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火黑】夏に去りし君を想フ

中二少年JK:

持续昏暗了一周的天空终于放晴,雨后的空气带有一丝泥土的清香。

“终于停雨了,啊,彩虹…”

雨后的彩虹让火神想起中学遇到的那群彩虹战队,也想起一直陪伴在他身边的影,黑子哲也。

「雨的季节已经过去
眺望着万里澄空
我独自回想
和你的距离
一定像那片云一样
已经远远相隔」

收音机里也响起了适时的音乐,高中联赛胜利后被职业篮球的球队相中,并没在日本继续大学教育,而是毫不犹豫的答应回美国开始职业篮球员的生涯。是他先抛弃自己的影子的,登机那天,诚凛的队友,包括已经毕业了一年的学长们和监督,也包括自己的影子都来送机了,有点想不起当时黑子是什么表情了,以他那面瘫的程度来说,也看不出什么吧。背靠着栏杆,抬头看着碧蓝的天空,再次想起那人清澈的目光。

「回想起那句话语
冬天是不错但夏天可讨厌
爱得有多深你的痛苦就有多沉
是啊我也是一样
对失去的恐惧与不曾消逝的心情
简直象是刺猬那进退两难的窘境
再见了」

被称为篮球笨蛋的自己,曾经的世界就只有篮球,但刚回到美国的火神,却在打球的时候频繁想起总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影子,不得不承认,他喜欢自己的影子,喜欢得不得了,那个是他过得最难过的一个夏天。为了忘记那个身影,超强度的训练让自己忘记那种思念的感觉,但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思念变得更为猛烈。

在阿列克斯心里,除了在教导篮球技巧时会将火神看成弟子,私底下还是将火神当成弟弟的。如此高强度的训练,就连阿列克斯都看得出来,火神在逃避想念他的影子,火神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的心。某此训练结束后,阿列克斯和火神到快餐店解决晚饭,她还是忍不住责备火神这样的做法。



“大我,你想念黑子的话就给他电话或者邮件就好了,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你在逃避什么呢?”

听到阿列克斯的话,火神放下手中的汉堡,抿了抿嘴。

“我知道的,我这么做确实是在逃避,但是我在害怕…在离开之后才发现自己的心意,失去后的恐惧和那份喜欢他的心情一直在折磨着我,我就这么离开,我害怕黑子会讨厌我…”

紧握的拳头有点颤抖,阿列克斯看着这样的火神,就算想骂他懦弱也骂不出口。

“大我,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黑子知道现在的你是这样,会怎么说你。”

当时自己是怎么回答阿列 克斯的,火神已经想不起来了,只知道从那天开始,将那份心意当成动力,他要登上巅峰,告诉黑子他做到了,不单是日本第一,还是世界第一,他要将这份喜悦及自己的心意一并献给他心爱的影。

「朱红的季节已经过去
澄澈的天空带来了凛冽的寒风
一直觉得与你共同度过的岁月
已经不可能归来
就这样放弃了」

离开日本的第二年,火神一直没和黑子联系。比赛,练习,比赛,练习。这两年火神的日子就过得这么单调,但他带领着队伍赢得了联赛冠军,同期他被选为Most Valuable Player Award。这是一个只要能带领球队打出很好的战绩,或是取得各方面的突破的都有可能荣膺这一含金量极高的荣誉称号。火神做到了,他希望能将这喜悦第一时间与黑子分享。



颁奖仪式后,火神在众人的祝贺声下回到休息室,他拿出手机,按下那一串倒背如流的数字。喀喇,在火神以为对方接听电话的瞬间,话筒传来的却是冷清的机器音。

“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紧握手机的手随着手机的滑落也缓缓垂下,是的,他怎么就没想到,因为他的不联系,黑子有可能气恼了他而更换了号码呢。火神大我,一个刚获得各种荣誉的男人,获得了职场的成功,却失去了爱情。













后记

“啊呜,怎么又梦到之前的事了…”

火神打了个哈欠缓缓坐起,当看到身旁睡着的那个人的时候忍不住笑出声。

“噗,明明睡觉的时候也没怎么动,为什么能睡出这样的鸟窝头呢…”

侧身躺着,看着那人酣甜的睡脸,轻柔的拨弄了一下对方的发型。

“真是的…当时怎么能用那种东西当彩铃呢…”

当火神回国的时候,再次见到黑子,当对方恭喜自己获得这么好的成绩的时候,火神忍不住吼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把号码换了!”

反而是黑子一脸迷茫的看着火神。

“火神君,我的号码一直没有更换,上次火神君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有接听,但是只听到咚的一声后就没有其他声音了,我以为是火神君的恶作剧。”

经过黑子的解释后火神才知道,那句‘您好,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其实是彩铃铃声,火神心中长啸,我到底为了什么在难过啊!

因梦而回想起之前的事,火神还是忍不住笑了出声,看了眼时间差不多该准备早饭了。刚准备下床却想起还有个最重要的步骤还没做,再次凑近那还在酣睡的天使,温柔的吻落在对方额上。

“Good morning,My sweet.”

END

评论

热度(13)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中二少年J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