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尊礼 暗恋

纹夜:

呀好久没有更文了呢

一发完短篇

某个小天使提出的暗恋梗(*╹▽╹*)

这是学校黑帮老大兼红毛蟑螂须须头睡狮与学生会老大兼蓝色斜飞中二腹黑指数爆表的眼镜狂魔的互相暗恋的故事!!!(被尊哥一把火烧掉)

学院K背景
泥萌为什么还不去结婚QAQ

沙耶酱继续客串

祝阅读愉快

夏日的阳光就是在清晨也能让皮肤感受到被热浪所灼烧的微微刺痛,HOMRA的夜晚为通风关掉了空调,窗户基本上是全部打开。周防直接在沙发上被热醒,被衣服包裹着的身体黏答答的沾满了汗,话说自己为什么会在HOMRA睡着?周防想着想着,悦耳的门铃响起,门被推开,缓缓抬起头来。

只见草薙看着自己一脸惊讶道:“尊你难不成在这里睡了一晚上?!”“我还想问你怎么不叫醒我呢。”周防无奈道,挠挠有些潮湿的红发,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望向时钟,才七点刚过的太阳就那么刺眼,周防抖掉身上盖着的棕色毯子,草薙放下包便开始擦起了自己心爱的酒杯器具。

“真亏你能每天擦这些东西擦不腻啊,草薙。”周防看着草薙每天重复的动作,草薙没有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看着手中被擦得锃亮的器皿,说道:“尊你不懂啊,喜欢的东西可是需要珍惜爱护的。”

周防无语,眼睛漫无目的地四处张望,并没有什么自己喜欢的东西,目光瞥见了放在一边的金属量杯,眼前自然而然地浮现出一个修长的人影,带着金属框的四方眼镜,想想就感觉很死板。总是对自己说着“野蛮人野蛮人”的,那种官腔的语气和做作的微笑又是那么令人不爽。他依旧注视着那个量杯,看着看着脸上便渐渐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好像是回答草薙,又好像不是回答草薙,百年难得的温柔语气道:“是啊。”

说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那家伙了?

草薙被那语气吓得不轻,手中的酒杯将落未落。定了定神回头看向周防,这货居然含情脉脉地看着量杯?!及时地回过神来把量杯拿走,草薙心疼地抱住量杯接着满脸惊恐道:“尊你是不是被热傻了?”周防诧异地将目光移向草薙,一脸的不可思议:“没啊。”

草薙并不想再太过多问从而选择无视周防的回答,岔开话题道:“今天不上课吗?”“才七点刚过啊,我能去那里干什……”周防皱皱眉,本着“我要再睡一觉”的语气理所当然道,但话音未落,应该是想起了些什么,停顿了一秒后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答应道:“我走了再见。”随即拎了书包就急匆匆朝教学楼走去。

要不是木质够结实周防这么一记猛踹草薙估计又得暴跳如雷指责周防一顿重新装上新的门了。但比起这个,看着一反常态的周防,草薙闻到了某种不得了的八卦的气息。

教学楼空旷无人,周防也是头一次来得这么早,讲不清是忐忑还是悠闲,周防踱步在教学大楼前,正当叹了口气想要去楼顶继续补觉时,身后传来一声令人讨厌的熟悉声音:“哦呀,阁下居然来得这么早,看来要对阁下改观了呢。”周防头都不回,笑道:“那么就劳烦你了呢,不过这次起的早了点才来得这么早而已。”

“哼,阁下真是野蛮呢,能不能改正您的作息规律呢?吠舞罗的周防尊。”身后的人推推眼镜笑道。“你也给我好好改改这副故作姿态的做作语气啊,Scepter 4的宗像礼司。”周防转过身来,直视着眼前名叫宗像礼司的蓝发男人。宗像叹了口气,说道:“真是,一如既往的粗暴无序。”周防笑道:“随你怎么说。”

喜欢可是日久生情,自从两人结识之后,不是宗像以各种各样的缘由向周防约架,就是周防简单粗暴“邀请”宗像和自己打一架。这样的模式一下就持续了好几个月,从而导致红蓝大队干架已成了日常的一道靓丽风景线,乐在其中的两人几乎成了对方的知音,但论暗恋这种感情,两人心有灵犀地一同萌发感情。

虽说至今周防还是没有搞懂为什么自己会喜欢上这种人,但这种已经一发不可收拾的感情周防也不会再舍得去割舍,以至于两人干架时周围的学生不知为何闻到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啧啧啧,秀恩爱可耻,周围的其他赤青队员心中不约而同吐槽道。

稳定的生物钟今日似乎快了很多,宗像醒得比往常要早得多得多,他喜欢优哉游哉地享受生活,洗漱完毕后用完早餐,先去了青部的活动室把打印好的资料先放过去。厚重的A4纸放下,宗像坐在办公室里看看手表,六时四十分,还有些时间,正想着要不要把拼图拿出来消磨时间,又看见昨天晚上淡岛老师放在这里的一大碗红豆沙,没有实力丑拒,倒是饶有兴致地看了起来,似乎是在琢磨着什么事。

说起来,为什么我会喜欢那个野蛮人呢。

“室长,关于昨天的报告……”伏见叩了三次门但宗像正出神所以没有注意,将把手按下开门,发现那个昔日对红豆泥有着三分畏惧的室长今日居然对红豆泥笑了?!本着一副“室长这要是被淡岛老师看到的话估计你一日三餐都是红豆泥了”的神奇表情把宗像拉过神来,说道:“咳咳,室长,关于昨天的报告,都在这里了,请查阅。”

