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小美人鲸 1

红糖锅盔:

1.


  小伍是条刚成年不久的雄性虎鲸,在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所以大家都叫它小伍。除了三个哥哥一个姐姐,它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听老妈说它们族群世世代代在这片海域生活了很多年。外婆已经六十岁了,每天带领着着老妈、姨妈和它们七个兄弟姐妹穿梭在蔚蓝的大海里捕猎食物。
  这一天,它们像往常那样在海里觅食,游在最前面的小伍发现了前方的猎物,忙折回头报告:“外婆外婆!前面有个大家伙,长须鲸!”
  外婆睁开微闭的双眼,思考片刻,成竹在胸地说:“小伍,你带上小陆先赶过去,分别从它上下方包抄。剩下的跟我来,今天带你们练练手。”
  “是!”小伍飞速往前游去,一边朝后面的小陆喊,“哟吼!快点快点,去抓大家伙喽!”
  原本悠哉的长须鲸听到后面的叫声吓得赶紧加速前游,被赶上来的虎鲸逼得上也不是下也不是,无法浮出水面换气,也无法潜入海底,只能不断躲闪,却总也甩不掉,没一会儿就开始急躁了。
  “老大老二老三去前方攻击。”后面赶到的外婆发出指挥声,“小伍小陆,找到机会咬掉它的背鳍。小柒小肆在后面咬它尾巴,当心别被它甩到。”
  “好的外婆!”虎鲸们应声,四散冲上前。
  三条个头较大的虎鲸冲到前方,连撞带咬,长须鲸拼命甩着尾巴想要游开,两侧却被大虎鲸包围住,无法脱身。小伍趁它速度慢了下来,一鼓劲迎着乱窜的水流冲到上方,张口对准背鳍狠狠地咬下去。长须鲸呜地哀嚎了一声,失去了背鳍的庞大身躯缓慢侧翻,再加上尾鳍也被攻击,丧失了抗争的动力,停止了前进,其余的虎鲸一拥而上,从不同方向咬住它的肚皮和下颚,鲜血顺着撕裂的伤口流入了大海。
  饱餐一顿后,一家人慢悠悠地浮在海面上消食。弟弟妹妹互相追赶打闹着,时不时跃出海面比谁跳得高。小伍却想着要去海湾边玩玩。
  “姐姐,一起去吗?”小伍问小肆。
  小肆撇撇眼:“海湾有什么好玩的,都是小鱼小虾,不去。”
  “那我自己去。”
  “别离岸边太近,退潮前记得赶回来!小心别搁浅了!”老妈在身后操心地喊着,“这孩子怎么总想去外面玩。”
  “知道啦知道知道啦。”小伍边游边回答。它都多大啦,还会搁浅?
  
