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再见

陆见时深林:

 愿赌服输的脑洞转化短篇之一
 看完小直播的产物w
 想手动艾特一下阿蓝
 谷先生一遇到伍先生就情绪波动无限大这一点简直太戳人了
 有私设
 时间旅行者!谷嘉诚×普通人!伍嘉成
 大型OOC现场
 OOC到妈都认不出来
 建议配合关淑怡的《三千年前》食用
 欢迎评论与指正


 01
 「再见,你一定很奇怪我第一句就同你讲再见。」
  
 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是在谷嘉诚八岁的时候,他只是走了一会儿神,回过神就发现自己站在墓园门口。他看到有个看起来就很难过的男人站在那里,背影映衬着阴沉沉的天显得分外孤寂。他犹豫着穿过一排排墓碑走了过去,口袋里有一块被他体温捂暖的巧克力,他扯了扯对方的袖子,“送给你。”
 对方看着八岁的谷嘉诚,露出濒临破碎的表情,谷嘉诚看不懂他眼里的感情,但依旧伸着手,“吃糖吧。”
 对方接过糖,弯起眼眸,“谢谢你。”他注意到谷嘉诚逐渐变得透明的双腿,抹掉落在对方鼻尖上的雪片,“再见。”
 
 突然从房间里消失了几分钟的谷嘉诚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墓园里的男人也逐渐被他淡忘。


 02
 「你不说话只听我在讲,世界很安静,衬得我特别开心。」
  
 第二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在谷嘉诚十三岁的时候,他在餐桌边,在父母的注视下慢慢消失。
 谷嘉诚眨眨眼,突然想起了五六年前的遭遇,夜风吹过来,他打了个喷嚏。然后听到身后细微的呜咽声,他转身去看,是个大概七八岁的男孩。几个更大的男孩子围在他身边,他们的脚或者拳头触到他的时候,他就会发出一点细微的痛呼。
 “诶!”谷嘉诚喊了一声,“干什么呢!”
 几个半大的男孩子向谷嘉诚走过去,他却一脸凶狠地突然冲向他们,趁他们惊慌失措的躲开他的时候,一把拉过被打的男孩的手腕,“跑。”
 他俩在蜿蜒曲折的巷子里奔跑,听到身后的叫喊已经远去,就双双靠着墙滑坐在地上。
 “你还好吗。”他蹲在男孩身边。
 男孩将下巴搁在膝盖上,“还好。”
 “他们为什么打你?”
 “因为我没给他们钱。”
 “哦。”谷嘉诚低头看着同他身体一起变得透明的裤角,月光透过他照在墙上,“有机会我来找…”
 男孩看着空无一人的巷子,刚刚的经历像是场梦。
  
 谷嘉诚茫然的站在餐桌前,他抬起手,手上还沾着蹭上的泥土,还没消散的寒冷气息让他打了个哆嗦。
 父母带着他去了医院。
 慢性时间错位症。
  
 03
 十八岁的谷嘉诚看着眼前的男孩,挑了挑眉。
 男孩的手掌还带着擦伤,一身衣服看起来脏兮兮的,大概是摔了一跤,现在正坐在公园长椅上咬着唇要哭不哭的样子。
 谷嘉诚看着不远处的冰淇淋店,买了两只,递给男孩一只,陪男孩坐在长椅上,“你和家人失散了吗?”
 男孩举着冰淇淋,“嗯。”
 “没事,我陪你——”谷嘉诚还没说完,就举着冰淇淋站在了家门口。
 男孩子抬头发现了找来的家人,却没看到那个陪自己的大哥哥。
 
 回来之后,他接到了个电话。
 “请问是谷嘉诚吗?”清亮的少年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是。”
 “昨天谢谢你。”
 谷嘉诚皱眉,“不好意思,您可能找错了人。我昨天没有出门。”
 “…抱歉。”
 04
 「我记得同你看日落,你在我耳边讲话,我好钟意你这样同我讲。」
 
 谷嘉诚看着同队的伍嘉成愣神。
 伍嘉成被背后炽热的视线弄得有点不自在,他搂过谷嘉诚,打算调侃几句打破这种尴尬的状况,“老谷,你不会爱上我了吧?”
 “我觉得你有点眼熟。”
 伍嘉成看了他几秒,“你不记得了?”
 “什么?”
 “没什么。”
 
 谷嘉诚已经很少会突然消失了,但他在和伍嘉成同住的第一天就在人家眼前消失了,他手里的手机砸在地板上。
 伍嘉成回过头,他身后却空无一人,“老谷?”
  
