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这个嘉诚我要了【FOUR】

翻滚吧闲鱼干:

•私设同性结婚合法
•OOC我的🌚
•晚上好🌙✨


“怎么?我变化很大认不出了吗?”

谷嘉诚盯着面前的人久久说不出话,他的手像多年前一样在近距离说话时喜欢亲呢地抓着自己的手臂。

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小昊,沈昊,谷嘉诚甚至觉得称呼他都叫不出口,避开沈昊的目光,谷嘉诚跳过了名字说:“我等人。”

谷嘉诚冷漠的反应虽在意料之中但依旧让沈昊的心狠狠揪了一把,手尴尬地慢慢缩了回来,仍是不甘心小心翼翼地试探:“这么巧吗?”

“他快到了,我先走了。”

“嘉诚!”沈昊在谷嘉诚转身那刻紧紧攥住了他的手,硌人的无名指上的金属触感,沈昊的视线缓缓向下落在那戒指上,他不敢正视自己的猜想,扯出了笑容:“我记得你以前不喜欢戴饰品的。”

谷嘉诚突然有些讨厌他的说法,他以前?是啊,他谷嘉诚以前的一切习惯都跟他沈昊有关,但也是这个人,亲手断了他俩的以前。

“我结婚了。”

谷嘉诚的话轻轻却在沈昊耳边炸响,沈昊愣在原地难以置信地摇头否定,“你……你骗我……”

“我没……”谷嘉诚刚开口被向他奔来的伍嘉成打断。

“老谷~”伍嘉成几乎可以说是飞扑进谷嘉诚怀里的,惯性让谷嘉诚向后推了一步才稳住重心,手下意识地环上去护着怀里的人。

伍嘉成的突然出现让沈昊意外,而更让他惊讶地是那揽在谷嘉诚肩上的手,戴着同样的戒指,在谷嘉诚怀里笑得多么刺眼。

两人视线相碰,沈昊带着敌意让伍嘉成一愣,呆懵懵地问谷嘉诚:“这是?”

谷嘉诚遇到了千古大难题,如何向你的现任介绍你的前任?

“朋友。”很简洁。

沈昊的脸色已经难看得吓人了,伍嘉成笑着冲他点了点头没有得到回应,谷嘉诚拽着他就要离开。

“嘉诚!谷嘉诚!”沈昊被行李阻挡了脚步没有追上。

伍嘉成被拉着往前走疑惑地频频回头,“老谷,他叫你……”

“嗯。”谷嘉诚的回答断了话头,两人一路无言上了车。

几乎赶了一天的路,伍嘉成坐上车瘫软无力,回想自己就为了过个生日折腾了一大圈。不对啊!说到生日,伍嘉成才想起来,谷嘉诚怎么没跟他说生日快乐?

一看时间,十二点十分,已经是七月十九号了。伍嘉成一下子蔫了,大叹了一口气,话语里满是沮丧:“过零点了啊……”

一直盯着前方的谷嘉诚听了后心不在焉地瞥了眼显示器上的时间,“很晚了,一会就到家了。”

完全会错了意,伍嘉成张了张嘴终是没发出声。谷嘉诚的情绪从机场出来就怪怪的伍嘉成很早就发现了,但他不明白是何原因,这甚至让他觉得有些挫败,他好像这么久了还是看不懂摸不透谷嘉诚,他都无心去计较被遗忘的生日了,陷入了自己的闷情绪中。

两人各怀心事到了家,十二点三十分,生日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伍嘉成下车速度很快都没有等谷嘉诚就进去坐电梯了,电梯从高层缓缓下降,带着小情绪的伍嘉成看着楼层数字慢慢跳动,不耐烦起来,转身去了楼梯间。

跟过来的谷嘉诚就看到一个背影闪了进去,在即将到来的电梯前顿了顿脚步,随后也迈向了电梯间去追伍嘉成。

一开始伍嘉成还两步一跨轻松得很,可他们住在23楼,想到这伍嘉成后悔了,为什么这么冲动!这对于伍嘉成来说简直堪比登天,步子越来越慢,身后谷嘉诚跟了上来,一股子倔劲催使着伍嘉成继续爬楼,大不了酸两天腿!