  发现自己挪动不了的时候,小伍傻眼了。明明刚才还扑腾得欢,不知何时开始,海水就从身下消退,再也没有涨上来,被自己吓得满处乱转的小螃蟹突然就钻进了裸露出来的沙滩里。等海浪完全消退后,庞大的黑色身躯彻底暴露在了海滩上。完了,这下丢死人了,它呜地呼出一口气,沮丧地闭上了眼,要是被小陆它们知道可要笑死自己了。
  “怎么回事?”
  一个好听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小伍睁开眼,是个人类。以前经常有人类开着船到深海打鱼,它和小陆经常去抢吃挂在船边的鱼,把船上的人气得嗷嗷大叫。
  “你是搁浅了吗?”人类走了过来,绕着它转了一圈,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摸了摸它的脑袋。
  走开走开,小伍想嚷,却想起人类听不懂它们说话,只能有气无力地鸣叫了两声。
  那人听到它的叫声后,又跑去叫了几个人,大家围着它七嘴八舌地讨论开。
  “哇,好大一只虎鲸啊!”
  “啧啧,这背部黑呦呦的皮肤真漂亮啊。”
  “它这样不会死吧?怎么能把它弄回海里去?”
  “这么大个头怎么也有一两吨重了,怎么弄得回去啊。”
  “那我再去叫点人来把它推回海里?”
  “没事的,虎鲸是哺乳动物用肺呼吸,离开一会儿水不会死,等再涨一次潮它自然能回去。”
  发现它的那个人轻轻拍着它的背:“别急啊小可怜,涨潮了你就能回家了。”
  小可怜?也不看看我比你大多少,哼。小伍郁闷地想,等我能动了,一个翻身就能压死你!
  天空中的乌云越积越厚,海风一阵阵刮起来,眼看着就要下雨了。
  “要下雨了,我们快回去吧。”大家互相招呼着往回走,只剩那个人站着没有动。
  “老谷,快走啦,有雨湿润它的皮肤就不怕干了。”
  他抬头看看天,再看看小伍:“你们先走吧,我在这里守着,万一有小孩过来伤害它就不好了。”
  “到涨潮起码还四五个小时呢。”
  “没事,又不冷,而且我的外套防雨的,你们走吧,把我的机子带回去就行了。”说着他戴上了外套的兜帽,把一个黑色的包袋递给回去的人。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不算大,淋在小伍身上让它感觉舒服了许多。留下来的那个人大部分时间只是静静地站在沙滩上,看着远方的海面,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喂,过来陪我聊聊天嘛。”小伍喊,虽然它知道对方听不懂,但实在太无聊了。
  那人听到声音走过来:“小虎鲸你在叫什么?哪里不舒服?”
  “你叫老谷?从哪里来?来干什么的?还是你住在这里?来海里玩过吗?海里可好玩了。你喜欢吃鱼吗?我刚刚吃了一条长须鲸。”
  那人一个问题也没回答,只是伸手慢慢抚摸着它的背安慰道:“你太重了,我帮不了你,耐心再等一会儿吧。”
  “哎,太不好玩了!”小伍长吁了一声,心想要是自己会说人类的话就好了,还是闭嘴省点力气吧。它打量着眼前的这个人,他长得和以前常看到的渔民不太一样呢。渔民黑黄黑黄的长满皱纹,这个人白白净净,眼睛大大的,是它见过的人类里最好看的一个。
  “这样会不会舒服一点?”那人一直在抚摸着它的背,海风时不时把他的兜帽吹开,把他整个脑袋都打湿了。
  身上的手像光滑的小鱼般蹭来蹭去,有点痒,但还蛮舒服的,小伍干脆闭上眼享受起来,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直到被肚皮下面凉凉的湿意惊醒。
  “开始涨潮了。”老谷拍拍它的肚皮,“一会儿你就能回家见妈妈喽。”
  “别拍人家的肚皮啦!”小伍拼命扭动,想把肚皮藏起来,可自重太沉,躺了那么久身子都快麻了,扭半天也动弹不得,只能认命地又闭上了眼。哎哟,回去肯定要被老妈念叨了。
  海水一浪高过一浪地涌上沙滩,水位渐渐没过了它的肚皮、眼睛,直到它感觉身体开始变轻,用两扇鳍撑住沙滩,终于可以借着浪波挪动了。
  “小虎鲸,我得走啦。”那人拍拍它的头,海水已经没到了他的大腿。
  “跟我一起走嘛,我带你去海里玩!”小伍抬起嘴,磨蹭着拱了拱他的脖子。
  那人笑着低头亲了一下,转身往沙滩上跑去,挥着手喊:“再见啦小虎鲸!”
  “再见老谷!我叫小伍!”它抬起脑袋,朝越跑越远的人鸣叫,直到海水完全淹没了自己,再也看不见岸上的人影,才回头向海洋深处游去。


---------------------------------------


最近沉迷云吸虎鲸,就有了这个小脑洞,写个小短篇。推荐大家去看虎鲸纪录片啊,简直太可爱了^_^

评论

热度(51)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红糖锅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