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无题

俞树:

Run away
-

解决生理问题是假,逃跑是真的。
橘真琴快步朝外走,两边呼啸而过的是嘈杂以及嘈杂,被糊了满脸喧嚣酒气的他的心脏此时犹如鼓擂。
他怎么也不明白为什么山崎宗介会参加聚会,就算坐在七濑遥旁边和那人隔了有两个人的距离,他的心里还是又紧张又难过。
想要逃离。
这是橘真琴在看到山崎宗介的时候心里最强烈的一个想法。口袋里装着的那枚戒指被自己攥得发烫,就如同自己此刻的心一样,但又不太相同,还有一种名为“伤心”的情绪在心室里不断发酵。
关于山崎宗介其实喜欢的是松冈凛这件事,他终究是没有办法装作不在意。
夏天,是变质的季节。无论是食物还是水果,变质的都很快,感情也不例外,更何况是单方面的感情。
东京的夏天没有蝉鸣,只剩下车轮子碾过地面留下的痕迹。
依照山崎宗介的直觉,就知道橘真琴其实并不是真的想要去洗手间。多亏了自己动作快,在出门时幸运的看到橘真琴的半个身子,才能追着出去。
他突然觉得自己同意来聚会是一个明智的决定,不然有些事情他可能这辈子都会想不明白。
橘真琴对他来说很重要,虽然他还没想清楚这个人将要在自己的人生中扮演怎样的角色,但至少在刚刚橘真琴抽身而去的时候让他明白了——橘真琴和松冈凛是不一样的。
至少在现在,是不一样的。
山崎宗介追出了居酒屋,看见的是背对着他的橘真琴。夏夜里的暖风拂起那人的衣角,以及将他的头发吹得微微凌乱了些,即便在夜里也可以通过灯光的照射窥见橘真琴的腰。一切都和当初重合了,包括山崎宗介那份心里的悸动。
他突然觉得自己嗓子被堵住了似的发不出声音来,可是又很想叫住那个想要离开的人。
“真琴……”
山崎宗介咽了口唾沫,看着那个茶色头发的男人的身体顿了一下才转过身来,眼神里透露的全是躲避和疏离。
看着他的眼睛,山崎宗介只能把想说的话咽进了肚子里。他快步走上前去为了防止这个人逃走,赶紧伸手扯住了人的袖子。
不出所料迎接他的是对方的躲避,他的手只能抓了个空,尴尬的僵硬在半空中。
山崎宗介抿了抿嘴唇好容易才将手收回来插进口袋儿里,心底的渴望促使他再往前挪了一步,就好像离橘真琴近一些,心里的那股子难受就会少一点儿。
“你下来干什么?”
闻言山崎宗介哑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追出来,只是刚刚那会儿他突然觉得,如果他不追出来,可能以后乃至永远面前的这个人就再也不会出现在他面前了。
又该如何解释?
似乎一切都没法儿解释。
山崎宗介这会儿突然觉得这一切都奇怪的紧。他不知道自己明明喜欢的是凛却要对橘真琴说那样的话,也不明白后来为什么要躲着橘真琴,更不明白为什么现在喜欢的人就在自己身边却还要追着橘真琴出来。
他的心底有愧疚,就像把心掏出来泡在醋里。
喜欢松冈凛的是他,招惹橘真琴的是他。
而且不止这些,还有些什么别的。
山崎宗介抬头看向面前的这个茶色头发的男人,他还是像以前一样眉眼温吞,好像一切都没变过,好像他还是那个喜欢着松冈凛的山崎宗介,橘真琴只是松冈凛朋友的朋友,他们的世界是无必要不交集的。
可是只有他,或者说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现在和以前终究是不一样了。
因为橘真琴喜欢他。
因为他现在……喜欢上了橘真琴。
“我、我来找你啊。”
如果可以,山崎宗介想扇自己一巴掌。
他现在无比的渴望和自己面前的人有一些肢体上的接触,想要拥抱和亲吻,想要十指相扣。总该有一根绳子将他和橘真琴捆起来。
橘真琴一点儿都不否认自己耳根子软得跟个什么似的,如若换做很久以前,换做那个他被自己喜欢的人告白的那天,他可能就屈服了。可也正是因为和以前不一样,即便自己耳根子再软也不可能心软了。
橘真琴抬头看向自己面前这个人,心底突然就升起了一股悲哀,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甚至不知道该怎样开口。
最终他泄气了,他没办法对着自己喜欢的人发火,也没办法对着本就不喜欢自己的人有什么怨言,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居然追着自己出来了,也并不想知道。
“宗介……你把手伸出来好吗?”
忍了忍自己难得有的脾气,橘真琴尽量把自己的声音控制得和平常说话一样,说着做了个手伸出来掌心向上的示范。
然后山崎宗介伸出了手,如同橘真琴所做的那样,他的手心微微发烫,也不知道心里在紧张着什么。
橘真琴深呼吸了一下,他也伸出了手。
然后,他将那个一直攥在手心的发烫的圆环放在了对面人的手里。
他看着山崎宗介似是被烫到的缩了手,逐渐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然后,橘真琴微笑,用尽了力气克制声音中的颤抖。
“……宗介,我们是时候结束了。”

评论

热度(40)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俞树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