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火黑】孤獨

小苗:

CP:火黑


設定:黑子沒有父母


※完全妄想×99【←請注意


※可能OOC


※小短文


※架空


※甜
________________


「我回來了」


黑子一如往常的準時回家,對著早已空無一人,未開燈而黑漆漆的家喊一聲,只不過今天多帶了一個人。



「打擾了…不好意思…」


「火神君可以不用那麼彆扭,這棟房子就只有我一人獨居而已」


「喔…嗯…」


火神不像平常一樣少根經的笑,反而乖乖點頭,因為他聽到黑子有些落寞的語氣,看到他盡量維持無表情,眼神無意間閃過寂寞和…感傷。


身為黑子的光,黑子的同伴,黑子的同學,黑子的朋友,他難免會擔心,一般來說家不是避風港嗎?為什麼黑子卻很悲傷,這讓他匪夷所思。




「黑子,沒想到你家還挺大的…」


火神速度緩慢許多,看著充滿溫馨的裝潢和色調,不管怎麼看都會覺得溫暖,再看看黑子,完全溶不進這個安心的地方,莫名來得心疼。


「我倒是覺得大了一些」


廚房傳來細細的聲音,火神轉頭看,這貨什麼時候走到廚房了,這心臟總有一天會承受不住這驚嚇。


等等,這傢伙不是只會煮水煮蛋嗎喂!



「喂喂喂!放下那把菜刀!留蛋一條小命啊!」


火神衝去廚房,一臉驚恐的看著菜刀,黑子滿頭疑問,順從的放下菜刀,看著火神歪頭。


為什麼要放下菜刀呢,因為黑子是把生蛋放到碗裡,刀子的刀尖正準備刺下去,如果再晚一點的話,廚房會死傷慘重,畫面精彩。



「黑子你先去休息,我來就好…」


「謝謝火神君,讓客人進去廚房真的非常不好意思」


「沒事啦!我也是突然說要來的!」


火神恢復大剌剌的樣子,伸手去摸黑子那微涼又軟綿綿的頭髮,本以為會被拍掉,做好了心裡準備。


卻被黑子的舉動嚇一跳,他面無表情直挺挺的站著,任火神摸頭,無辜的大眼眸盯著他看,眼神柔和一些,萌歸萌,但憑火神那細膩一些的心和野獸的直覺,果然,黑子在這個家有什麼不好的回憶。



看到黑子走到客廳,坐在沙發上發呆,這才安心的準備晚餐,不過有一半心思都在黑子身上,視線不時往客廳看,仍然在發呆。


等到回神的時候,菜發出微微的焦味,慌張的把菜盛到盤子上,想了一下,準備另外一個鍋子,煮2顆水煮蛋。



「火神君好厲害…」


黑子不得不驚嘆,看著那些菜,心裡溫暖一些。


「快點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火神貼心的拉開椅子讓黑子坐,想了一下,他好像從來沒對任何一個人作出這樣的舉動,黑子也是第一次有人為他拉開椅子,有些呆住,最後選擇坐下。




「嫁給火神君的人一定很幸福」


看到黑子淡淡一笑,臉有些紅,低頭繼續吃飯,掩飾情緒,沒看到黑子眼裡閃過的悲傷。


「黑子,這是你的單眼相機?」


「…是的」


火神吃完晚餐,眼角瞄到一台黑色相機,想說洗好碗再看,卻被黑子以“火神君是客人,幫忙也很多”的理由退回去,慢慢的拿起相機,坐在沙發上看,黑子洗好碗也一起看。




「好漂亮!這些都是你拍的?」


「嗯…」


「本來司空見慣的場景都不一樣了!」


「沒想到火神君會用成語,真讓人感嘆呢」


「等等!你這句肯定是酸我!」


「本來就是」


又一場日常鬥嘴,火神照樣被ko,無奈的繼續翻相機裡的照片。




翻到最後一張,是一個女生,跟黑子一樣的天藍色頭髮和眼睛,頭髮長到腰部,非常溫柔的微笑,火神下意識的看黑子,看到他苦澀的笑容,關掉相機問。


「那是你媽嗎?」


「…是的,那是我的母親,曾經是」


「曾經?」


「……火神君願意聽我的故事嗎?」


黑子猶豫的開口,拿起相機等待回應。


火神現在非常想要了解黑子哲也這個人,為什麼每次有家長會而早退,回到家卻感傷,他面無表情的面具下到底隱瞞了什麼,毫不遲疑的用力點頭,仔細聆聽每一個字,深怕漏聽。



「小的時候,父親是一位攝影師,我很喜歡父親拍的照片,而母親是小說家,我也很喜歡母親寫的小說,不過有一天,父親要出去拍照的時候,帶著我們出門,卻被闖紅燈的車撞到,當場死亡,我整個過程都在看…」


黑子努力維持聲音不顫抖,眼神渙散,握緊相機繼續說。


「後來,母親每天都在哭,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哭不出來,但心裡好痛,只能安安靜靜的陪伴母親,父親的喪事也辦完了,幾個月後,母親帶著行李箱,很溫柔的跟我說“媽媽要去很遠的地方工作,哲也要乖乖待在家裡”…」