谷嘉诚一路默默跟在他身后,伍嘉成快他就快慢他就慢。最先憋不住的是伍嘉成,猛地停住回头,谷嘉诚跟在他后头虚拖着护在他腰背处的手没来得及收回,伍嘉成看到后惊讶地一愣,俯视着谷嘉诚喊了他的全名:“谷嘉诚。”

“嗯?”隔了两个台阶谷嘉诚只能摇头仰视他。

“你是不是忘了什么?”暗暗提示没有点破。

“什么?”那人不带思考地反问。

伍嘉成耐着性子继续提示:“你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谷嘉诚立马皱起了眉头,抬脚上楼,超过伍嘉成身旁时他说:“你想知道什么?”

伍嘉成被他反问得一头雾水,转身拉住上楼的人用力锤了他胳膊一拳,气呼呼地爆了粗口:“谷嘉诚你他妈是个傻子吗?真傻还是跟我在这装呢?说句生日快乐会死吗?”

恍然大悟的谷嘉诚面露愧疚之色,一边道歉一边赶忙拉着人去改坐电梯,一路被拖着走的伍嘉成进屋看到被布置过的家,绷紧的嘴部线条柔和了,彩灯鲜花蜡烛礼物美食蛋糕,虽说不算有创意,但管用啊,伍嘉成还是很满意的。

“哼~”

被谷嘉诚盯着看,伍嘉成憋不住笑了,互相分享了一个拥抱,他凑在他耳边说:“嘉成,生日快乐~”

奔波了近二十个小时的伍嘉成吃饭吃到困,举着筷子恨不得眼皮开始打架,草草地垫了肚子洗漱休息,临睡前他钻到谷嘉诚怀里迷迷糊糊嘟囔了几句,在车里的想法突然又冒进了脑子,闭着眼摸到谷嘉诚心口,指着心脏的位置问:“老谷,我问你个问题好吗?”

不等谷嘉诚答应就问了:“我在这里面吗?”

谷嘉诚本是假寐的眼睁开了,黑暗的屋内他只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还有自己咚咚的心跳声。这是个好问题,伍嘉成想知道答案,谷嘉诚自己也想知道答案。

短暂的思考过后,正要开口的谷嘉诚才发现怀里的人早就在问完后就意识飘远进入梦乡了,无奈的叹了口气。

结束了这单伍嘉成有了两天休息时间,天空不作美暴雨连连完全失去出门的欲望,只好窝在家里看剧,而楼上似乎在搬家动静大得有些烦人。

最近老鱼总喜欢接一些比较难搞的单子,比如好好的人像不拍专接一些无法控制的动物,伍嘉成的第一单就是宠物猫的写真,英短蓝猫,主人提供的照片看着很可爱,伍嘉成自己是挺喜欢猫的,不知道谷嘉诚喜不喜欢,如果喜欢可以考虑养一只。

老鱼给他订单时一脸八卦:“这个沈先生你们什么关系啊?”

“啊?我没有姓沈的朋友啊……”

“那人家指名道姓要你拍?出手很大方的,选了最好的套餐~难道伍大摄影师已经出名到这地步了?!”

“我发誓我真不认识他!”

专注修片的老鱼表示自己受不了猫的喵喵叫,饭后就溜去咖啡厅了,剩下伍嘉成自己等待神秘的沈先生。

见到所谓的沈先生,伍嘉成着实吃了一惊,直到对方向他伸出手:“你好,我是沈昊。”

“你好,伍嘉成,你可以叫我小伍。”

“嘉成?和我认识的一个人名字很像哦~”沈昊微微挑眉,脸上的笑容极具亲和力。

伍嘉成试探性地问:“我们之前机场见过?”

沈昊一愣,随机反应过来:“哦?!那天的是你哦~”指着伍嘉成手上的戒指,“那你们是……?”

伍嘉成摸了摸自己的戒指,来回转了转,有些羞涩地点了点头。

沈昊脸上的笑容僵了一秒,玩笑式地抱怨:“真是的,他结婚了也不通知一下我这个老同学。”

“你们是同学啊?”伍嘉成一边招待他入座,一边逗弄笼子里的猫猫。

“对啊,大学同学,我们关系很好的。”沈昊喝着茶余光观察着对自己没什么戒心的伍嘉成,“你们呢?怎么认识的?”

