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世界上唯一的你(一)

大概不坑不虐:

写在前面的话,本文是ABO,而且有崽。但是我只是想写带孩子日常,领养一个又无法同时继承这两个人的优秀品质。所以,看不了的请右上点叉,求不撕。


小学生文笔,ooc都是我的,糖是他们的。


站在机场的伍嘉成深吸一口带着点雾霾的空气,7年以后,他到底回到了这个他经历过太多的城市。7年前的种种如走马观花一般在他脑内闪现。他按按额头,停止了对过去的回忆,转头寻找出口。


“这边”
他的衣角被一个白胖的小手扯了一下,他低头,从他身后探出来了小脑袋,长相大概可以用完美形容,看他身边走过的女生都被萌成失血状就知道了。他嘴角扯起了一抹自嘲的笑,继承了那个人和自己的基因,怎么也不会长得难看的吧。
“爹地,这边啦!”
小不点得不到他的回应,又拽了一下他的衣角,另一只手很有毅力的继续指着挂着出口的牌子的方向。
“好啦,爹地知道啦,这边走吧”
伍嘉成被宝宝打断了思绪,一手拉起行李箱,一手攥着宝宝的小手,往出口方向走去。





B市市中心某个高档写字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谷嘉诚放下了咖啡杯。刚才心口抽痛了一下,大概是最近咖啡喝的有点多,忙完这个项目可要休息两天,让老韩顶两天,他可是要找个地方去散心去。
这么想着,他伸手call了自己的私人助理。他的助理强烈要求他没啥重要事情就电话联系吧,并表示他的老总身为个Alpha根本不知道自己的信息素有多强势。在他的办公室里汇报工作简直亚历山大。


“老韩呢”
“韩总说去机场接人了,说有个七年没见的朋友带孩子回来了,他得去见见,今天下午就先走了。”
“哦”


撂了电话,他推开了铺满桌面的文件,长开双臂,成大字状瘫在桌面上。七年……他心底里也有个人消失了七年了……现在还不知所踪……
“老韩那个混蛋是去见老情人去了吧……啧啧啧,人家孩子都有了他还想干嘛。”
“……”
“嘉成,七年了,你现在在哪呢……”






“小伍!这里这里!!”
韩沐伯穿着一身灰色的西装,背后倚着自己风骚的红色法拉利跑车,一点不顾形象的冲伍嘉成疯狂挥手。伍嘉成小跑两步迎上去,给了韩沐伯一个大大的拥抱。


“沐沐!”
“小伍!”
路边刚刚冲韩沐伯暗送秋波的妹子们都收回了觊觎的目光,废话,你看人家孩子都有了,还惦记个啥……


“沐沐我好想你啊。”
闻着韩沐伯身上的沉木香,伍嘉成睫毛上顿时挂了一串的眼泪。看到眼泪的韩沐伯顿时就慌了,他真的不是个会哄人的人,尤其是哄伍嘉成……
“我没事的,沐沐。你别露出这个表情诶。好像我欺负你了一样。”
伍嘉成擦了擦眼睛,露出小虎牙,笑了笑。
韩沐伯内心OS,你这样好像我欺负了你一样,要是被谷嘉诚看到大概是要打死我。


“爹地”
韩沐伯觉得自己大概是幻听了,居然听到小伍奶声奶气的这么叫他,吓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刚想张嘴问伍嘉成在搞什么,就看伍嘉成身侧有个小小的,刚到他腰部高一个身影。
“爹地,毛毛困了。”
毛毛揉着眼睛,另一只手还拽着刚刚伍嘉成冲上来拥抱时,丢在身后的,跟毛毛差不多高的行李箱。


“毛毛?”
韩沐伯一脸懵逼,似懂非懂的看着伍嘉成。
“谷毛毛?”
“是的。叔叔你好,我叫伍毛毛,今年6岁了。”毛毛没听清韩沐伯说的名字,以为在叫他,就应了一句。
韩沐伯蹲下身,开始端详小朋友的模样。和小时候的谷嘉诚有8分相像,笑起来露出小虎牙的时候倒是很像伍嘉成。小子挺会长,净挑着俩人好的地方继承了……
这么想着,他把手摸上了伍毛毛的头顶,揉乱了他细软的头发。
“叫哥哥!”
“毛毛你别听他的,叫大伯就好。”伍嘉成蹲下抱起伍毛毛。
“哦,大伯好。”
伍毛毛乖巧的答应着。
小孩子国内外时差还没倒过来,趴在伍嘉成的肩膀上就闭眼睛了。伍嘉成一手抱着他,一手帮韩沐伯把行李都搬上了车。


上了车之后,就是长久的沉默。
“沐沐,我回来你没告诉他吧?”
“没有没有!你三令五申的我哪敢啊。”
“就不要告诉他了,就当我没回来。”
“小伍……”
“嗯?”
“他当年……”
“别说了,过去了的事不要再提了,我也不想知道。我困了,陪毛毛睡一会,到了地方拜托你叫我啦。”
“……好”



无奖竞猜,猜小伍的信息素味道~

评论

热度(52)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大概不坑不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