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博晴] 向 阳(现代娱乐圈AU)

音玉沧🍵:

花开第十


❤前排预警,本篇正文完结




秋天来得悄无声息,一场突如其来的雨将整个城市冲刷干净,一点夏天的痕迹都没有留下。风的尾香也好,草木的气息也罢,所有的味道都换上了略微干燥清冷的甘冽感觉。京都就是这样一座城市,它承载着时光的亲吻,将所有不舍与迷恋包容在内,对它而言一切不过过眼云烟,这里的居民也只不过是它百年来的又一批过客。


这也是为什么,晴明就算离开了故乡,也还是会对京都抱有怀恋。


如果不是京都的草木风花,他大概一辈子都学不会宽容和淡然,更不用说被万物温柔以待。善人也好恶人也罢,于他而言都不过人生过客,既然是匆匆交集的一个点,何不皆以温柔之心相待?


也曾有人说他的所作所为太过淡泊,甚至让人觉得高不可攀,他自己没多大感觉,也不多做改变,这样很好,他自己满意。


源博雅实属特例。在外人看他高不可攀之时源博雅却将旁人的眼光当作无事发生,我行我素地出现在晴明的生命里,向他伸出手,甚至提出合作的要求。


与人接触并非坏事,晴明也不讨厌如此。人们的活力和生命力令他憧憬,这也是为何他会选择这条路。芸芸众生的活力都聚集在银幕里,观览群生也不过这般,简明而单一,方便也不用多加思考。晴明也觉得自己的这种想法是很幼稚,也可以说是懒散的,但他甚是满意这样的生活。


源博雅从各种方面来说,应该都是和他相反的人。晴明虽无多少深交好友,但看人的眼光却是毒辣得一等一。所以他明白,却还是选择和源博雅合作。起初是好奇,之后便是无可救药地越陷越深。


人的感情实在是难以捉摸,就连自己的感情都很难完全掌控。谁都不是圣者,怎么可能做到无欲无求?


在发现自己沉沦的那些日子里,晴明也曾无数次对自己说,不妨大胆一点,但结果都以失败告终。看到源博雅的笑容时他会悄悄在心里笑,也一遍又一遍地告诫自己不可以破坏现在的关系。听着他的歌,感受他倾注在每一个音符里的灵魂,沉沦在他展露出来的所有光辉之中。这样就很满足了。


——那是假的,怎么可能满足。晴明决定放手一搏,其实也需要很大的勇气。他确实在任何时候都表现得无比从容,但真正要处理与自己有关的问题时也还是像个普通人一样会紧张。


事实证明他赌赢了,大获全胜,收获了所有他想要的——源博雅的心,源博雅的爱,源博雅的人。真真正正,都属于他了,而他也确确实实属于源博雅了。


晴明本以为此身如萍,漂浮不定,早已无依无靠也不曾想过找个港湾。遇见的都是过客云烟,与他交谈的都是商业伙伴。大学时代师兄照顾他,真正踏入这个深不见底的圈子后也没人能照应他。孤独和倔强促使他飞速成长,才华和人品使他在这里站稳脚跟,就算面对猜疑和诽谤他也无动于衷,该往上爬还是要往上爬。


直到源博雅突然出现。


源博雅经常给晴明惊喜,即使他本人对于晴明而言就已经是个惊喜了。源博雅的每句话每个笑容每个动作都在晴明心里激起涟漪,久而久之汇聚成巨浪。


惊喜的种类分很多,有的时候晴明可以察觉,有的时候就连晴明也会意想不到。前些日子源博雅在会议室里和他一番巫山云雨后说要送他个礼物,晴明只当是枕边温存,没放在心上,再者他也不需要什么。


之后的日子里他俩都很忙碌,晴明是为了新电影的拍摄,源博雅则是为了给晴明的电影写曲子。即使如此源博雅也还是会每天准时准点地去晴明的片场探班,还不忘给他带点好吃的好喝的。


“你都不用工作的?”晴明问他,“最近都快忙死了吧?”


“再忙也得来看你,看看你我就不累了!还能继续忙!”源博雅回答,“等忙完了我就把礼物给你,还记得我之前说的要送你礼物的事吗?”


晴明想了想,道:“不记得了,什么时候的事?”


张望了一下看四周无人,源博雅便贴近自家爱人捏了一把他的腰,笑道:“在会议室的时候。”闻言晴明呼吸一滞,抬脚就踩上源博雅的脚。


源博雅吃痛,倒吸了一口冷气,旋即笑眯眯道:“想起来了?”


