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k漏】花期

江源岸黑鸦:

有指代意义的送给某个人。高三了加油。


哦漏在距离KB十厘米的位置坐下。


KB悄悄的收回了放在沙发上的手,哦漏也识趣的并没有像曾经那样将自己的手也搭上。


偌大一个场馆再三分块,归属他们音乐区up的区域着实是不算大。要有别的地方可以呆着,哦漏也是绝不会来这里尴尬的坐着的。


他现在低着头看着白色地板上的透明蚂蚁搬透明的家,硬是没有抬头看向那边一眼。


他知道外人眼里他和KB应该是关系很好的类型,也知道无论出于何种原因都不能把关系闹的太僵。


KB身上的味道是哦漏在认识的几年里从未闻到过的。KB这种体质招蚊子,直至初秋都有蚊子追着,所以他只得每天都在身上打些花露水。哦漏在拥着他入眠的时候闻到过花露水的味道,但是同时初秋的现在却一点也没有了。


留下的只有多出来的陌生感。


还是KB先打破这尴尬的气氛。他用余光瞅了瞅哦漏的方向,开口时的语气也较为平淡。''多久了。''


''有大半年了吧。今年春天就没有看花了。''


一年只盛开一次的樱花,一生一定要和最爱的人去看一次樱花。


虽说两个大男人在春天里往外跑只为看花期相比之下很短的樱花的确有些像是纯情小姑娘的举动,但那个时候哪有人注重这些。甚至连目的都不是为了这花,顶多算是借个背景说话。


在第一次去之前那时的哦漏还纠结了挺久,后来想了想还是顺了KB的意愿去瞧瞧。樱花这东西他二十多年里的人生里实在没有少看过,关于花的歌都唱过不止一首。


但就在那个春天,他突然喜欢上了那个感觉,但又不是单纯为了樱花。稍微接近点的比喻就像是和自己的同学出去玩,去哪里不重要和谁一起最重要。


以至于在今年的春天,他还习惯性给KB打了个电话问樱花有没有开,KB沉默了一会儿如实回答樱花已经谢了。哦漏放下电话愣了许久才想起来他已经没有立场去问花开花谢的事情了。


这尴尬要透露出去,日后和人提起十有八九都会感慨着不应该。


好也在今年春天就没有看了。不注重也无所谓,哪有人会在意没有发生的事情。


反应过来两个人又有挺久没说话了。或许KB是说了的,但哦漏思考着过去的事情并没有去注意。


哦漏总算是偏过头瞧了KB一眼,很快的又将头摆正恢复原本低着头看着地面出神的状态。


''……那个谁,那时第二天就来找我了,问为什么要走到那一步。''
''我不想回答他,但他后来好像找你要了个回复回来给我。''
''……不是我让他找你的。''


哦漏低着头说着,字符拼凑一字一顿。现在他有点不想面对KB的表情,实在要说的话他觉得他没这个勇气。


''我也不喜欢他,也不觉得是你让他来找我的。所以我才会……嗯,告诉他说我只是内心复杂而已。''
''也只有他会信吧。''


KB叹了口气,语气隐约有些无奈。他看哦漏听了这句话,只是撵紧拳头将头埋的更深。


两人都是一时无言,沉默着坐了许久。


哦漏再度抬起头,总算与KB完成了今天的第一轮不含任何回避意味的对视。然后哦漏看着KB站起,面上带上了些笑容。


KB说,现在是秋天了。


哦漏点点头,多少对KB将要说的话有了个底。这话他也想过,但终究是没法出口的。


哦漏用力吸了口气,又轻轻的呼出。然后他听见自己说,秋天的花应该也是挺多的吧。


赶不上春天,那就在开着别种花的秋天发出邀请吧。
——花开了,你愿意和我去看吗?

评论

热度(30)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江源岸黑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