伍嘉成话未说先笑了:“嗯……有些一言难尽,马路上偶然认识的。”

对于他和谷嘉诚的认识真的很难说明,闪婚都不足以形容。

伍嘉成岔开了话题:“我们抓紧时间拍摄吧,猫猫的话比较难配合会费时一些。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毛毛。”沈昊宠溺的眼神盯着毛毛,毛毛“喵~”了一声回应它的主人,灵活地躲开了伍嘉成去摸它的手,蹭到了主人身边。

拍了大半个小时,伍嘉成蹲在地上无奈地扶额,毛毛好奇地四处奔走完全不配合,拍摄十分不顺利。

“要不休息一会?毛毛它到新地方就会很不安分。”沈昊走过来提议,毛毛见到主人就乖巧地凑近,伍嘉成被这猫的两面派折服,点头同意。

沈昊给毛毛揉着肚子不经意地说起:“对了,你知道嘉诚的小名也叫毛毛吗?”

“他……没提过。”伍嘉成说话声音小了下去,垂头看相机。

沈昊微扬着嘴角,替他分析原因化解尴尬的氛围:“这样啊,应该长大了之后不怎么叫了,就几个亲近的人知道吧~”

伍嘉成手一抖险些误删了照片,面部表情越来越僵硬,出于礼貌勉强扯出了笑容:“也许吧~”

是他太敏感,还是沈昊有意为之,沈昊的话里行间透露着他和谷嘉诚的关系非同一般,而谷嘉诚从未提过,又一次伍嘉成感到自己对谷嘉诚的陌生。说实话,伍嘉成不太喜欢沈昊,总觉得自己在被试探,加上那只听命于沈昊而不配合他的同样叫做“毛毛”的猫,一向好脾气的他居然觉得烦人得很。

拍摄进行地不是很顺利,伍嘉成第一次烦躁地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送走沈昊后他甚至大舒了一口气。

刚躺倒在沙发上的伍嘉成被从外头回来的老鱼狠狠拍了下肩膀,在他耳边大惊小怪地喊道:“哇靠!伍嘉成!你不得了啊!谷嘉诚老情人的单子你也拍得下去?!我说这沈先生怎么这么怪呢!原来是沈昊啊~”

“老情人?”伍嘉成揉着太阳穴的手顿住了,随后覆上了额头。

这一下午他接受的到的信息有些超范围,先是很熟悉谷嘉诚的老同学这会又变成了老情人。

伍嘉成抓住了想要开溜的老鱼逼着她把所知道的如实招来。

“沈昊啊,谷嘉诚大学时候的对象呗~”

“就这么简单?”丝毫不信的眼神。

“额……算是初恋吧。”

“还有呢?”

“在一起五年,后来沈昊学医要出国留学就分手了。”老鱼一股脑儿全交代了。

“这么久的感情异国就分手?”

“这我哪能知道,谷嘉诚倒是消沉了挺久,又颓又丧,沈昊他在国外逍遥快活杳无音讯,现在想着回来了?切~”

伍嘉成听完沉默了,他所认识的谷嘉诚是个很难敞开心扉的人,这样的人有个五年的男朋友,过去一定爱得很深吧。他们之间有过太多他们现在所没有的,伍嘉成有那么一点小嫉妒。

“我觉得你还是少跟沈昊来往,前任总是一根刺。”老鱼叮嘱他。

“他只是客户,我们能有什么联系。”伍嘉成同意老鱼说的,这根刺目前还挺扎人。

伍嘉成兴致不高,老鱼让他早早下班回去了,到家捧了杯冰可乐傻愣愣坐在窗台上发呆,等到天黑了才收到谷嘉诚的信息说临时出差,指尖在屏幕上敲敲打打又将那行字删除,屋内没开灯,伍嘉成整个人淹没在黑暗里若有所思。

手机一震,屏幕亮起,谷嘉诚又发来了信息:“照顾好自己,按时吃饭。”

他还真是了解自己,伍嘉成回复了个“好”字,起身把屋内的灯都打开,刺眼的亮光让他适应了好久,转进厨房做了一碗云吞面,盛出锅,明明色香味都达标,但看着就是没了胃口。索性洗洗睡觉,窝上床的时候9点都不到,伍嘉成却沉沉睡了过去,一夜无梦睡了十二个小时,直到老鱼到电话把他叫醒。

“小伍,我那个镜头在哪啊?”

