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阿谷与阿伍

Tank少女:

请亲们一定要脑补粤语或者是港剧国语配音看完这篇文章233333


“我喺伍嘉成,我的大哥叫我嘉仔,你们可以叫我阿伍。我一直有个心愿,那就是找到我大哥谷嘉诚——诚仔,人称阿谷。可惜啊,咁多年前,我们六岁的时候,在一次火拼之中,我们兄弟两个分道扬镳……”一个穿着红色花衬衣白短裤的娃娃脸虎牙仔蹲在路边讲着自己的发家史。


“大哥,这个词不是这样用的吧?”


“啊,阿石说得对,我们兄弟两个,就此分散,一别就是十八年,近日我听说有他的消息,很可能我们就要团聚了。”伍嘉成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诶,你,去给我买一碗蟹仔粉,不要粉。”


“喺,大佬!”


“噢,我忘了介绍我的兄弟——赵磊,人称阿石哥。在我和我大哥分别之后,都是他陪我出生入死,最开始只有我们两个人,那时候我们都还是小弟,跟一个老大死一个老大,最后全香港的老大都知道我们克老大,都唔敢收我们做小弟。”


“老大,有没有那么灵的啊?”一个新来的小弟很明显不知道我们大佬伍和阿石哥的光辉事迹。


“嘿,当然灵噻!你可以去搜搜以前的报纸,上面记载了我们克死的每一任老大。第一任,也是我们跟的最久的一任——一个月,死于乱刀之下,嚇,那叫一个惨!”


“第二任,死于爆炸,好大好地爆炸,炸完连烧都不用,装起来就是骨灰哇。第三任,他喺最搞笑了!被人追杀居然要报警,拜托,我们喺黑色会耶!第四任……”


“好了,老大你么要再港了,好可怕!”


“大哥,这都是陈年旧事了,我们还是找阿谷哥要紧。”赵磊看了一眼越说越嗨的伍嘉成,无奈地揉了揉自己银白色的头发。


“对,我大哥。那个基仔说的消息可靠咩?”


“还不知,我已经让人去打听了。”


“老~大~!老大!你大哥死了!”小弟甲跌跌撞撞踉踉跄跄地扑到伍嘉成面前。


“嚯你大哥才死了!再胡说我就弄死你啊!”


“不不不,老大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有人杀了阿谷大哥,我们要报仇!”


“是谁?我要杀了他!我的大哥啊,呜呜呜……”


“阿伍哥……”赵磊揽住伍嘉成的肩膀,一时也不知说什么。


“就那个Jason啊,就是那个全香港最帅老大!”


“哼,我要让他变成全香港最衰老大!阿石,走,我们去拜他做老大!”


伍嘉成虎虎生风地带着赵磊扬长而去,留下一众小弟面面相觑,还有一位小弟捧着一碗蟹仔粉不知所措。


“老大他是受了刺激不正常了?”


“你他妈傻呀,老大这是要重拾他的老本行。”


“咩?”


“克老大啊!”


“噢~老大英明!”


半岛酒店,带着墨镜的伍嘉成和赵磊。


“阿石啊,你确定那个Jason会来这个餐厅?”


“应该不会有假。”


“那等下我们怎么知道谁是那个Jason呢?”


“老大,你都不看新闻的?Jason ,香港最帅老大,在Facebook微博上都有几多的粉丝,去做坏事的照片拍的都像画报的。”


“哦?那我来Google一下的啦。吓,这不是陈冠希咩?”


“你再看仔细一点,陈冠希哪有那么大的双眼皮。”


“喔,那边那个是不是陈冠希啊?”


“哪边?”


“那边啦。”伍嘉成扬了扬下巴。


“那是Jason啊大佬! ”


“哇靠说曹操曹操就到啊,我们现在做咩啊?”


“不是你说等他吃完饭就悄咪咪跟上去见机行事?”


“那我们现在喝点咖啡吧,五星级酒店就是不一样诶,不过这保安也是够痴线的,居然就这样让我们混进来。”


赵磊表示多亏命硬才跟着这么个痴线老大还能活到现在,算了,还是喝咖啡吧。


“诶诶诶,阿石他们吃完了,我们跟上去吧。”


两个人一路从餐厅跟到卧室走廊,也没机会见这个机行事。


“这样下去不行,阿石,看我的。”


只见阿伍哥一个滑跪扑倒在Jason面前,“大佬,你收我做小弟吧!我很能吃苦的,什么都能干!”