 十七岁的伍嘉成有些迷茫,他坐在天台边缘,眯缝着眼睛,迎着还有些刺眼的夕阳看向远方。
 二十四岁的谷嘉诚看着眼前不熟悉的楼梯间,明白自己这是再一次不受控制的跑到了别的时间点。他顺着楼梯向上走,试探着推了推门。
 伍嘉成听到了身后推门的声音,他回头去看,是个穿着白衬衫的男生,鬓角剃得很短,袖子干净利落地挽在手肘,露出小臂。
 谷嘉诚走到他身后,坐在他身边,“你好。”
 “你好。”伍嘉成不知道为什么多了一股对陌生人倾诉的勇气,“我好像喜欢男孩子。”
 谷嘉诚盯着他的脸看了许久,没看出一点开玩笑的意思,“这事儿你不该和我说。”
 伍嘉成看着谷嘉诚笑出来,露出一颗不太明显的虎牙,“我觉得你不会说出去的。”他伸出手,“我叫伍嘉成。”
 “如果我说出去会怎样?”谷嘉诚握住那只手,“真巧,我叫谷嘉诚。”
 伍嘉成扯着那只手,“那我就只能把你推下去了。”他笑嘻嘻地,“杀人灭口。”
 “这么狠?”
 “是啊。”伍嘉成低头看着脚下步履匆匆的行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应该去喜欢女孩子,可我就是喜欢男生。”
 “如果那让你开心的话。”谷嘉诚突然开口,“很、很多人都是同性恋,只是你可能不知道罢了。”
 “你是?”伍嘉成咬着嘴唇笑起来。
 “我不是。”谷嘉诚摇摇头,“我只是觉得他们喜欢同性没什么错啊。给我支笔。”他拉着伍嘉成的手,让他摊开手。
 伍嘉成把笔递给他,笔尖划过手心的痒意让他忍不住握住手,却又被谷嘉诚用力摊开。
 “这是我手机号,有空打给我,我觉得我们应该能聊得来的。”
 伍嘉成看着谷嘉诚的侧脸,“…好。”
 
 许久,谷嘉诚突然抬头冲着伍嘉成笑,这是伍嘉成第一次看到谷嘉诚的笑,“落日这么美,你该看它,而不是看我。”他的声音很温柔,“总比我这个大男人好看,你好歹聪明点,去看看落日。”
 伍嘉成转过头去,看向远方的地平线,不知过了多久,他微微偏头去看谷嘉诚,却发现谷嘉诚已经不见踪影。


 伍嘉成摊开手,字迹已经被手心的汗模糊了一些,他急忙抄在了笔记本上,撕下来放在口袋里。
 
 晚上他拎起被洗衣机转得湿哒哒的裤子懊恼的叹了口气,掏出字迹模糊的纸条,咬着嘴唇打电话过去,他想向对方道谢来着。
 他打错了,向一个陌生人道了谢。
 又试了几个不同的号码,他沮丧地皱着眉,都是错误的。
 早知道就应该他走了就给他打电话了。
  
 谷嘉诚看着被攥在手里的带回来笔,“伍嘉成。”他抬眼去看呆住的伍嘉成,“好久不见。”
 伍嘉成露出那颗小虎牙,“我当时想道谢来着。”
 “我收到了。”他也跟着伍嘉成一起笑起来,“可我想听你当面和我说。”
 “才不要。”伍嘉成不想道谢,说了谢谢的话,好像把什么都撇清了。一点都不想撇清,那些纠缠起来的牵绊,宁愿更深,更加强烈的纠缠。永远都分不开,缠绕成谁都没办法分开的死结才好。
 05
 「我记得,你同我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每个地方都在我心里。」
 
 两个人在某次坐在训练室休息的时候无意提起前几次的相遇,几乎都是在伍嘉成需要帮助的时候,谷嘉诚就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我被勒索的时候就有个穿睡衣的小哥哥拉着我跑了,等回过神,他就不见了。迷路的时候有个给我买冰淇淋陪我等家人的大哥哥。那我十七岁的时候打的电话其实是对的?”
 “嗯。”谷嘉诚点头,“那时候我十八,还不认识你。不过我真没想到一直遇到的都是你。”
 “老谷。”伍嘉成看着抬头看他的谷嘉诚,“那你喜欢我么?不管哪一种都行,朋友,同事,就算是陌生人也好。或者是恋人?”伍嘉成棕咖色的眸子里带着几丝调笑看过去。
 “我喜欢你。”
 二十五岁的谷嘉诚和二十四岁的伍嘉成在一起了。
 谷嘉诚握着伍嘉成的手,两个人走在半夜无人的街道上,“嗯,我喜欢你。”
 “如果没有你,我的人生可能就和现在不一样了。”
 “不一定。”谷嘉诚看着远处的路灯,“你就是你。”
 
