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k漏】就是没题目,不解释。【花吐】

被生命所厌恶:

·AD出品,必是良品。【啪——】


·花吐梗。


·愿看看不看滚。


·和苏二的联文。第二个分割线后面是她写的。 @『William』苏堇萱 


·写完了我又统一改了一遍。换了一个结尾,我不会给你们糖吃的,不可能的。












KB迈出了那一步。




那一双绿眸如身旁的绿灯一样刺眼。




哦漏下意识地往前走,可惜没有车来撞他。








没有意识的几天过去了,房间里只有KB的尸体和他。








“骗子。”


“刚说喜欢我就逃跑了。”






“说,你是不是买通了医生在骗我。”


“你比蟑螂都强你怎么可能死呢。”


“醒醒,你已经吓到我了。”






看着手机相册里偷拍的KB,他还是笑得那么灿烂。




删掉吧。等你再笑的时候我正大光明地拍。






半夜,哦漏突然惊醒过来,习惯地伸手抓向身边已经没有温度的地方。




“KB…你睡了吗?我看到你了,你说话呀…你说要给我买蛋糕买零食你别忘了啊……你怎么一直流血呀…你说说话好吗…我睡不着你起来陪我聊天啊……”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不想见我啊…”








哦漏突然觉得嗓子堵得慌,咳了一下从喉咙里落下几瓣花瓣,白色的。




这是……?






======================


哦漏去花店买了一束白玫瑰,把花瓣一片片的收集起来,一起带去了墓地。






“KB,我来看你了。”




“我给你带了一束花,我选了好久呢。好看吧。”






「好看。很好看。」






哦漏把花放到墓上,倚着墓碑坐了下来。刚拿出来的花瓣被风吹得到处都是。




“KB,看见了吗?这是我的花瓣呢。这说明我特别爱你呢。”




「看见了。我也爱你。」




「照顾好自己啊。」




“……我想你了。”




“…我都快忘记你长什么样了。”




“你说要保护我一生的,可是你怎么这样脆弱呢。以后谁站在我前面保护我呢。”




「我想一直把你护在身后的啊。」




“你不是随叫随到的吗,我叫了你这么多次怎么一次都没见到你啊。”




“你是不是讨厌我了,不想让我看到你了,不想让我爱你了。”




哦漏猝不及防地咳嗽起来,带着血丝的花瓣落到了墓碑上。




“……KB…!”




“我真的好想你……你回来吧,回来啊。”




“求你了回来吧,你答应我会永远陪着我的啊!”




“我求你回来,你怎么骂我怎么怼我怎么样打都行,你回来好不好……”










「………」




「我回不去啊。」










===================


没有痛感的,满目血红也无动于衷。




KB已经死了。




手术室外父母朋友都无助地哀嚎着痛哭着,乖巧的男孩也低声啜泣着,伸出手想要拥抱他们,却一次次地放下...




「漏……」




看着哦漏红着眼在墓前哭诉着,即使抬起手也没法抱住他。




“KB,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哦漏皱着眉,声音哭哑了。




他用衣袖抹抹眼泪,没有再哭下去,反而笑了起来。




“KB,你能不能回来看看我。”哦漏用指尖戳了戳墓碑上的KB,笑得很甜;KB也笑得很开心。




「哦漏,放弃我好吗?」




KB坐在自己的墓碑上,伸出手想给哦漏理理乱糟糟的头发,指尖却穿透了哦漏什么也没碰到。




什么都碰不到。




什么都没有了。




「哦漏。」






「哦漏,我不喜欢你了。」




别哭了啊,别哭了。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你哭也没用的。




我连保护你的能力都没有,配不上耀眼的你了啊。我怎么值得你喜欢呢。




已经都不可能了啊。




不要再折磨自己了,好不好。




不要再喜欢我了。




KB抱着自己,想把头枕在哦漏的膝盖上。




什么也碰不到的。




他懂得啊,




天真而纯洁的爱。




KB突然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又失声。




「漏...我不想害死你啊。」




「求求你了,别再喜欢我了好吗。」




可哦漏什么都听不到。


他盯着黑白的KB,硬挤出的笑容一直挂在那张苍白的脸上。




“KB,你能能抱抱我吗?”




“你好久没抱我了。我想你了。”




“我这次绝对不躲,你想抱多久就抱多久。”




我明明一直在你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啊。






第二天,哦漏又捧了一束花摆在KB的墓碑旁。




“我选的花,好看吧。”




「你选的都好看。」




KB强压悲伤,冲着哦漏微微笑道。




“你一定会笑的,你很喜欢的对吗?”




「对,我非常喜欢。」




「看见了吗,我笑得多好看。」




KB龇牙咧嘴地摆弄出一个笑容,眼眶发涩,却流不下泪。




「我不会哭的。」




「在你面前,我只会笑。」




「我只想笑给你一个人看。」




“你回来好吗?”




他猛地咳嗽起来,夏风带着寡淡的苦涩,吹得人心一阵一阵的绞痛。




「……」




「我真的回不去啊。」




KB撑着手臂拥抱着哦漏,就像他们曾经的每一次拥抱那样。




小心翼翼的。






唯独不一样的是你不知道我抱着你。






第三天,哦漏也捧着花来到墓地。只是三天而已他的脸色愈发苍白。




他依旧倚着墓碑坐下来,KB坐在他背后。




“KB。”




「在。」




“最后几天我想陪着你。”




“如果这个墓园是按键盘的字母顺序葬的就好了。”




「…嗯。」




“如果不是的话我的墓碑离你好远啊。”




哦漏每说完一句话都要咳嗽一会儿,落下的花瓣也不去整理,任风吹了好远。




哦漏再也没说过话,就这么坐着,KB在旁边陪着他。




============


这个墓园不会按着键盘的顺数安葬哦漏,他与KB的墓碑隔了好远。






===============


好了我写完了。


下一篇继续写,鬼鬼情愁。

评论(2)

热度(25)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被生命所厌恶 转载了此文字
  2. 『William』苏堇萱被生命所厌恶 转载了此文字
    umm是我,和ad宝宝一对比就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