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尊礼】洗剪吹

苍辄:

*如题,洗剪吹小哥周防尊x顾客礼
*ooc bug严重

-

周防尊是一名理发店实习生。在自家表哥出云的店里工作。
他的技术只能算是普通,而且其实并不太喜欢干活。多数时间都是躲在理发店的后巷里抽烟发呆睡觉,一点也没有好好工作的觉悟。出云深知自己表弟骨子里的惰怠,也并没有多管束他。何况虽然周防不干事,却为店里吸引了大量女性顾客。
那家伙手插口袋叼着根烟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往店里一站,整个人毫无意识地荷尔蒙全开,把姑娘们的目光全吸引到了这里。这个时候周防的手艺好坏与否都已经不重要了,只要是他剪头发,那些女孩子都会心甘情愿地掏钱。而且周防头上那个酷炫的发型,在一定程度上也给人造成了一种“这个人很潮很牛逼”的错觉。只有出云知道这发型是自己一手包办的,周防本人也跟时尚基本不搭边。除了身上那些闪亮的饰品之外,他的衣服同种样式的都是一沓一买的。

周防从来不太注意自己的客人是怎什么样的,反正出云叫他剪他就剪。说实话女人的头发他并不喜欢,它们被反反复复折腾了太多次,干枯毛糙到让人不爽的地步。还有的女人会叽叽喳喳问个不停,虽然周防多数时候只以“嗯”“啊”来回答(出云不让他用“哼”),但还是觉得烦。

这天店里来了个人,并不是常客。因为大家都很忙,所以出云让周防去。他懒洋洋地朝那个坐在镜子前的人走去时,看到的是一头蓝发,丝绸般垂下,随着走过的人带起的风微微摆动。周防见过染蓝发的女人,说不上多好看,干涩。可这个人的却看上去饱满柔亮,一片深蓝如没有星光的夜幕。

周防一直以为对方是个女人,走近才看清是个男的。对方也透过镜子看到了周防。
“阁下是我的理发师?”周防总觉得那人扬眉之间展露的意外里有种说不清的嘲弄。
“啊…你要剪什么样的?”
“唔…把长发都剪掉吧,至于造型…”对方看了看周防的发型,“正常点就好了。”
“…嗯…”

周防不太喜欢顾客给出这样暧昧不清的回答,尤其对方是女孩子的话,她们通常都会用一种满怀期待的语气说“你觉得好的那种”
哈?我觉得好?这是你的头发吧…
大部分时候周防都会剪出云教他的最保险的发型。
但是这个男人…周防抚摸上了那头蓝发,果不其然是很温柔的触感。
他突然很想恶作剧,觉得如果有这么一头漂亮的头发还做和别人一样的发型未免太可惜。这家伙看上去很累了,昏昏欲睡的样子,倒是给周防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周防一旦决定了,就也懒得多去考虑别的问题,比如会不会给出云的店招来差评什么的。
于是等宗像醒来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有点懵逼。长头发确实剪短了,但是这个风骚的斜飞到底是什么东西。
“怎么样,很帅吧?”
理发师撑在镜子上,指尖夹着烟,脸上是显而易见的促狭戏谑。
“阁下对于帅的定义真是让人吃惊呢。”
“……哼。”
对方扫了一眼周防身上的名牌,“周防尊吗…我记住了。”

由于那男人走时留下的那句话,周防还曾怀疑过他是不是要雇人打自己一顿。还好没有,而且那个人在接下来的一周内都没出现过。周防仿佛在期待,他又不确定自己期待些什么。也许是因为那头发的触感很舒服,比剪那些毛糙得无可救药的头发令人愉快多了。
他时常会回忆起剪那头发时手指间的满足感。柔软轻盈,像有河流在指尖流动而过。又细腻得仿佛清晨的玫瑰花瓣。人的五感是联通的,指尖的头发让他想起自己曾看过的蓝色云彩,漂浮在空中,同样地轻飘飘仿佛没有重量。或者是安娜曾给他尝过的奶油,入口即化,惊人的棉柔。
是夏日里的梦境。

终于在过了一个月之后,周防又一次见到那个人。
只不过这次发型有不同了,服帖温顺,祖传锅盖头。暴殄天物地掩盖了他原本独一无二的漂亮头发和眼睛。男人直接冲进来说要找周防尊,事实上看见他走进来的时候周防已经站起了身准备上前了。“哟…这次要剪什么头发?”
“上次那样的。”
“哼…”出云不让周防发出嗤笑声,说是会让顾客感到压迫感,但周防觉得对这个男人无所谓的。
他把男人带到洗发床上让他躺下,打开热水淋湿他的头发。碰到那湿漉漉的蓝色发丝的时候,周防仿佛又看到了那样的幻境。森林的云朵溪流、圣托里尼一望无际的蔚蓝大海、威士忌里的冰块。总之是一切美好的事物。

已经很晚了,店里没什么客人,洗发区也只有他们两个。很安静,只有流水声。
“为什么换了那个发型?”周防突然问。
“因为斜飞很搞笑。”
“呵…那你怎么还换回来…”
宗像没出声。周防也没再追问。

“阁下这么期待我来吗?”
“哈?”
一直闭目养神的家伙突然睁开眼睛,好整以暇地望着周防,日光灯下像两块清澈的宝石,“我进来的时候阁下可跑得比谁都快。”
“……”
周防从喉咙里挤压出几声不明意味的声音,这是他通常用来表示自己不想回答的方式。

“不想说也没关系。”宗像再度阖上了眼,嘴角弯着笑,“反正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
“啊…为什么…”
“我自己不会打理这种发型啊。”



*诶…其实很想写宗像在洗头的时候勾住周防的脖子把他按下来了给自己接吻的,但感觉有点太突兀了就放弃啦



评论

热度(70)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苍辄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