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喜欢你就赖着你(13)

伍宝的软肚叽:

现代军人身份背景,讲述生活琐事^_^


*****


三天时间已经过半,两人铺开地图研究着,如果没有突击小队阻碍明天中午就可以抵达,如果意外傍晚也差不多可以到达,但是目前的情况看来地图视乎有些问题。




“嘉成,按照地图的标识,我们走过的这些地方都是反方向的”


伍嘉成点点头指着地图“我也觉得有些不对劲,现在重新推算,我们应该是往西北方向走,如果判断失误我们就只能返回”




两人交流了一下意见,收拾好行装按照伍嘉成提供的线路继续前进,密林里傍晚就基本看不见外面的天了,两人要保存体力无非必要也没有过多的交谈。




树林里非常安静,偶尔几只猫头鹰飞过,一阵静谧之后,两人都趴在地上,有两个小队分别从两个方向朝他们包抄过来,“嘉成,老办法,我去引开他们,用上次的战术,他们打起来我们就可以脱身”




“天太黑了,还是两个人一起,你这样太危险了”不是不相信谷嘉诚,只是外在因素太不可定性。




“没事,半小时后,M点见,小心点”没有太多的话,说完谷嘉诚就悄悄的潜入了黑暗之中,计划实行的很顺利,伍嘉成在后面制造假象扰乱视听,两支小队瞎猫一样还跟其他误闯过来的小组交战了。




伍嘉成在M点等着谷嘉诚,约定时间过了十分钟,还是没见到人,伍嘉成有些焦急,打开手电仔细辨别着地图,心下一惊,指挥部的人心真黑,自己都被摆了一道,收起地图伍嘉成赶紧去追谷嘉诚,谷嘉诚走的线路前方是个沼泽地,要是遇到其他小组围杀,就只能跳沼泽地了,太危险。




谷嘉诚确实是去了沼泽地,还有所收获,他担心伍嘉成等不到他着急也是连忙往回赶,刚走到小土坡下面听到有声响,把自己隐藏了起来屏住呼吸,上面的伍嘉成放轻脚步四处张望着,侧耳倾听,他感觉附近有人,不知道是不是谷嘉诚也不敢喊,谷嘉诚听到脚步已经到了头顶,伸手一拉把人扯下来。




伍嘉成脚下突然受力“啊”了一声,反应迅速出手要扼住袭击他的人,只有一个人的距离,谷嘉诚打算人在半空就直接给打晕,听到熟悉的声音马上改成了抱,伍嘉成正要出手,感觉一双有力的手抱了过来,两边肩膀用力的夹着自己,是熟悉的怀抱,两人一下就都没了声音。




谷嘉诚抱着人喘着粗气,伍嘉成也从刚才的紧张中舒了一口气


“嘉成”


“老谷”


两人同时出声,又一起闭了嘴,最后是伍嘉成动了一下身子“老谷,可以放开了”


放开了人,谷嘉诚拉着伍嘉成到一旁灌木边上“嘉成,你怎么来了”




“地图有bug,我担心你就过来了”谷嘉诚听到伍嘉成担心他很开心,刚想逗两句,背后一阵痒痛“哎呀”,伍嘉成听到谷嘉诚的声音,更加的担心抓着谷嘉诚手臂“老谷,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伤哪里了,我看看”




谷嘉诚闭着眼睛咬了咬牙,拉着伍嘉成站起来“不知道,是在背部,嘉成,这里的确是个bug,我发现了前面有一个湖,周边没有任何活动的痕迹,从那里去老家伙们的老巢很近,我们先去那边”




两人扶着走过一片杂乱的灌木丛,不是特别心细跟丰富的经验根本不会发现这里,湖边是露天的,淡淡的月光洒下来映照在湖面上,足以看清楚周边的情况。




扶着谷嘉诚坐下,伍嘉成脱下了他的衣服,背后一片红肿,伍嘉成用手电照着“应该是沼泽地里的寄生虫,你下去了?”




谷嘉诚点点头“下去救了两个人,然后把他们拖到别的地方才返回来的”,伍嘉成点点头,来的路上看到了,还‘好心’的给指挥部发了信号,把人带走。




“先不说了,你先把身子洗一下,要不然蔓延全身就不好了,我一会给你上药”伍嘉成倒也没有多想的就帮谷嘉诚脱裤子,谷嘉诚愣着给伍嘉成去解他的皮带,空气一下安静了下来,伍嘉成抬头便是谷嘉诚那张大帅脸盯着自己,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好像不太妥当,撒开手“你去吧,我在一旁警戒”




谷嘉诚拉着伍嘉成“嘉成,后背我看不到,你也顺便洗一下,没人会注意这里,这里信号十分差,我们的行踪不会被发现,放心。”




看着谷嘉诚说的真诚,伍嘉成觉得自己再矫情就真的说不过去,脱了衣服下水拿着毛巾给谷嘉诚清洗后背“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白,还嫩的经常招惹这虫那虫光顾”




听到伍嘉成的嘀咕,谷嘉诚笑了笑“你黑,你好,我看看皮肤有多粗”,转身就要去摸伍嘉成。




部队里训练光膀子是常事,但那不包括伍嘉成,伍嘉成没有一般当兵人身上的肌肉,都是软肉,人也保守所以都不会在一群肌肉男面前光着上身。韩沐伯从小也教育他不要随便在别人面前脱衣服,伍嘉成就养成了习惯,在家也是穿的规规矩矩。