“你是什么人!”Jason旁边的一众手下掏出枪对准伍嘉成。


“阿伍哥!”阿石担心地跑过去。


“阿贵,把枪放下。”Jason开了金口。


“是。”阿贵挥了挥手,和弟兄们全部退后。


“我知道你。”


“大佬你真知我们啊?”


“克老大的黑白双煞,有谁唔知?”


“那老大你愿不愿收我们做小弟啊?”


“我目前还不需要。”


“我真的很能打的,你看!”说着伍嘉成一拳打倒旁边路过的一个靓妹,“这个女人刚刚一直不怀好意地看着大佬,这下我把她解决了!”


“老大,我发现了,这个人是个白痴,我们把他做了扔海里喂鱼吧。”目睹这一切的阿贵对Jason提出了请求。


“阿伍是吧,你把我今晚上的马子打晕了,请问你找谁替她,嗯?”


“我靠!”伍嘉成在心里骂了一句。


“哈哈哈,那个大佬,我是跟你开个玩笑,我现在就把她弄醒啊!”


“我看你就不错,不如你自己替她?”


“这个,我……”


阿贵拿着枪向前一步。


“我当然愿意啦,只要老大你肯收我,我做什么都行,哈哈哈,阿贵哥还请你把枪收起来啊,走火了伤到自己就不好了。”


“阿伍哥!”


“阿石啊,不用担心,你乖乖地在外面等我。”


伍嘉成跟在Jason后面,脑袋里飘过一千种杀大佬的方法。


见机行事我最会了,嘉仔不要怕!伍嘉成握紧拳头默默给自己打气。


“去把自己洗干净。”Jason松了松领带。


浴室里,伍嘉成看着密不透风的墙,感受了什么叫做绝望,窗都没得跳啊shit!


洗了世纪之澡的阿伍哥,磨磨蹭蹭地走到Jason面前。


“Jason哥啊,你要不要再考虑考虑?我认识很多美女的,你要什么样的都有,我一个大男人又臭又硬的,抱起来不舒服。”


“不要废话,过来。”


“喂喂喂,Jason哥,做就做嘛,没必要搞这么绝吧?”伍嘉成晃动着腕上的手铐,惊恐地看着Jason哥。


“有多少人想在床上杀死我,不得不防。”


扑街!这下真的要贞操不保了。阿伍哥双眼发直地看着酒店富丽堂皇的天花板,想着死就死吧,如果不能反抗,那就享受好了。


不过这个Jason哥真的好靓仔诶,伍嘉成被做的哼哼唧唧迷迷糊糊地想着。


一夜春宵,阿伍哥显然已被做的服服帖帖,不过他也没有忘记自己的正事,挣扎着爬起来看着床边穿着衣服的Jason,“大佬啊,我现在算不算是你的小弟了?”


Jason转过身捏着伍嘉成的下巴,“我怕我命太薄啊。”


“你咩意思?你现在要也要过了,那都是民间传说,老大你命这么硬,不必当真了吧?”


Jason挑起嘴角轻笑了一声,“骗你的。”


嘿你个死衰仔啊,看我不克死你。


“那老大我系不系可以叫我的兄弟进来了?”


Jason没有回答开门走了出去,守在外面的阿石赶紧跑了进来。


“大哥你没……”阿石哥看着阿伍哥身上的痕迹,把说到一半的话咽了回去。


“啊,阿石,你帮我去把浴室的衣服给我拿过来。这个死衰仔,我一定要他不得好死,帮我大哥报仇。”


就这样,阿伍和阿石在时隔多年之后,又跟了一个新的老大,正当人们都在对这位老大什么时候被克死分分下注时,这位老大已经平安地度过了一个月。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都一个月了,也没找到机会下手,更没有什么意外事故发生。”阿伍哥颓废地趴在吧台上,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鸡尾酒,“你说是不是我们的超能力失灵了?”


“我在想,是不是你跟他搞过了以后就失效了?”


“靠妖?不要这么玩我吧!”


“Next week Jason哥要和洪帮的老大谈生意,你有什么看法?”