火神感覺到黑子的情緒開始不穩定,聲音有些微弱,不放棄似的維持表情,滿滿的心痛,不過他選擇繼續聽。


「當時的我有些不理解,我乖乖點頭並承諾,媽媽突然蹲下哭著說“對不起”,過了一段時間,母親才慢慢離開,過了好久,大概一年後我才了解,我被拋棄了,被溫柔的拋棄了,既溫柔又殘酷的…」


「當時,好像才小學3、4年級而已」


最後一句,讓火神嚇到,小學的時候他還在打籃球,而黑子卻背負這些事情,比任何一個人還來得早熟,用無表情來掩蓋,眼神看世界非常淡漠,每個父母看了會非常心疼,卻沒人來陪伴安慰,火神恨不得早點和他相遇。



「後來奶奶來照顧我,那段時間非常開心,幾乎都快忘了以前的事,我也努力學攝影和寫小說,但…時間不長,大概是我國中生活剛開始的時候,奶奶去世了,那些回憶大批湧入我的腦海裡,這下我真的變回一個人了,那次是我第一次哭,心好痛…」


「而攝影公司看到我拍的照片,邀請我到他們公司工作,剛好可以賺錢也答應了,小說也剛好出名,但是,我還是覺得有什麼地方缺少…」


「不管怎麼照,都不像父親拍出來的風格,不管怎麼寫,都不像母親那優雅清新的文筆,每年夏天都會的奶奶的家看,沒有以前的感覺,什麼都,沒了…」


黑子眼淚滴下來,滴在那台黑色的單眼相機上,用袖子擦掉眼淚,堅強的的說完,臉上艱難的擠出笑容,看向火神,拿起相機。


「這台相機…是我父親的遺物,在車禍的時候毫無受損,奶奶把裡面的相片都洗出來放在相簿裡,然後我全部都刪掉,母親的相片我狠不下心,我連母親的名字都忘了…到現在仍然不想刪…」


火神看到黑子緊緊抱著相機,表情有些軟,努力強忍眼淚,慢慢站起來走到對面的櫃子,拿出一本相簿,遞給火神。


「這是我說的相簿,請火神君過目吧」


火神緩緩接過相簿,翻開第一頁,是風景照,跟黑子拍的樣子有些不同,是有些懷舊的風格,卻讓人有股暖流,冷冷的天氣也可以被照片溫暖。


第二頁是黑子母親的小說,每個字都拍的非常清楚,文筆看似常見,卻讓人停下來仔細觀看,連火神平常不看小說,卻慢慢閱讀起來,優雅的劇情,清新的用詞,有著讓讀者們著迷的魔法,火神也淪陷進去。


到了最後,是黑子小時候的照片,白白胖胖的黑子臉上帶著天真無邪的笑容,火神表情也跟著笑,想到現在的黑子心頭酸了一下,因為一場意外讓黑子有著無法抹去的記憶,他的笑容也無法自然的綻放,他只是希望有人陪伴而已。




看完相簿,後面都是紀錄黑子的點點滴滴,每張相片的黑子都在微笑,笑容每個都非常真實,闔上,轉頭看正在看相機的黑子,這個人壓抑情緒那麼多年,到現在都沒有生病已經稱得上抗體了。


「我啊…一直很羨慕大家,有父母親的陪伴,也非常羨慕相田桑,有個愛她的父親,火神君也是,雖然一個人獨居,不過還是有家人…孤單,早就習慣了…」


這句話,讓火神控制不住他的情緒,起來擁抱黑子,溫暖的體溫傳到黑子冰冷的身軀,黑子指尖顫抖的回抱火神,眼淚再次滴落,無聲的啜泣。


「火神…君?」


「黑子,這一路下來辛苦你了」


這一句話,打動了黑子長期封閉的感情,讓冰冷的心融化,再次用袖子擦掉眼淚,卻擦的越來越多,哭的更兇,無聲啜泣變成嚎啕大哭,用力抱住火神哭,無助的哭著。


火神靜靜的讓黑子發洩情緒,眼神溫柔,每次看到這個人,不自覺的溫柔起來,訓練都會配合他的速度跑步,一直跟他並肩而行。



「黑子一直都在支撐著大家,卻把痛苦都給自己,從現在開始,我也會分擔痛苦,我去哪裡一定會帶著黑子走,我管你願不願意,因為你這個人太讓人擔心了」


把黑子抱到沙發上,放開雙臂,讓黑子休息,想了一下,他從認識他發現,每次要過馬路的時候,黑子都會停一下,頻繁的左右看車,確定沒事才走上去,但那雙空靈的藍眼睛還是會不安的檢查,原來是陰影造成的。


「認識火神君真是太好了…其實我從來沒有跟任何人說過,火神君是第一個」


「是嗎?只要黑子能解開心結就好…」


剛停話,黑子就倒在火神的大腿上睡著了,看來是哭累了,哭的眼睛都有些紅腫,黑子果然讓人提心吊膽,又心疼的人。


火神輕柔的幫黑子蓋上毛毯,用長期打籃球而粗糙的手笨拙的摸臉龐,皮膚光滑細緻,完全不像有運動的人該有的膚質,更何況是這皮膚是怎麼曬也曬不黑,基因遺傳吧。




「have you a good dream…」


火神低沉富有溫和的說,陪伴黑子睡覺,反正明天早晨再洗澡也沒關係。

评论

热度(18)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名為小苗的鹹魚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