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磊凡/仅此一个

十里:

-花吐症设定&无明显性向世界观设定&那个花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香味&总之都是瞎写的


-  @痕也  您的点梗


  锅里的水不断沸腾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声响,郭爸爸右手握着那把用了很多年的大漏勺,有一下没一下地在里头搅拌着,左手架着手机放在自己耳边和电话那头的人说着什么。


  郭子凡把耳机的音量调到了最大,尽管如此,却还是在切换音乐的间隙听到了从厨房里传出来的那一丁点词语。


  花吐症。


  郭子凡翻折课本的手停顿在空气中。他心想,是哪家的小子运气这么背,偏偏染上这个病。


  吃饭的时候郭爸爸嘴里边念叨的话他通通左耳进右耳出,只在最后听到那句“儿子,你要是害上花吐症,找暗恋的那个家伙亲你一下保命要紧啊!”的时候,“嗯嗯啊啊”应了两声,算是给了个回应。


  果然家里就没个正经的。


  郭子凡开始算着自己染上花吐症的概率,他在草稿本上记下与自己接触颇多的人的名字,又一个一个地划掉,最后对着草稿本上最后一行的那个名字划了个重重的叉。郭子凡把他和赵磊的关系定性为八竿子打不着,脑子里长草才会因为这个人染上花吐症。而事实上,他和赵磊就算谈不上情深义重也可以说是孽缘颇深。


  郭子凡九岁的时候为了少写两行作业,耍了小聪明将作业本丢在了小区楼下的草丛里伪造了作业本丢失事件,而这些令郭子凡痛苦的源泉却被日行一善帮着小区门口收破烂的老伯捡拾可回收品的赵磊给捡去了。


  赵磊比郭子凡还小一岁,彼时才小学二年级的小孩个子小力气自然谈不上大,尽管如此他还是卯足劲用力敲着郭子凡家的门,并奶声奶气地喊着:“三年二班的郭子凡!我是住五楼的赵磊,你的作业本掉啦!”


  因为这件事,郭子凡被他爸爸家法伺候了足足二十秒,自此他每回在单元楼里碰见赵磊心中都只有两个字。


  我恨!


  如果说郭子凡是调皮年少轻狂的典范的话,赵磊一定可以算得上是别人家孩子的终极形态,至少在郭子凡家是这么一回事。


  作业永不缺交,考试从不失利。说的就是赵磊本人没错了。


  郭子凡直到上了高中都没有摆脱赵磊这个人。


  他甚至一直记着在高中某个周末的炎热午后,自己拎着刚买的加满了冰块的奶茶好端端地走在大马路边的人行道上,却在不经意间来了个平地摔,那杯加满了冰块的奶茶,就这么随着他的倒地破杯而出摊在地上,行人的目光浇得郭子凡怪难受的,但比起这个,他倒是更心疼自己的钱,躺在地上的不是奶茶,而是白花花的银子。


  悲痛之余郭子凡还是具备有良好的公民的素养,他伸手想去捡那杯所剩无几的奶茶,却被身后突然响起的赵磊的声音弄了个尴尬满屏。


  “子凡,那个……已经不能喝了……!”


  该死的赵磊。


  我恨!  


  郭子凡对赵磊的态度开始有所改观还是在几天后的某个下雨天。


  他素来没有随身带着把雨伞的习惯,只能乖乖站在校门口等着郭爸爸开车来接他。等郭子凡瞧见那辆熟悉的轿车停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学校里的学生大概走了有一大半,他把书包连带手机丢进车的后座,对着那个正在打电话的父亲说了句:“我去趟洗手间。”就转身冒着雨往教学区跑。


  亲情可贵往往就体现在这种人生细节上。


  当郭子凡以最快的速度跑回校门口的时候,他爸爸连同那辆白色轿车,已经不知道溜往什么地方去了。


  得,把他给忘了。


  是个亲爹。


  郭子凡伸手去摸校服口袋,毫不意外的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跟着亲爹跑了。


  人生何处不绝望。


  郭子凡觉得有些疲惫,却又无可奈何,他思索着是不是应该向同校的这些校友们寻求帮助。如果赵磊没有在这个时候将手搭上他的肩的话,他一定就这么做了。


  “子凡,没带伞吗?我送你回去吧。”赵磊说。


  他的声音实在温和,郭子凡找不出一丁半点理由来拒绝他,尤其是在这种下着雨的难受日子里,谁还会计较前嫌呢?


