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宗真】被丟包的我們--03

Risk★:

--接上文


--渣文筆


--人物可能崩


------------------START-------------------


"明天我要去澳大利亞"  "喔?一個人?"


"和遙"   "七瀨?你很關心他啊"


"原本只是想約他走走,現在倒是有了更重要的目標"


"嗯,小心一點" 對於七瀨遙和他的小夥伴,宗介一直沒很感興趣,所以也沒過問松岡凜的目的


"不過,有個人你倒是想了解吧?"不愧是山崎宗介的好buddy,直搗黃龍的能力破表


"嗯..."


沒錯,他就是橘真琴


在山崎宗介的成長史裡,除了小學凜的陪伴,都是一個人奮鬥的,為了夢想和未來,不顧身旁所有人,只為了完成自己理想。


然而,橘真琴卻截然不同,明明身高,長相(嘿嘿),肌肉都差不多,腦袋裝的卻完全不一樣,橘真琴待人處事溫和,事事替人著想,就算被朋友束縛著,也能笑著佯裝自己很堅強,甚至一肩扛起水泳部部長的重擔,何況還有個掛名的副部長...


這些種種都讓山崎宗介覺得不可思議,但他真正覺得奇怪的卻是自己,若是以往看到包容著別人的呆子,自己總會蔑視的認為怎麼會有人把友情阿,羈絆啊這種事看的如此重要,能處的好就會處的好,根本不需要不斷的退讓去維繫這一絲緣分


但他這次不一樣


他對真琴竟毫無反感,甚至燃起了一股好奇心,他把這股好奇心建立在「朋友的朋友」這基礎便沒去細想,但是松岡凜的澳洲行如果卻能認識更多的他,倒也沒差,


順便釐清自己到底是怎麼回事,是不是自己冷漠的個性終於有救了?


"告訴我你知道關於他的事,所有"


所以,今天的晚餐吃咖哩,路上經過海邊什麼的,都是山崎宗介精心策劃的


而且為了不迷路,他昨天半夜還偷偷起來走了3 4趟確定自己能夠順利到達目的地才安心睡著


"好險自己有準備,今天真順利,哈哈" 山崎宗介在傳完短訊後,暗自在內心偷笑了一番


而且他今天終於得到了18年來第一次笑著入眠的成就


紅著臉匆匆的回到家後,橘真琴徑直的奔向房間,直撲床上,腦袋裡全是山崎宗介的笑容,不管是邪魅的,溫柔的,不斷在真琴的腦海中冒出


"不行,要搞清楚一切"


拍了拍自己的臉,仔細的想著一切的經過


首先他來校門口等我,然後去咖哩店...等等!!!他是在等我嗎?為什麼?還是他其實在等別人但是突然遇到我然後害他爽約了?這樣該怎麼辦,自己又和他不是很熟,這樣會怪罪自己吧...


啊,對了,剛剛有和他交換手機號的,打給他吧


真琴立馬抓起手機撥了號碼


卻在按下播出鍵前停止


要怎麼問 才好...


「你在等我嘛?」這是曖昧對象的臺詞吧…


「你在等誰?」是熟了才會這樣問吧...


「你那時候有約嗎?」如果是的話自己不就完了...


腦袋一瞬間停止運作的橘真琴在床上滾來滾去還是釐不清一套解決方法


"啊..." 突然從手上傳來的震動,嚇得的差點讓橘真琴反應不過來


"FROM山崎宗介


真琴,今天的「約會」滿意吧


大家都說第一次約會很重要呢,


我覺得我很成功啊,哈哈,晚安"


看完短訊的真琴臉紅的像快噴出煙來,滿腦子都只想著約會約會約會約會...


而橘真琴今天也得到了人生第一次不是因為鬼而失眠的成就。



隔天,恰好是週六,失眠的橘真琴難得的睡到了10點鐘,若不是因為手機不斷傳來震動聲說不定他可以睡到中午呢


手在床頭櫃上摸索著手機,看到來電顯示山崎宗介四個字,真琴馬上清醒立馬接起電話


"喂,山崎君,怎麼了嘛?"


"呀...真琴,昨天約會不是說叫宗介了? 而且打了10幾通你終於接了,我差點就要問凜你家地址了"


"啊,抱歉抱歉,yuma...sousuke找我有事嗎?"


"喔,陪我"  "啊?陪你?"


"嗯,10分鐘後到車站可以吧?"


"啊...好的,我知道了,等我一下喔"


掛了電話的山崎宗介繼續在車站裡做第三個小時的等待,但這都沒辦法阻止他淺淺的笑容


"哈,哈...抱歉,我來了" "呦,真琴,你遲到了"


"抱歉,哈...因為蓮和蘭...吵著也要出門,所以..."


"喔,但是你到底是用多快的速度跑來啊,就那麼想見到我?"


"啊,不是不是!!!!" 臉紅的真琴連忙揮動著手來證明自己是否定的


看著真琴害羞的樣子,宗介忍不住又笑了


看來原本要搞清楚的東西,是越來越複雜了...


---------------------TBC-------------------


抱歉,很久沒更了,又只更那麼一點,超不負責任啊!


感謝留言給愛心給讚的捧油們,你們是我繼續創作的動力


謝謝各位,下次見啦

评论

热度(22)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Ris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