晴明瞪了他一眼,说道:“不用,我什么也不缺。”


源博雅闻言却摇摇头,牵起晴明的手,轻轻摩挲着他的手指,不再作答。保持这种像拥抱却也不算拥抱的姿势好一会儿,源博雅才有些恋恋不舍地松开手。


“时候不早了,我得回去了。”


晴明帮他理了理头发,点点头:“去吧,晚上见。”


晚上当然是在家里见面,源博雅这么一想就开心了不少,他忍不住又贴近晴明,在他额上落下一吻,然后才挥挥手离开片场。


晴明也回到自己的工作中来,却还在想源博雅刚刚提到的礼物。他确实是什么也不缺,但来自爱人的礼物果然还是会让他心怀几分期待的。想到这里晴明赶忙甩了甩头,心里念着爱情使人盲目,赶紧低头继续去背自己的台词。


源博雅知道自己迟钝又笨,这一点经常被妹妹神乐揪出来吐槽,从小到大他都不知道因为这个被妹妹说过多少次了。他一直以为自己应该不会喜欢上谁,更不必说结婚了。


但是晴明不一样,源博雅第一次遇见晴明好像是在某次盛大的典礼上,各界知名人士都有被邀请,他也不例外。演艺圈的事他很少关注,但安倍晴明的名号他还是听说过的,源博雅在广告里见过他,但不曾与他深交。


只是那天晚上,他从人群中穿过,寻找自己的座位时瞥了一眼旁边,恰巧与那个抬头扫视四周的人对上了视线。


那是一双清澈干净的眼睛。


后来过了好久源博雅才想起来那张脸他见过,那个人是当下正红的影帝安倍晴明。


与他合作不是他预想好的,只是见到晴明后不由自主脱口而出,本想着这种合作他肯定不会答应,不曾想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后竟然点头了。


然后便是公开记者会,再然后就是他不知不觉地坠入爱河。


源博雅的生命里从来都不缺朋友,一开始他也是把晴明当作朋友来对待的,但久而久之他发现晴明对他的意义越来越重要,但就算这样他也不曾往别的方面考虑,被别人提出来了才想到“原来我是喜欢他的”。


笨拙,不靠谱,但至少发现的不算晚。所以当一切想通之后,源博雅也便明白了晴明在那个电影里想传达给他的所有感情。


他和晴明都是破天荒的人,表达爱情的方式也是很奇特,这一点他不得不承认,但他不讨厌这样,反而很受用。


因为这份爱意发现得太晚,源博雅总是想着要把最好的都给晴明,他能办到的,他能得到的,都会献给晴明,像是填补空缺的那段时间他没能给予晴明的爱。实他自己也知道晴明是没有计较那么多的,他只是……只是一想到晴明那种情感纤细的人因为他这种笨蛋而痛苦,就不自觉地越发心生怜惜。


以前他会为了在这个业界打下一片自己的江山而拼命,现在他什么也不想争了,能走得这么远就够了,他很知足,现在只想和爱人一起携手共度接下来的人生。


但是在那之前——


 


电影宣告杀青的时候恰逢圣诞将至,这一年又要敲响末尾之钟。寒风凛冽,剧组人员的热情却不减,当导演宣布杀青时,所有人都起身欢呼鼓掌,晴明也被这种氛围渲染,脱下手套鼓起了掌。


在此之前源博雅就已经完成了片头曲和片尾曲的制作,还悄悄唱给晴明听过。晴明喜欢源博雅的声音,也喜欢他的歌,所以从头听到尾就一直在说“好听”和“我很喜欢”,没能给源博雅什么实质性的建议和意见,但源博雅看起来好像很开心。


冬天的干燥和寒冷也算是这个城市的特色之一了吧,晴明不讨厌这种感觉,但还是有点应付不来,他将脸往围巾里埋了埋,悄悄呵了一口气。


他没有让司机把他直接送回家,而是戴上了帽子和墨镜,自己走上了人来人往的大街。路边还有积雪,地上潮湿未干,房檐上坠着冰溜儿,到处灯火通明。行人道边的圣诞树上挂满了彩灯,随着霓虹灯的开启也闪烁起耀眼的光辉,不过比起霓虹灯,它们更能吸引路人的目光就是了。


便利店旁有乔装打扮好的圣诞老人给围着他的孩子们分发礼物,晴明小时候也很喜欢这种时刻,抱着礼物回家拆开时的心情至今也无法忘怀。


风有些冷,但不妨碍来往的路人欢声笑语。晴明到现在也还喜欢这种时刻,寒冷却不妨碍人们内心温暖,就算到了夜晚也会有明亮的灯火照亮各个角落。


晴明停下脚步,抬头望着身旁的圣诞树。过去的几年里,圣诞节对他而言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个工作日,偶尔会是周末,反正也没人陪他过,是什么也都无所谓了。


可自从源博雅出现,他开始真正感受每一天,自不用说这种特殊的节日了。


回家吧,博雅一定在等他呢。晴明笑笑,理了理围巾抬脚欲走,却听到身后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晴明!”


