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Jc one

玖樂:

伍嘉成有点小感冒,跑去医院拿药,准备离开的时候正好遇见了好友邵医生。两人说笑着走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救护车刚好停在了门口,两个病人被快速的从救护车上推了下来,病人蜷缩在床上,一直在挣扎。医生只能控制住他,可是病人突然力气变大挣脱了医生,从床上掉到了医院大堂的地上,挣扎的爬行。
邵医生和伍嘉成说了声再见,就快步走向病人,帮助其他医生。
伍嘉成看了几眼躺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的病人,像极了昨晚看的丧尸电影里的丧尸。不禁打了个寒颤,快步的走出医院。想着赶紧回家。
用打车软件叫的车已经停在医院门口,拉开后排车门,伍嘉成发现后排已经坐了两个人,那两个人往左边上靠了靠,伍嘉成坐了进去,发现原来前排也坐着一位乘客。
“明明打的是专车,为什么变成了拼车?”伍嘉成心里想着,以为是自己打车的时候弄错了。反正都能到家,凑合下吧。
坐在伍嘉成旁边的男子,穿着灰色羽绒服,戴着鸭舌帽压的极低,盖住了脸,好像已经睡着了。可能是坐在中间的位置不舒服,灰衣男子动了动往伍嘉成这边靠了靠,贴在了伍嘉成的身上,不喜欢被人靠近的伍嘉成,又朝门挪了挪,可是车内空间毕竟有限,挪了半天也没有什么效果,灰衣男子依旧贴在他身上,伍嘉成感觉自己要被挤变形了。
无奈的伍嘉成低头看着手机,只希望赶紧到家。
车子行驶了一段路以后,伍嘉成抬头看向窗外,发现车子行驶在了一条小路上,路上有几个人在缓慢的行走,却出奇的安静,什么声音也没有,还有人在地上扒拉着什么。
车上剩下的两个乘客说靠边停车要在这里下车,司机把车子停在路边,两人准备下车,没想到车子一停,路上的行人就朝着他们的车子走了过来,两位乘客下车的瞬间又连滚带爬的上了车,把车门关上,关门的瞬间已经有行人撞到了车门上。砰地一声,吓的伍嘉成往里靠了靠。这时,伍嘉成才看清那一张张行人的脸,青筋暴起,眼睛通红,张开嘴巴想要冲进车里撕咬他们,不是丧尸又是什么。伍嘉成吓坏了。
司机一脚油门冲了出去,猛打方向,把丧尸甩了下去,快速离开了这条小路,小路也不再是刚才的安静,丧尸嘶吼的声音在小路上响起。
伍嘉成紧紧的抓着自己的手机,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有点紧张有点害怕又有点小兴奋的心情,和看电影的心情不太一样,想要给谷嘉诚打电话,问问他在那里,低头发现手机不知道为什么全部都是水,已经进水不再能用。
而自己身边的灰衣男子却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继续睡觉。
再次抬头,伍嘉成发现车子已经到了闹市区,路上聚集了好多人,大家都在围观几个发病还没有变成丧尸蜷缩在地上的人,伍嘉成想要冲过去告诉他们不要再看了,他们是丧尸,他们被病毒控制之后我们很危险。但是司机并不停车,窗户也打不开,伍嘉成拼命拍打着车窗想要提醒大家,但是没有人注意到车上的他。
“我要下车,快让我下车。”伍嘉成冲着司机喊道。
没有人回应他,司机继续往前开,副驾驶和后排刚才要下车的人不见了,车上只剩下伍嘉成和灰衣男子。
车子已经不知道开到了哪里,司机突然转过脸来,通红的眼睛,青筋暴起的脸和手,冲着伍嘉成诡异的一笑,伍嘉成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出窍了,这么近距离的看到丧尸,还是第一次,但是伍嘉成已经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去观察丧尸司机,手快速的摸到车门,居然打开了,然后拉了下灰衣男子就往车下跑。灰衣男子纹丝不动,伍嘉成只能自己往车下跑。
一边跑一边听到后面的丧尸司机在喊:“把袖扣交出来,交出来我就放过你。”
伍嘉成不明白一个丧尸为什么会问自己要袖扣,他也没有时间思考,只知道身上的袖扣是给谷嘉诚买的圣诞礼物,不能给他。就一直跑,谁想跑着跑着,摔倒了,想要爬起来却怎么也爬不起来,丧尸司机跑到伍嘉成身边,手里拿着一把断剑抵在伍嘉成的脖子上,“快把袖扣交出来。”
“不给。”伍嘉成想要抬手抓住丧尸司机的手,却怎么也动不了。
几番交涉之后,丧尸司机失去了耐心,准备朝着伍嘉成的脖子咬去。
却突然停住,倒在了地上。
灰衣男子出现在伍嘉成面前,手里拿着一把手枪,还很自以为很帅气的抬起脸来,朝着枪口吹了一口气。
这时伍嘉成才看清楚灰衣男子的脸,谷嘉诚!!!

…………………………………………………………………
伍嘉成突然睁开眼睛,本来害怕紧张的心情被生气取代。
看着身边把自己搂的紧紧的谷嘉诚,更加生气。
“谷嘉诚!!!”伍嘉成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出这个名字的。
“…”谷嘉诚没有任何回应。
从谷嘉诚的怀抱里挣脱出来,走到客厅里倒了一杯水喝下。走回卧室,看着半睡半醒的谷嘉诚朝他招招手,重新躺在谷嘉诚怀里伍嘉成回想刚才的梦,又觉得有着好笑,为了留下礼物连命都不顾了,救自己的却还是他。
“下次不陪你看恐怖片了。”伍嘉成看了眼桌子上为谷嘉诚准备的圣诞礼物,在谷嘉诚的怀抱里睡去。

评论

热度(39)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玖樂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