谷嘉诚的突然转身,伍嘉成赤裸的全身就跟他坦诚相对了,下意识的用毛巾挡住了自己上身“不用看,皮肤很粗,咬一口都会掉牙的那种”,谷嘉诚听着笑出声来“嘉成,你紧张什么,我也没说咬你啊,又不是第一次看”




“不是紧张,你转过身去啦,我不习惯在别人面前光膀子”一直的不习惯,再加上他知道谷嘉诚对自己的心思,就非常不自在。




伍嘉成咬着下嘴唇,握紧毛巾的双手,被湖水倒影的眼眸清亮毫无杂质略显无辜,在莹白的月光映衬中是那么的诱人秀色可餐,谷嘉诚眼神赤裸裸的盯着,那人细细的睫毛随着眼皮颤动着,细嫩的脖子下圆润的肩头,光裸上身都让他忍不住想直接把人往怀里抱。




“嘉成”谷嘉诚往前靠近了一步,伍嘉成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谷嘉诚伸出手抹了一把伍嘉成脸上的水珠,皮肤很细嫩,像小婴孩那么滑腻柔软。




谷嘉诚的声音很低沉很苏蛊惑着伍嘉成,伍嘉成呆呆的看着谷嘉诚,似乎从认识开始两人几乎形影不离,他从没见过谷嘉诚对谁这么温柔耐心,或许日久生情,伍嘉成也没觉得谷嘉诚有那么的讨厌或许也是习惯了,相反谷嘉诚的洒脱还他让他羡慕,谷嘉诚身上的担当、责任、荣誉、使命感都让他不容忽视,虽然嚣张经常怼人下手又恨,也都是不带恶意的,如此严厉,训练营里的学员还都是对他相当服气跟敬佩。




谷嘉诚知道伍嘉成没有恋爱经历,在情爱方面心思单纯,读书时两耳不闻窗外事,到了部队又是一心向上心无旁骛,部队很多女干事对他示好,他也是一知半解的,最后都是当了普通朋友。自己对他动手动脚也只是遭到打骂一下,并没有厌恶,伍嘉成是还在迷糊在整理这个逻辑,谷嘉诚不急他,女孩子追伍嘉成会面子薄坚持不了多久,也可能不是真爱,谷嘉诚可以,一步步的深入直到他接受。




两人就这么对望着,谷嘉诚捧着伍嘉成的脸倾身温柔的亲上了那香甜的红唇,不带任何情色很温柔的描绘着唇形,轻咬着软嫩的唇畔,放开又用拇指摩挲着伍嘉成光滑的脸颊“嘉成,我说过不会越界的,放心,我等你”




伍嘉成无意识舔了一下刚才被谷嘉诚亲吻的嘴唇,泛着水渍的薄唇看的谷嘉诚热血沸腾,幸好是在清凉的湖水里才看不到异样,伍嘉成拽紧了身前的毛巾“老谷,我,我...啊切,啊切”,伍嘉成话没说完整就打了两个喷嚏,谷嘉诚也意识到在水里太久了,推着人就往岸上走。




谷嘉诚忍住没去看伍嘉成背对着自己穿衣服的裸体,他怕自己会不守信用。穿好衣服伍嘉成就翻找药包,谷嘉诚生了一堆火,“老谷,你怎么生火啊”




“没事,烤一下衣服,外面是天然屏障好着呢,再说了,都8点了,大家都该下班了,没人来搞偷袭啦”




伍嘉成耸耸肩,坐到谷嘉诚后背给他擦药,药膏很有效,擦上去没多久就消肿了,就还是痒,“嘉成,你刚才想说什么”




“啊?”伍嘉成也不知道之前自己想说什么,现在也没理清楚逻辑“呃,没想说什么,你吃点消炎药我们就休息吧”




谷嘉诚微笑看着伍嘉成拍拍自己的大腿,意思很明确,坐上来,伍嘉成犹豫了一下,他也有玩的好的男性朋友,但是他们相处并不会像谷嘉诚这样,他们也不会随便搂抱他,更别说亲他了,小时候在军区上学,管的很严格,长大了自己能打,那些人自然也不能近身。不过谷嘉诚的怀抱又让他觉得安心,他就归结于跟韩沐伯一样的老父亲情结。




“嘉成,我背痒”难得听到谷嘉诚撒娇的声音,伍嘉成回抱着谷嘉诚,手在他后背上隔着汗衫来回抚摸着“不能抓的,我给你摸一下,药渗透了就好”




谷嘉诚抱紧怀里的伍嘉成,后背需要拱起来撑起那层皮刺激着才觉得会好受些,见谷嘉诚难受,伍嘉成抬头看了他一眼“老谷,我给你唱歌吧”,也没等谷嘉诚回答,伍嘉成一边给他抚摸着后背,一边轻声的唱着小时候韩沐伯哄他睡觉的儿歌,慢慢的靠在谷嘉诚怀里就睡了过去,谷嘉诚把后背的双手放回身前亲了一下伍嘉成脸颊“晚安,嘉成”




夜间的湖边透着丝丝凉意,怕冷的伍嘉成往谷嘉诚怀里又缩了缩,谷嘉诚往火堆里加了几根树枝,搂紧了怀里的人儿。




*****

评论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