“洪帮老大一直因为新界那块地耿耿于怀,但是上次他们和青龙帮械斗过后元气大伤,这次突然要谈生意,怕是没那么简单。”伍嘉成说起这件事也严肃了起来,他能在道上混这么久自然不是真的那么痴线,只是向来乐天,惯于嘻嘻哈哈罢了。


“不过既然Jason敢应,自是也猜到他的目的,也做了应对之策,但凡事都有例外,我们要想办法明哲保身。”


“哎,Jason call我了,我们回吧。”


Jason哥私人住宅内,伍嘉成伺候着Jason穿好衣服,Jason从抽屉里掏出一个丝绒首饰盒,从里面拿出一个半片叶子项链递给伍嘉成,让他给自己带上。


伍嘉成见到那条项链的一瞬间就愣住了,他颤抖地接过项链,很想揪着Jason的领子问他怎么会有这条项链,现下场合,他只能稳了稳情绪,给Jason戴上项链,“Jason哥怎么没见你戴过这条项链。”


Jason摸了摸颈上的项链,有些失落的开了口,“这条项链,我只有在重大场合才会戴,它会保佑我。”


“这个项链的形状看起来像是有一对。”


“你眼光还不算太差,另一半在我弟弟那里。”


“你弟弟……”伍嘉成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震了一下,他颤巍巍地摸出掩盖在衣领下的项链,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状况。


“愣着干什么?”Jason转过身,就看见了伍嘉成手中的项链,他走上前抓住伍嘉成的肩,“你怎么会有这个项链?”


“这就是我的啊,我是嘉仔!阿谷哥,是你吗?”


“嘉仔!真的是你吗?”


“是我啊。”


伍嘉成绝望地被谷嘉诚抱在怀里,他无法面对他们这一个月做了无数次爱的事实,和自己的亲哥哥。


“大哥,怎么办,怎么办啊。我本来听到消息你杀了阿谷哥来找你报仇,我们却发生了关系,还发生了这么多次,我们这样是要不得好死的。”


谷嘉诚抱着他的手僵了一下,随即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更紧地抱住他,“嘉仔,做我们这一行早已没有什么好死可讲,既然已经发生,不如顺其自然,你不用现在做决定,晚上我就要去见洪老大,要是活着回来,我们就在一起。”


伍嘉成在谷嘉诚肩上点了点头,“不要说什么死不死的,我晚上和你一起,我不要让你出事。”


晚上如他们所料来者不善,只是没想到洪三如此沉不住气,或者说他本来就不是要谈什么生意。


身为老大谷嘉诚自然是冲在前面,枪枪致命,伍嘉成也扫堂腿回旋踢连发,利索地干掉了一个又一个。


“老大怎么有警车在响?”


“是哪个扑街货把条子招来的?”洪三气急败坏。


“哇你个死人脸居然说我们老大是扑街货!”


“是你?”洪三怒目圆睁地看着谷嘉诚,手指紧紧地扣着扳机。


“是我。我是诚心诚意地要和洪老大你谈生意,没想到你却想让我吃枪子,我只能报警保平安喽。”


“我现在就让你吃枪子,条子又能把我怎么样?”


“那你开枪吧。”


“你当我不敢开枪吗?”


“你当然敢。”


“老子现在就开枪!”


“开吧。”


“都别动!把枪放下!”一群阿Sir破门而入包围了现场。


“全部带走!”


“谷先生你没事吧?”警察局的刘警司客气地问着。


“没事,这次多亏了你们,我们这些守法公民才得以安然无恙,改日我一定去警局亲自拜访各位长官。”


刘警司又和谷嘉诚寒暄了几句便因公离去。


“哥我这次好兴奋呐,好久都没有这么痛快地打过架了。”伍嘉成在路上兴奋不已,“你现在好厉害哦,警察都来帮你诶!”


“有钱能使鬼推磨,我每年往香港警署捐的钱可不是白花的。”


“我带你去个地方。”谷嘉诚顿了一下继续说道。


是他们兄弟俩小时候住过的地方,现在早已是条空巷。


“我猜到你要带我回家。”


“是啊,回家。”谷嘉诚揉了揉伍嘉成的头,两个人却并未进到屋里,只是站在巷口,看着家的方向。


“我在这个地方把你弄丢,现在我们终于团聚了,今晚我也没有死,我们是不是可以在一起。”


“好呀。”伍嘉成拉住谷嘉诚的手。


“我们给爸妈嗑个头吧,从今以后,我俩相依为命。今生也许还有很多次像今晚一样的时刻,你怕不怕?”


伍嘉成拉着他冲着家的方向跪下来,两个人一起磕了三个头。


“我怕呀,但是和你在一起,我就不怕了。”


————————————————————————
文中部分涉及到粤语的地方如有错误无意冒犯,请讲粤语的小姐姐不要怪我😞😞😞


克老大的部分用的是《阿飞与阿基》的梗
张学友和梁朝伟演的喜剧片,特别搞笑,有时间可以看一下,b站上有。

评论

热度(22)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少女戈一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