“哦呀,伏见君,谢谢你。”宗像回过神来,接过报告后边查阅边说道:“伏见君,文化祭的材料都检查好了吗?”“是,全部都检查完毕了。”伏见说道,心里思索着是要给淡岛老师打电话还是自己等会儿告诉淡岛老师。

不行,会被室长剁了的。

宗像有点不理解伏见的满脸的同情表情,但这种东西他也不会太在意。待伏见走后,宗像将报告查阅完,一看七点刚过想想自己也到了去学校的点了,提起包离开活动室。

途径HOMRA,宗像又想起了那个人,一头蓬乱的红发,作息时间总是不规律,毫无规律可言想睡就睡,除了打架其他什么爱好都没有。除此之外每天的表情都很懒散,课想上就上不想上就睡觉,完全不顾自己的学业,连句话都懒得说。这种毫无秩序的态度真是令人十分不爽。宗像内心发着牢骚,嘴里流出一句抱怨的话来:“真是,完全不照顾自己。”

说来也巧,这么想着想着宗像就在教学大楼门口碰见了他,自己没有看错时间吧,宗像看看表,确认了没有弄错后开口道:“哦呀,阁下居然来得这么早,看来要对阁下改观了呢。”“那么就劳烦你了呢,不过这次起的早了点才来得这么早而已。”
那人头也不回。

无所谓的语气一如既往地令人厌恶。宗像扶了扶眼镜,“哼,阁下真是野蛮呢,能不能改正您的作息规律呢?吠舞罗的周防尊。”周防终于是转过身来,一嘴的无赖语气笑着说道:“你也给我好好改改这副故作姿态的做作语气啊,Scepter 4的宗像礼司。”“真是,一如既往的粗暴无序。”宗像又扶了扶眼镜,不忘再毒舌一句。“随你怎么说。”周防歪头道。

为什么我会喜欢那个啰里巴嗦的人呢?

为什么我会喜欢那个粗暴无序的人呢?

两人这么想着。

放学后,周防回到HOMRA,看到青组的木野花正坐在沙发上焦急地等待着什么,看到自己便立马起身走到自己面前,眼角似乎还带着些许泪光,带着哭腔的女孩声音多少还是会让周防的面部表情有些起色,周防皱皱眉头,木野花支支吾吾道:“周,周防学长……”

“想说什么就快说。”周防有些伤脑筋地挠挠头,一脸不耐烦的模样。“怎么能对女士这样呢,尊,人家也是有苦衷的。”草薙在一旁责备着周防。“谢谢您,草薙先生。”待木野花道谢后也算是稍微好转一些,握紧拳头,紧闭着眼睛说了出来:“宗像学长病倒了,请您去照顾他,拜托你了!”

周防一愣,宗像病倒了?说起来,每次回宿舍途径学生会办公室的时候总会看到灯亮着,宗像在里面处理着大堆大堆的公事,再加上文化祭的事情完全可谓为繁重的工作。

“但是,为什么让我去。”周防疑惑,照宗像每天对自己说的话来判断应该是讨厌自己才对,“学长昏倒前,嘴里一直呢喃着周防学长的名字,所以……”木野花攥住自己的衣角,不安地上下翻着,周防思索片刻,声音突然冷静下来,说道:“那家伙现在在哪里。”

“现在在宿舍休息。”木野花看周防答应,欣喜之情滥于言表,擦去眼角的泪痕后鞠躬说道:“真的非常感谢您,周防学长。”周防扔下包就冲向了宿舍。直奔宗像的房间。见房门开着,周防管他有没有敲门的要求就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躺在床上的宗像。

昔日每天精神饱满的学生会长如今也终于是累垮了身子,病怏怏地躺在床上,好像是有些发烧,宗像的额上沁着细细密密的汗珠,看着很是让人心疼。察觉到周防的存在,宗像把眼镜戴上,从床上坐起身来故作淡定道:“哦呀,阁下怎么来了。”

“我还想问你呢,早上还在那里和我说话的精神去哪儿啦,病人给我躺下。”周防给宗像倒了杯水,把他的眼镜摘下递给他水,宗像接过水后笑道:“不过是小病而已,阁下那么慌张干嘛。”“能在外面昏倒还叫小病的话这世上的大病也没几个了。”

周防测了测宗像的体温,40.5°,“啧,你现在再和我说这是小病?”周防把温度计的读数给宗像看,宗像无言以对,周防让宗像把水喝了之后在他房间里拿了点退烧药和冰凉贴贴在宗像额上,看了药物的说明书后叹了口气,无奈道:“退烧药吃了吗?”

宗像点点头,周防也多半猜得到,让宗像躺下后自己坐在床边,罕见的温柔语气道:“听说昏倒的时候,你在叫我的名字,为什么?”因为发烧,辨不出宗像是否脸红,朝被子里钻了钻,宗像说道:“那又怎么了,不过是胡言乱语而已,阁下不用在意。”“噗。”周防笑了出来,“什么东西这么好笑,阁下的笑点真是奇怪。”宗像装成一脸嫌弃的样子。

“呐,宗像。”周防看着宗像,他到今天,也终于看到了宗像脆弱的一面。

“怎么了?”

“没什么。”

告白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只要看着他就好。

评论

热度(39)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纹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