  “好啊。”他回答道。


  郭子凡有些不安地坐在自行车的后座,迫于赵磊只有一件雨衣的关系,他只能整个人缩在雨衣里边,牢牢贴着赵磊的背,那股好闻的洗衣粉的味道就这么溜进他的鼻腔。


  “前边减速带有点多,你最好抓紧我。”赵磊的声音隔着雨衣传进郭子凡的耳朵里,他简单明了地应了个“好”字便伸手去抱住赵磊的腰。


  他其实感觉到了,赵磊明显的一顿。只是当事人并不多言他也不好开口说些什么。


  回家的路在这种非常时刻显得格外漫长,郭子凡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找些话题来展开。倒是赵磊突然的刹车把郭子凡给吓了个不清,脑子里的想法一下烟消云散。


  车停在了一个垃圾桶边上。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怎么了?是到了吗?”


  赵磊的声音好像变得有些哑,他伸手按住做出下车动作的郭子凡的手,说:“还没到,我嗓子不大舒服,稍等一下。”


  然后郭子凡就听见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郭子凡不大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赵磊在咳嗽过后似乎是往垃圾桶里丢了什么东西,而他也似乎闻见了一股很淡的花香。


  这附近什么时候种了新的花吗?郭子凡想。被雨衣隔离了视线,他也不敢妄加揣测。  


  颠簸的路况迫使郭子凡不再去思考赵磊咳嗽的事,他开始想着赵磊其实也是个不错人吧。


  当初捡回自己丢掉的作业本的人是赵磊没错,但最后帮他抄写完两大面语文组词的人也是赵磊。让他别再喝地上奶茶的人是赵磊没错,但最后帮他清理垃圾甚至重新购买了一杯饮品的人也是赵磊。


  郭子凡想得有些出神,以至于赵磊喊他下车的时候没能做出半点反应。


  郭爸爸站在单元楼下焦急地一遍又一遍拨打着郭子凡的电话,当他看见郭子凡重新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差点没抱着他旋转跳跃闭着眼。


  “儿子,我打你电话你怎么不接啊?到小区里我一回头才发现你不见了!”


  “臭老头!我哪知道我上个厕所出来你就跑路了?我手机不是在你车上吗!”


  “是吗?那估计你开的静音我没听见声响吧?”


  郭子凡就这么站着和郭爸爸贫嘴,直到他又听见赵磊的咳嗽声传进自己的耳朵里才记起来这边还站着个赵磊。


  察觉到郭子凡投来的视线,赵磊慌慌张张就把手往身后掩:“怎……怎么了?”


  “你是不是感冒了,医生没叫你按时吃药吗?”


  “啊……有!饭后都有吃……”赵磊神色有些慌张,好在郭子凡没再细问。


  上了四楼就算是到了郭子凡的家门口,赵磊礼貌地冲郭爸爸说了声:“叔叔我先上去了。”  却被郭爸爸给叫住了。


  他伸手拍了拍赵磊的肩,开口道:“磊磊啊,谢谢你送子凡回来,你那个病,会有办法的。”


  赵磊有些尴尬地笑着点了点头,他注意到郭子凡向他投来的带着诧异的目光。


  


  赵磊落荒而逃了。


  他是喜欢郭子凡没错,他也确确实实是染上了花吐症。


  只是对于他本身而言,郭子凡对他好像一丁点的感情都没有吧,既然如此,这个病症还谈什么治愈。


  


