿起了他的血斧子。


“nonono,please!!”伍嘉成被小丑按在了沙发里,倒在沙发上的伍嘉成十分绝望,之前的一番折腾已将他的体力耗光,他浑身疼,大腿上肯定已经青一块紫一块了,而现在高悬在他脑袋上的夺命斧子更是让他感到绝望。


小丑的力气很大,伍嘉成被掐着颈子浑身使不上劲,挣扎间浴袍也散乱着,就在伍嘉成眼看着斧子要往他头上劈来时他忍不住害怕得闭上了眼睛。


没有痛感,当他慢慢睁开眼睛时伍嘉成看到抵在他眼前的斧子慢慢移开了。而小丑住手的原因则是沙发上躺着的一颗糖。


伍嘉成想起这颗糖就是这小丑按门铃之前他要吃的那颗,当时他没来得及吃就随手放在了沙发上,这是,得救了?


小丑松开了伍嘉成,两指轻捻将糖果拾起,伍嘉成看着小丑眼中含泪,他真的怕极了他。


就在伍嘉成恐惧极了眼神中小丑慢慢的剥开糖纸让那颗救命的糖果,又一次,那圆滚滚的身体出现在了伍嘉成的眼中,然后…然后就被小丑一口吃掉了。


小丑的表情很享受,闭着眼,伍嘉成能感觉到他在享受着品味糖果的美味,这个变态小丑真的不能以常理度之。


因为小丑紧挨着他的身体,伍嘉成不敢轻举妄动,小丑手里还拿着斧子,他不敢赌,他的脑袋可不比那扇大门坚硬!


伍嘉成全神贯注的盯着小丑瞧,突然,小丑睁开了眼睛,伍嘉成身心都开始紧绷,他知道自己命运的卡点就要到来。


小丑盯着躺在沙发上的伍嘉成瞧,眼里的趣味性很是浓厚,也许是糖果的甜蜜让他心情好上很多。小丑眼神在伍嘉成脸上和胸膛上下打量,随后扯开了嘴角对着伍嘉成笑了,伍嘉成立即感觉全身鸡皮疙瘩顿起。


慢慢的凑近,小丑咧开嘴露出了大白牙,超级近距离让伍嘉成能数清他的眼睫毛,突然伍嘉成嘴上一热,小丑竟然出其不意的和他来了个法式深吻。


伍嘉成全身都在抗拒,小丑却压在他身上封锁了他所有的反抗,闭不上的嘴唾液在交换,伍嘉成的舌尖被迫交缠,那颗糖果和他猜想的一样,浓郁的奶油草莓味。


“so sweet~my honey~”


令人窒息的一吻罢,小丑顺走了半桶爆米花带着他的斧子离开了伍嘉成的家,最后还贴心的给他关上了门。


伍嘉成哆哆嗦嗦的爬起报了jing,这里他不敢继续呆着,带上手机钱包就开车前往最近的jing ju 避难。


笔录做的很详尽,伍嘉成有选择的隐瞒了最后那一吻。不过等jing方那边传来的消息却让他大吃一惊,那边说所谓的血迹并非人类的血ye,是来自于动物身上的血ye,而且最近也没发现有其他的报an,无人员伤亡记录,伍嘉成所经历的也只是一场恶作剧,或者再重一点涉及到非法入侵,这里jingfang会加强注意,而且监控那边也没特别发现。社区会注意这方面的问题,并不排除是私人报复恐/吓(意思就是甩锅),并希望伍嘉成不要太过紧张。


伍嘉成这下傻了,他不太愿意相信是这样的结果,不过之后他还是稍稍放了心,至少生命安全有了保障,自己并没有招惹上什么变态杀手。


几周过后,伍嘉成心里的阴影稍微淡了些,日子照常过该干什么干什么。这天冬日暖阳阳光明媚,伍嘉成在家休息看书,“叮咚——”,突然门铃被按响了,不知道为什么,上次过后他就对门铃声有点紧张紧绷,条件反射的就是一阵头皮发麻,等下去把门铃拆了吧!


从猫眼里看到了来人是个年轻男人,还是个清爽帅气型男,对方也许知道伍嘉成在看他,于是拿起手里的派晃了晃当作打招呼。


伍嘉成开了门,对方态度很好,说着是他的新邻居,刚搬到这里,收拾好了就一一拜访邻居并邀请他们来参加礼拜日的聚会,伍嘉成刚好是第一家,希望他不要嫌弃新邻居亲手烤制的苹果派。


伍嘉成友好的表达出了自己欢迎新邻居的热情,接过苹果派后答应对方会去参加聚会,两人在门口短暂的接触后就分开了。


关上门时伍嘉成又有些困惑,明明第一次见面却觉得对方很熟悉,特别是那双眼睛,眼角的泪痣也是,他肯定在什么地方见过,真奇怪,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呢?不过,这些抛开,这份苹果派做的还真不错,就是甜了些,伍嘉成来到这里这么多年,依然还是不习惯当地人嗜甜如命的口味。


甜,真的是太甜了…




评论

热度(63)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夏蝉与猫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