“哦!在我那,我马上过来。”

也许是睡足了,伍嘉成精神状态倍佳,忙前忙后效率颇高,和昨天走时无精打采的人完全两个模样,老鱼不禁感慨,年轻人自我调节能力就是强。

“老鱼~你来看看这套怎么样?”伍嘉成一边看资料一边从小阁楼下来找老鱼,楼梯下到一半抬头瞧见谷嘉诚站在楼梯口望着他。

“老谷?你怎么在这?!”

“等你下班。”谷嘉诚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布丁吃吗?”

“吃~”伍嘉成飞快下楼,却在最后几节一脚踩空,只感到左脚一崴,一阵锥心的疼痛,整个人重心不稳向前扑去。

惊叫声没有喊出来他就被谷嘉诚稳稳接住,但脚踝的疼痛感让他忍不住哼出了声:“嘶~好痛啊!”

老鱼听到动静出来就看到谷嘉诚慌慌张张地带着疼得呲牙咧嘴的伍嘉成直奔医院。挂了急诊,谷嘉诚板着脸搀着一瘸一拐的伍嘉成,和他相反,被自己蠢哭的伍嘉成满脸笑嘻嘻的。

刚进诊室,穿着白大褂的人抬起头,伍嘉成的笑立马消失得无影无踪,搀扶他的手一僵微微变化了力道,看来,惊讶的不只他一个。

“嘉诚,你受伤了吗?”沈昊站了起来。

两人都是一愣,谷嘉诚先反应过来答道:“不是我。”

伍嘉成憋着嘴角,甩开了谷嘉诚的手,转身往外走:“我没事,不看了。”

“你干什么?!”谷嘉诚拽住单腿一蹦一跳乱走的人。

“我不想看。”伍嘉成的圆鹿眼死死盯着他,谷嘉诚知道每次他犯倔脾气时就会这个样子。

“别闹,听话。”

“不要!”

谷嘉诚知道哄是无效了,伤了腿的他也无法反抗,打横将人抱进了诊室,按在了座位上。

“给他看吧。”

沈昊蹲下来检查一边询问:“怎么伤的?”

伍嘉成气鼓鼓地瞪着谷嘉诚一言不发,谷嘉诚无奈替答。沈昊捏了捏受伤的部位,疼得伍嘉成咬紧牙直缩脚。

“小伍,扭伤可大可小,不能任性不看的,先拍个片子吧?”

沈昊柔声劝道,伍嘉成充耳不闻,一时场面尴尬极了,谷嘉诚率先开口:“你开单子吧我去缴费。”

“好~”沈昊起身由于蹲久了微微一个踉跄,谷嘉诚站在他身后伸手扶了一把,“谢谢。”

虽然很快松开手,但本就憋着一股气的伍嘉成此刻更加炸毛了。他介意,介意得要死,就算是一丁点儿的肢体接触,一个眼神,一句对话,都能点燃他。

谷嘉诚临走前不放心地深深看了伍嘉成一眼,叮嘱道:“乖乖等我回来。”

屋里留下沈昊和伍嘉成,沈昊转着手中的笔,又有一下没一下地敲击桌面,一声轻笑后不屑地开口:“真不知道嘉诚怎么会看上你?”

“所以呢?”伍嘉成终于开口和沈昊说了第一句话,轻挑眉:“可小红本上写的就是我伍嘉成的名字而不是你沈昊。”

“你!”

— TBC —


此处省略自喷一万字,为什么要写个沈昊出来!
沈昊的锅我背!

勤劳这种东西在我身上已经不存在了🐷

最近在努力准备一件自己的事,所以会隔更久一点吧……跑路跑路了……下次见😘

评论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