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复制人3

看你如何机智应对:

图源勇者大冒险漫画,漫画通篇撒糖,吃得牙疼


3.相册






“谁让你进来这里的!”安岩看着沈图,一股莫名的怒火燃烧了起来,他亲眼看到神荼倒在血泊里,在自己怀里逐渐冰冷,失去呼吸。他能承受神荼死去的认知,但他看到这个人在模仿神荼,他的一言一行,他的神态动作,都在迷惑自己的感觉。这个人的拙劣演出只让安岩觉得更加恼火。


可惜对方暂时无法感知到他的怒火,蓝色的灵能从手背上的伤疤环绕沈图手中的相册,他低头看着相册,但并不是在看相片,像是通过一个个瞬间在看过往的回忆。


安岩看他不动如山,仍然看着相册,白皙的手指划过塑料胶页,蓝色的灵能慢慢沁入有些发旧的相片。安岩的内心有些诧异,复制人能复制出同样的灵能吗?按照他的理解,这项技术只能制造出同样的样貌,但也仅此而已。与魂魄相连的灵能,甚至是馗道之力都是无法复制的。


或许只是相近的颜色?安岩揉了揉眼睛。再看他时,沈图已经把相册看完了,蓝色的眼睛定定地看着他,并把相册递还给他:“你没有说不能进来。”


安岩一时语塞,抽走沈图手中的相册,又把它放到原位:”那这里也是我的房间,你难道不知道每个人都有隐私吗?“


沈图没理他,径自站了起来,环视四周。


他进来的只是因为好奇,第一眼看到的就只有那本相册,环境都变成了暗淡无光模糊的墙壁,只有那本相册带着一抹隐约的蓝光,隐匿在灰蒙的迷雾中。直到安岩进到这个门,他才恍惚地从相册所带来的幻境中脱离。


这时,他才开始好好打量四周的环境,这算是整个屋子最为整齐的房间,主人久不归家,家具上难免染上灰尘,窗边放着一台电脑,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开过了,一边是整面墙的书架,横板上贴了很多便利贴,上面写了密密麻麻的各种备注。书都歪歪扭扭地躺在上面,那本相册夹在里面,旁边还立了两个相框,一个是很老旧的四人合照,另一个则是两人的合照。


安岩看他直直的看着那张相框,尽量让自己放松警惕地坐下,双手撑在背后的床上道:”这就是神荼。“


原本以为他会有什么过激的反应,但沈图只是回头看了他一眼:“我知道。”


“阿赛尔和你说过?”安岩倒是有点好奇,这个沈图理应和神荼完全不相识。


“我是他的复制体。”他低头看向安岩,那双棕色的瞳孔似乎想通过自己看另一个人。这种认识让他觉得非常微妙,这好像已经把自己最大的功能发挥了出来。让安岩通过自己,怀念另一个人。


安岩的脑子里把以前看过的电影情节全都冒了出来,他抬头看着沈图:”你难道不会觉得不甘心吗?自己只是为了成为另一个人的替身?“


这句话让沈图陷入了沉默。他不是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在看到这个相册之后,这个问题似乎已经迎刃而解了。


”不会。“他定定地看着安岩。为了你做任何事都是心甘情愿的。沈图心中冒出这个想法,他只是稍稍困惑了一下自己为何要对安岩这个只见了两面的人有这种想法,却没有细想这个念头的根源。


安岩移开了目光,沈图的眼神让他想到神荼。


神荼也曾经这样看着他,沉静又坚定地看着自己,即使已经遍体鳞伤,安岩都觉得满心欢喜。在没发现情愫之前,拼命要追随他的脚步,直到他愿意放慢脚步,等待安岩的成长。和他并肩作战,成为合格的冒险家一直是安岩的梦想。


等到这个梦想实现了,神荼却消失了,带着安岩的心。


”你想知道这个人吗?“安岩笑了笑,目光飘到了书架上的相框:”他是我和阿赛尔的家人。“


沈图仍旧一言不发,他知道安岩是想说点什么,或者只是单纯地在思念那个人。


“现在只剩下这一屋子的东西。”安岩脱下眼镜,揉了揉酸涩的眼睛:“我经常想逃离这里,这间屋子只会让我重复沉湎过去,但是又想着如果连我都不想念他,没有保存好遗留下来的东西。那他的痕迹就会在世上抹去,那时候他不就是真正的从世界上消失了吗?”


沈图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他看到你这个样子,不会高兴的。”


听着沈图的安慰,还困在眼眶中的泪水却忍不住掉下来,安岩胡乱揉了揉脸蛋,赌气般地说:“你又不认识他,你怎么知道他会怎么想。“


我知道。沈图张了张嘴,却没说出来。



评论

热度(43)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瑟山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