他一愣,回头看去。他自信自己的打扮是不会让粉丝认出他的,那么叫住他的……


不远处站着的年轻人只戴了一条围巾,没有带帽子也没有戴手套,胸口起伏着,吐出一阵又一阵的白气,大概是一路都在奔跑,现在好不容易停下来能喘口气了。


果然是源博雅。晴明有些吃惊,并且迅速注意到周围路人的反应。源博雅没有变装,所幸现在不是白昼,路人们还没有确信这个人就是那位大歌星。晴明快步上前,源博雅见晴明朝他走过来,连忙迎上去拉住他的手。


晴明见他没戴手套,赶紧将自己的手套取下来,用手掌包裹住源博雅冰凉的手,将那双冰凉凉的手拉到自己面前不停地给他呵气。


“怎么不戴手套?这么冷的天,手冻坏了还怎么弹吉他?”晴明有些责备地瞪他,这个人真是一下子看不住就忘记照顾自己。


“急着来找你,就忘了。”源博雅嘿嘿一笑,握紧晴明温暖的手。此刻晴明的感觉有些奇妙,平时都是源博雅给他暖手,因为他的手相对更凉一些,如今他们的立场倒是调了个个儿。


晴明靠近他,轻声道:“急什么呢?”


源博雅闻言将手抽了回来,在口袋里翻了翻,将一个小物件掏了出来。


“之前说给你的礼物。”源博雅笑了,“本来是去片场找你的,但是我去晚了,所以就追过来了。”


“给我打个电话不就好了?”


“那样就没惊喜了!”源博雅执着地摇了摇头,“有没有被我吓到?”


晴明笑了,连连点头:“是被你吓到了。”说罢将手挪到源博雅脸上,给他冻红了的脸颊取暖。


源博雅感受着来自晴明掌心的温暖,不由得勾起了唇角。


他往后退了几步,在晴明还没搞清楚为什么时,突然单膝跪下,将握在手里的小物件捧到晴明面前。那是个小方盒子,看着源博雅这架势晴明也隐隐约约猜到盒子里是什么了,他的眼睛越瞪越大,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源博雅小心翼翼地将盒子打开,将里面那枚样式简约的戒指呈到晴明面前。


“安倍晴明先生,你愿意成为我一生的伴侣吗?”


晴明愣住了,他盯着源博雅的眼睛。那双眼睛里倒映着圣诞彩灯的光芒,倒映着霓虹灯的闪耀,倒映着他的影子。


见晴明既不说话也没有动作,源博雅有些急了,他压低声音道:“晴明,晴明……我求婚呢……你倒是答应我啊?”


晴明这才回过神来,见源博雅脸上挂着一丝尴尬,觉得有些好笑。


他摘下墨镜和帽子,拉下挡住脸的围巾,带着笑容点点头,向源博雅伸出了手。


“我愿意。”


源博雅喜形于色,连忙将戒指取出来套在晴明的手指上,轻柔地摩挲着他的手指。“之前我就觉得,有什么东西忘记给你了……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我都没有对你求过婚,也没有给你戴上戒指。”


“都是小事,你明明可以不用在意的。”晴明笑笑。


源博雅牵着晴明的手,轻轻吻上那枚冰凉的戒指,道:“不,我一定要把我能给你的全部都给你。晴明,别人会有的,我一样也不会少给你,别人没有的,我也全都会献给你。”


“博雅……”晴明回握住源博雅的手,将他拉起来,上前搂住他轻轻笑了,“我什么都不稀罕,我只要你。我有你就够了。”


源博雅嗅到自家爱人脖颈里温软的馨香。他拥抱着他的爱人,待回过神来时才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窃窃私语,有些女孩子甚至拿着手机在拍照。


他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松开怀抱,对晴明行了一个绅士礼。


“还有一个礼物,是给你的圣诞礼物。”源博雅行了一礼后挺直腰,向晴明伸出一只手,笑道,“可以将您的这个夜晚交托给我吗?”


“诚挚地邀请您与在下共进晚餐。”


晴明笑了。他的爱人总是会带给他惊喜,对照顾他也是无微不至。晚了许久的求婚也好,迟到了这么久的戒指也罢,晴明都感觉得到源博雅的用心。虽然他们都很笨拙,心意相通得晚了些,但这不妨碍他们的心越靠越近。


谁让他们都是笨蛋呢?所幸两个笨蛋都敢直面自己的心意。


于是晴明将自己的手轻轻搭在自家爱人的掌心,笑容明媚到可以媲美这座城市所有的灯光。


“乐意之至。”





写完啦!《向阳》正文80553字,感谢大家的支持!


等我这阵子忙完了就把番外写出来w


再次感谢各位小天使追到现在,你们的喜欢就是我最大的动力!爱你们❤

评论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