  郭子凡固然顽皮,但他也是个心细的人。


  赵磊的异样和他爸爸说的那些话,再加上前几天晚上郭爸爸那通提及了“花吐症”的电话,郭子凡很难不将这些联系到一起。


  他开始迫切想知道怎么样才能帮赵磊缓和痛苦,怎么样才能知晓他暗恋的对象究竟是谁,反正一定不是自己就对了,郭子凡想。


  郭子凡大概是害了风寒。


  淋了雨被赵磊送回来的那天晚上他就有了明显的咳嗽征兆,感冒药吃了快一个礼拜咳嗽也不见好转,他甚至开始有了干呕的症状。


  只不过郭子凡一向信奉着只要不吐花,一切都有转机。


  而后来在某次咳嗽中突然确信自己染上花吐症的郭子凡心里慌乱得很,要是在以前他一定按他亲爹说的那样抓着身边每一个有可能诱发他出现这种症状的人吧唧上去就是一口。


  病急也不能乱投医,这是郭子凡对自己最后的警告。


  郭子凡将这件事掩盖得很严实,甚至对自己的爸爸他也没开过口,在学校碰见赵磊就绕道走。至于为什么要躲着赵磊,他自己心里清楚得很。


  他对赵磊所有的担心和心动的开始都了然于心。


  但是郭子凡想着,赵磊一定有自己真正喜欢的人,自己干嘛非要趟这趟苦水不可。


  赵磊的病情好像越发严重了,郭子凡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在学校碰见过他。


  而所有的一切,都在回家听郭爸爸说起赵磊的时候应征了。


  “磊磊最近虚弱得不行,话都不怎么说得出来,你说多好的一小孩啊,子凡你有空记得去看看他。”


  郭子凡并不否认听见这些话自己的脑子有些发懵,  他木讷地点了点头,又在饭后木讷地上楼敲响赵磊家的大门。


  赵磊家里只有爷爷奶奶和他三个人住,瞧见郭子凡来探望自己的孙子老两口脸上倒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郭子凡觉得用病态美来形容此时的赵磊在合适不过了,他觉得有些心酸,却还是在赵磊睁着眼睛无辜地看着自己的时候忍不住冲他发火:“你是不是个男人!找喜欢的人表明自己的心意有这么难吗?给自己留点活着的希望不成吗?”


  赵磊被郭子凡吼得有些发愣,却也没有反驳他的想法,自己就是从心,郭子凡说的也没毛病。


  大概是说话太急呛到了自己,郭子凡突然也咳嗽了起来。


  赵磊不否认看见从郭子凡嘴里溜出来的花瓣的时候他是有些懵了,但是他还是照着郭子凡对自己念叨的话又冲他叨叨了一遍:“那你呢?找喜欢的人表明自己的心意有这么难吗?给自己留点活着的希望不成吗?”


  这下轮到郭子凡晃神了,他的大脑飞速运转思考着该怎么应对眼前的情况,最后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对着赵磊就是一句:“成!我就是喜欢你怎么了!?”


  赵磊被郭子凡突如其来的表白给吓得不轻,却也很快平缓了自己的情绪。


  他张了张口,用他一贯温和的声音对着郭子凡说道:“我也喜欢你,怎么了?”


  郭子凡觉得自己会哭一定是被赵磊给气的,他呜咽着跪坐在赵磊床上,二话不说就对着赵磊的嘴唇毫不客气地吻了下去。


  赵磊发誓,是郭子凡先动的手,所以他反身压制郭子凡,将他按在身下吻了个彻底只能属于正当防卫。


  郭子凡喘着气,面色通红地瞪着赵磊:“你不是虚弱得很吗?到底是哪里虚弱了?”


  赵磊一手拿着那朵接吻吐出的完整的晚景花,一手轻轻抚着郭子凡的脸,用一种很欠扁的声音说道:“在你面前怎么会虚弱?”


  “子凡你知不知道晚景花的话语是什么?”


  “我不知道。”


  


  “除你之外,别无他爱。”


-fin.


这想必是我写最多的一次吧。


  

评论

热度(65)

  1. 十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