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言金】听说绮礼是个绒毛控、老梗

溪小修:

        睁开眼睛,吉尔伽美什渐渐清醒。一般来说,除了梦到故友,最古老的王者是不会做梦的。可是如果排除这一可能性,尾巴骨传来的异样感以及莫名想要抖抖耳朵的思想意识究竟是怎么出现在王的脑海里的呢?一定是有什么不对劲。他思考着。
        直起身子,猩红的眸扫过身旁熟睡着的言峰绮礼。修长的手指抚上头顶,手下毛茸茸的触感以及意识里觉得痒痒的感觉都让古老的王变换了表情“这是……”转过头,视线下移,一条金色的细长猫尾也映入眼帘。
         顿了顿,吉尔伽美什下了床走进卫生间。镜子里的金发青年面容俊美,肌理匀称。一身皮肤白皙光滑,细碎的金发间有一双小巧的猫耳。此刻,青年正微微皱着眉,视线紧紧盯着镜子里藏在自己发间的猫耳。
         良久,吉尔伽美什才终于接受了现实,嘴里忍不住抱怨着:“猫耳什么的,真是有损本王英明神武的形象啊。”
         语毕,吉尔伽美什正准备转身补个回笼觉,身后便贴上一具温暖的躯体,连带着的,低沉雌性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王呦,你这是在玩什么?嗯?”
         推开脖子间的脑袋,吉尔伽美什不满的皱眉:“起来,绮礼。本王今天没有兴致。”
         挑了挑眉,言峰绮礼将比自己略矮的吉尔伽美什环在怀里,大手抚上他的脑袋,面无表情的脸上难得的涌上了一抹笑意:“猫耳play吗?王呐,最近又找到了什么奇怪的网站吗?嘛,虽然希望您不要总是乱买东西,但这次还真是买回了很令人愉悦的物品呀。”说着还揉了揉吉尔伽美什的脑袋。
        下意识的用脑袋去蹭言峰绮礼的手掌,在听到言峰绮礼低沉的笑声后,吉尔伽美什恼羞成怒的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眸里燃烧着怒火:“本王才不会买这样不值得收藏没有任何华丽可言的物件,而且你脸上明明是本王难得看到的愉悦表情,却怎么那么想毁掉呢?”
        敛去笑意,言峰绮礼做出一本正经的表情,如果忽略他去摸吉尔伽美什身后尾巴的大手的话。“我也是啊,难得看到你这样顺从的模样,真的很令人愉悦。不过吉尔伽美什,你的意思是说你长出了猫耳吗?”
        忍着想要蹭蹭言峰绮礼的欲望,吉尔伽美什抚开身后的大手。嘴角扬起了一个笑容:“目前看来是这样,怎么,绮礼,对本王这副模样把持不住吗?”
        用行动代替回答,言峰绮礼伸手将吉尔加美什拉到怀里,低头就去堵住那张红润的嘴唇。
        口齿交缠的淫靡水声在不大的浴室里响起。一吻结束,眸里带了点水汽,吉尔伽美什笑的更加诱惑:“呵,就这么满意本王的这幅模样吗?”
         眸色变深,言峰绮礼伸手抚上吉尔伽美什的嘴唇,眉宇间带着几分浅淡笑意:“是啊,我的王,很满意。”
        伸出舌尖舔舐了下言峰绮礼的手指,吉尔伽美什满意道:“你这幅为本王痴迷的表情,倒是稍稍减轻了本王对这幅样子的不满。嘛,就这样吧。既然你难得喜欢,晚些再想办法去掉也未尝不可。”
        吻了吻吉尔伽美什的额头,言峰绮礼放开他:“王呦,不是要睡回笼觉吗?去睡吧,我出去一下。”
        本来以为要做些什么的吉尔伽美什闻言有些惊呀的看了言峰绮礼一眼,最后涌上来的睡意还是说服了他:“早点回来。本王有点饿了。”
        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言峰绮礼打开水龙头,准备洗漱。
        重新躺回床上,睡意比想象中来的还要迅速一些。吉尔伽美什猫一样的蹭了蹭柔软的被子,迷迷糊糊间听到了们打开和再被关上的声音,接着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次睁眼,吉尔伽美什发现言峰绮礼已经坐在了床边,正一脸笑意的盯着自己。意识回笼,他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圈束缚,不影响呼吸但是有些痒。他刚一起身,就听见清脆的铃铛声传进了耳膜。于是下意识伸手摸向自己的脖子,不出意料的发现一个小巧的铃铛用皮环挂在自己的脖子上。于是他笑着去看言峰绮礼:“绮礼,真大胆啊。”
        没有收敛脸上满意的表情,言峰绮礼瞧着吉尔伽美什也不说话。从背后拿出一根逗猫棒,黑色的眼眸里是遮挡不住的愉悦。他其实从没告诉过他的王:他,言峰绮礼,是个绒毛控。
(接下来请自行脑补)


ooc是我的
ooc是我的
ooc是我的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