 06
 「抱歉,这是最后一次了。」
  
 三十岁的伍嘉成头一次痛恨谷嘉诚的慢性时间错位症。
 “抱歉,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看起来更成熟的谷嘉诚软化下眉眼,带着现在的谷嘉诚没有的温柔,“我会保护你。”
 伍嘉成苍白的脸上属于谷嘉诚的温热血液让他感到了疼痛,“那你要坚持住,去保护以后的我。”他的声音颤抖着,仿佛一个溺水的人想要抓住浮木,想要抓住那一线希望,话语说到最后,语调间也开始变得含糊不清了。他只是垂下头,抿着唇一语不发,喉咙里好像卡着什么,哽咽着重复,“你不会有事的。”
 谷嘉诚额头抵在伍嘉成颈窝,消失了。
 
 伍嘉成看着谷嘉诚,脸色苍白如鬼,“你不会有事的。”
 谷嘉诚发现积攒的力气一点点溜走,眼皮无力而沉重的垂下去,护住以前的伍嘉成时受的伤现在才开始感觉到疼痛,汹涌而来的疼痛感让他皱起眉,“我会保护你。”最后,心脏的跳动和呼吸一下子切断了,再也无法振作起来。他倚靠在爱人的肩头,进入了永恒的梦境。
 夜晚很冷,外面的虫子很吵,屋内的灯光很暗。
 肩上的人不动了,伍嘉成倚着头,靠着肩上的谷嘉诚,颤抖地张开嘴,轻轻地发出了最温柔,温柔到悲伤的声音。
 “痛痛飞走。”
 他没再说什么。
 过了很久才醒悟过来一样,坐直了身体,冷淡的垂下眼睛,袖子里的手指却渐渐攥紧了。心底空空荡荡的,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说不出的无力和愤怒。
 他还没有意识到那是绝望。
 怀着一丝近乎奢侈的希望,希望谷嘉诚可以睁开眼睛,挑起嘴角坏笑着嘲笑自己被骗了。
 他捂住不停滴落着透明液体的眼睛,喉咙里迸出一丝痛切的轻响。顺着手背流淌下来的液体落在身上,衣服上,落在谷嘉诚再平静不过的眉尖,缓慢滑落。
 他怔怔看着那滴泪顺着男人的眉尖滑落,他不由伸手下意识的去抹,又触电般的缩了回来。
 
 07
 「我要走了,如果你还在,我知道,你一定会好不舍得我,会很记挂我。再见。」
 
 下雪了。
 风不是很大,雪花落得很安静,伍嘉成站在窗前,低头看着街边。
 这样的细雪并不影响出行,街上依旧人来人往。人们相携从路灯下走过,漫天白雪中,那些依偎在一起的背影看起来很暖和。
 屋里的灯很明亮,伍嘉成抱着手臂,看着玻璃窗里倒映的自己,很慢地眨了下眼睛。
 他像往常一样穿上大衣,系上围巾,然后推开门,一个人穿过寂静的楼道,沿着扶梯下了楼。在街边站了一会儿,他终于低头,静静地融入来往不息的人群。
 他离开人群,去了有些偏僻的墓园,站在那里看着落了雪的碑。
  
 “你还好吗?”八岁的谷嘉诚穿过一排排墓碑走到他面前。
 “嗯?”伍嘉成看着小小的谷嘉诚,几乎不敢呼吸。
 “你看起来很难过。”谷嘉诚说话的时候呼出一团团白汽,他掏出被体温捂暖的巧克力,“我有一块巧克力,送给你。可能被我捂化了。”他看不懂伍嘉成濒临破碎的表情,“我觉得你很难过。”
 伍嘉成慢慢收紧手指,握住还带着体温的巧克力,“没关系。”他蹲下身,抚过谷嘉诚落了雪的头,将围巾圈在谷嘉诚脖子上,“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不知道。”谷嘉诚露出一个苦恼的表情,“一走神就到这里了。”
 伍嘉成拥住他,“谢谢你。”
 谷嘉诚侧头去看墓碑上的字,“为什么你要看一块空白的墓碑呢?”
 伍嘉成也侧头去看,一片空白。*
 他怀里紧紧抱着的孩子在一点点消失,“谷嘉诚,你会成为一个很棒的人,我保证。”
 “你为什么知道我叫谷嘉诚。?”
 “我就是知道。”伍嘉成擦掉谷嘉诚鼻尖的雪片,“再见。”
 谷嘉诚消失了,伍嘉成回过头,墓碑上的字已经变了回来。
 “老谷。”他声音干涩,“再见。”
  
 伍嘉成做了个梦。
 不常笑的谷嘉诚站在他身边,眉眼里是压不住的锐气,陪他做着幼稚的动作,眼底露出些笑意来。
 “嘉成嘉诚,佳偶天成。”
              ——END——
 *算是悖论吧,谷小先生出现在了谷先生已经消失的世界线上,会自动消除与他相关的信息来避免谷小先生被剧透。虽然还是被伍先生剧透了——他会成长为一个很棒的人。

评论

热度(38)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陆见时深林 转载了此文字
  2. 羽懵同学陆见时深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