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尊礼】以神之名 sixth

吊在百鬼夜行尾巴尖的咸鱼: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不算多大也称不上多小。差不多是撑伞不会被称为矫情不撑伞也不会淋得头发湿透的程度。
  这种天气里周防一般不想出门。但是他看了一眼床头柜上扔着的空烟盒,还是瘫着脸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便利店的新收银员妹子看到他时有点不明显的紧张。大概是把他当成了暴走族也说不定。他倒是懒得理会这个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女生的情绪。但结账时他发觉自己身上的零钱不够,那女生抿了抿嘴似乎要说什么,却被开门声打断。
  “哦呀。没想到在这里也能遇到阁下。”宗像礼司收起长柄伞,风衣衣角没有一丝水渍。
  “呵。”周防冷淡地发出气音权当回应,从口袋里拿出钱包,抽出张整钞交给这个正偷瞄宗像的妹子。
  宗像礼司轻笑,拿了包抹茶口味的膨化食品,便礼貌地排到了距周防半步远的位置。
  这个新人收银员的工作效率不怎么样。以至于宗像稍微等了一下才轮到结账。走出商店后他撑开伞刚准备离开,余光却瞥见周防停在商店外的自动贩卖机旁边。
  他轻笑一下,没有说话,从风衣口袋里掏出零钱从另一台贩卖机买了瓶草莓牛奶和罐装绿茶。
  “吠舞罗的周防先生。”他将草莓牛奶递了过去。“真是难得的偶遇。阁下在这种天气里难道不会携带雨具出门?”
  “没必要。”周防皱了皱眉,没有接下那瓶包装粉嫩的温热饮料。
  宗像被晒在一边,索性将草莓牛奶放在贩卖机旁边的长椅上,自己打开绿茶一饮而尽。这时天空突然毫无预兆地闪过电蛇,伴着震耳的雷鸣雨骤然变大。
  “……”
  “……”
  两人沉默了片刻,宗像推推眼镜打破有点尴尬的气氛。“周防先生是准备在这里等雨停吗?”
  “啊……  “
  “但气象预报似乎说这场暴雨会持续到明天中午。”宗像打开终端看了眼天气,笑容里带着直白的幸灾乐祸。
  周防摸了摸口袋,没带终端。
  “虽然有些唐突,但我送阁下回吠舞罗大概是唯一的办法了。”
  周防抬起眼睛莫名其妙地看宗像一眼,摇摇头转身又进了便利店。宗像一愣,回头看到到周防从货架上拿了把雨伞走向收银台。
  …哦呀,居然忘了这样的办法。
  宗像看起来丝毫不觉得尴尬,收回目光淡定地转身走进雨里。
  周防再次走出便利店时仅看到了宗像的背影。黑色的大伞下那个有点消瘦的家伙保持着一贯的高贵,走路时迈出的每一步似乎都遵循了什么礼仪。
  周防收回目光,撑开伞,转身朝吠舞罗走。
  但他的视线被突然照过来的远光车灯晃得一片空旷的白。
  紧接着,引擎轰鸣近在耳畔。
  在那一刹,周防觉得自己被震得近乎失聪的耳朵听到了天使振翅时层层叠叠羽毛摩擦的碎响。
  他觉得自己在一片圣光的海里沉浮。但圣光尽头是汹涌的红,如炽烈的地狱血海,让人望而却步。
  血海里生着倒刺的锁链刺破空间,束缚着一个人形。
  但看不清。圣光护佑他远离血海的侵蚀,却也阻挡了他的视线。
  不知道多久,他听到了声音。
  “这是谋杀!他们在针对尊哥!”
  废话。那些该死的东西大概是看他坐在车王的位置太久了,眼看着出现了个能和他齐头并进的家伙,就迫不及待地要整死他吧。
  等等……能和我齐头并进的?谁?
  周防尊睁开了眼睛。
  “尊哥!你醒了!”
  八田那孩子兴奋地跳了起来,草薙的烟从指缝滑落,他没戴几乎不离身的墨镜,满脸大写的惊喜。
  “尊…”
  “我没事。”周防当然知道自己多年好友此刻激动的心情,他看了看自己的身体——腿上打了石膏,大概是断了。头有点晕,可能是脑震荡之类。除此之外,居然再无别的损伤。
  这…怎么可能?
  “我昏迷了多久?”
  “今天是第三天。尊,那个撞了你的家伙已经找到了。真是一个奇迹。他当时开着最高速直接把你撞飞了,可你只伤了腿又摔破了头,都是过一阵子就没问题的轻伤——哦对了你的记忆有没有什么问题?”
  “嗯……应该没什么。”周防无所谓地打量着病房,想来根烟解闷。但想来可能性不大,便也没出声,整理着自己的记忆。
  奇迹?
  周防望着百叶窗缝隙里透出的湛蓝天空,一种莫大的感动满溢而出。
  感谢您的护佑与拯救。高天之上耶和华。
  “尊?”
  周防回过神,转头看着草薙。草薙出云笑了笑,一副被打败了的做作神情。
  “好好好,我承认这次真的是奇迹,但是我实在是没办法说服自己加入你们教会。”草薙耸耸肩“但…嗯…这次真的非常感谢他保住了你的命。和你一起的那个…宗像礼司,他明明不是目标,却倒霉地被你当了肉垫摔断了胳膊。估计也得休赛一阵子。”
  “宗像礼司?”
  “你不记得?”草薙一愣,随即从终端里找出一张宗像的照片,那张漂亮却苍白的脸和瑰丽的紫罗兰色瞳孔让这修长纤细的男人如同一只从中世纪欧洲又来的华服艳鬼。“前阵子冒出来的Scepter车队队长,4号,能和你跑得不相上下。甚至第一次出赛还仗着车的优势超了你不少。”
  “没印象。”
  草薙的眉又一次皱紧,索性打发八田出去叫医生。然后目光锁在周防金色的眼睛上,语气凝重。
  “还有没有什么其他想不起来的东西。”
  “不知道。”周防意识到了不对,瘫着脸等医生。
  病房里的气氛就这样压抑着,直到八田冒冒失失地冲回来,被他拉过来的医生喘着粗气对周防的症状进行了简单检查,再推进检查室上ct,排队缴费抽血来回浪费了半天时间,终于得出结论——周防尊仅仅忘记了有关宗像礼司的一切。原因,推测是由于某种刺激。
  虚惊一场。
  还好只是忘了宗像。不过…刺激?难道…宗像和这次车祸…
  草薙克制住自己的想法,摇了摇头。
  总之,尊没事就好。其余的事…日后慢慢处理就是。

评论

热度(15)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吊在百鬼夜行尾巴尖的咸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