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尊礼】男子寝室日常

马赛克:


一发完结ooc

七夕,让我们一起freestyle!


————————————————————




新学期报道第一天,周防尊就在扛着大袋小袋行李的茫茫人海中一眼锁定那个一米八五,鹤立鸡群,气质出众的人。

K高学生会长宗像礼司,高中校草没有之一,学校出了名的肤白貌美大长腿,气质高贵能力强,不少女同学因为他的传闻挤破头也要提高成绩进学生会,一度导致K高考上重点大学人数激增。

校长:还有这种操作????

周防尊某种意义上也是宗像一手打造的“受害者”。K高除了上重点大学人数多,还有另一个可以说是人尽皆知的民间传闻。

——【基佬遍地走】

好吧,周防尊拍胸脯表示他也算基佬中的一员,还顺带拐跑人见人爱——那是所有人第一印象,事实证明他们可以自戳双目以示清白——的宗像礼司。

你让那些做梦都想泡学生会长的学姐学妹学弟学长情何以堪?

可把周防牛逼坏了,插会儿腰。

正盯着那人轻松扛行李进行新生注册的背影,周防尊肩突然被人大力一拍。

“尊!你也在这啊!”

是啊我也在这想不到吧。周防如是想。

来人草薙出云和十束多多良,周防尊高中三年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小弟(疑似)。讲道理突然被人开始叫King,一开始周防还真有点不知所措。

巧了,翘课三人组和遵纪守法好学生宗像上一个大学,周防尊开始思考这算不算现实魔幻主义剧情。

“你们,不交学费吗?”

说着,周防指指不远处被人堆淹没的几台ATM机。

“这不是刚交完嘛,King,接下来去看看宿舍怎样?我昨天贿赂小猴子黑进新生注册系统,把我们编到一个宿舍了哟。”十束眨眨眼,脸上明晃晃写着【计划通】三个大字,还没心没肺比了个V。

远处宿舍楼尚且空荡荡,新人们正忙着登记,一时半会还没人操心宿舍的事,周防觉得这提议可以,捞起手边两个行李箱拔腿就走。

“哇————不愧是威丝曼校友每年捐款的学校!宿舍就是好!”

打开宿舍门的瞬间,十束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

“四人间已经很好了,还有独立卫生间和浴室,真的很好了……八人间宿舍怎么住啊……”草薙泪流满面,活生生翻身农奴把歌唱的表情。

“四人间?我们就三个人,还有一个——”周防正寻思剩下那个床位主人会是哪个愣小子时,宿舍大门“咔嚓”一声,很应景地开了。

“早上好,我———”

来者正准备自我介绍,看到宿舍内情况后硬生生将下半句话堵在嘴里。

最怕空气突然凝固。

“你先说。”

“早上好诸位。”来人摆出自认为友善且平易近人的笑容,草薙和十束却同时往后退了一步,“在下宗像礼司,礼仪的礼,司法的司,今后四年请,多,指,教。”

不,求你千万别指教我们,真的。草薙内心是崩溃的。






和宗像一个寝室着实是个让人头大的事,你时不时会因为桌子没整好或者床铺太乱背啰里八嗦一顿。草薙开学半年后摸出了在寝室生存的门路,带着十束多多良在宿舍里与宗像礼司和平共处。

但周防尊偏不。

“周防,被子没折。”

“不折,反正中午又要睡觉。”

“那好歹把桌面收拾清楚。”

“我下午还要用课本,有差吗。”

“……………………………那至少把衣服裤子给我穿清楚!”

宗像怒而拍桌,周防全身上下一条裤衩,翘着二郎腿晃啊晃。过了几分钟终于看向宗像。

草薙和十束怕宗像啰里八嗦,可他周防尊不怕,周防尊无所畏惧。

他被宗像啰里八嗦习惯了。毕竟这是他的高中日常,说实话习惯后他居然觉得啰里八嗦的宗像甚至有点可爱。

咿————————十束看到周防一脸陶醉说这话时惊恐地抱住隔壁床草薙,草薙一脸惊恐地抱紧被子,结果失手给ps4上的galgame按下选项。

“周防尊你赔我HE!!!!我和小世理离婚姻只差一步!!!”

咳,这就是另一个话题。

“你又不开空调。”

宗像仿佛觉得自己受到了鄙视,周防超头上紧闭的空调扇叶扬扬下巴。

“只有两人在宿舍,处于节约资源考虑,没这必要。很热吗?”

哦,找到问题了。周防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自己找到一个不得了的方法开空调:“你不热吗。”

“不热。”宗像目光十分坚定。

“那让你热起来就行了。话说高中时候你说大学再进一步,现在………”金色眼佟紧紧锁住面前的人,“我们已经上大学了。”

下一秒他扑向宗像,将对方按倒在床上,金属支架发出承重过量的嘎吱声。

“等等!至少锁上门———”







草薙出云和十束多多良刚从超市返回宿舍,按道理这个时间点,好学生宗像已经揪着他们周防去晚自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了,可今天偏不。

钥匙转半圈就开了门,草薙一瞬间有些疑惑——宗像平时离开宿舍会锁门的,今天怎么………………

开门——呆滞——重重关门,这个过程只用三秒。草薙堵着门口收到一万点惊吓,可十束多多良还蒙在鼓里。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他们宿舍有两个奇怪的人衣衫不整……不对有一个还只穿了裤衩在周防尊床上激情接吻????草薙虽不是DT,看到这种香艳的景象一时间依然难以消化。

十束饶有兴致观察草薙变幻莫测的脸色,歪着头思考一阵,然后双手一拍恍然大悟。

“King和宗像会长原来还没分手!我们以后可以替他们申请两人间了草薙哥!”

“拜托这种事情我也不想碰上好吗?!”草薙只觉得世界不太友善,“鬼知道会有人在宿舍里搞上啊?宿舍恋情不是这么发展的吧?”






周防和宗像谈恋爱的消息在学校里不胫而走。

草薙没那么八卦,十束也没那么八卦。问题出在两位当事人身上。

幸亏K大思想超前环境开放,大家对这类事也见怪不怪。

但问题还是出在两位当事人身上。两个男的谈恋爱?很普通,两个女孩子谈恋爱?很正常。但两个品系不一样的帅哥谈恋爱,这就很刺激了。

斯文的宗像和放荡不羁的周防,两个怎么看也不像会交上朋友的人,居然是一对情侣。重点是,他们的颜值,高得过分。

女生们蠢蠢欲动,私底下建了个论坛,开始写起两人的同人文,各种设定,包括时下流行的ABO,哨向,性转等等。

十束也跟着注册一个论坛账号,暗中观察女生们的动向。

其中一个ID【你永远不知道红豆泥的美好】,粉丝数量尤其高,算论坛里数一数二的大神,【你永远不知道红豆泥的美好】太太和隔壁画手圈里ID【玻璃珠看世界】合作,产出一系列或刀或糖图文兼有的同人,热度高得可怕。评论堪比小红心收割场。

“啊,今天玻璃珠太太又更新了呢。”

十束在大马路上刷着论坛,嘴里含着棒棒糖含混不清地嘟哝,抬头一副岁月静好模样。







同系男生伏见猿比古,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和宗像礼司私交甚好——宗像这么认为。

伏见本人表示他只是和宗像维持着单纯朋友交易的关系而已。

朋友交易,名副其实。宗像帮他给伏见那位DT又迟钝的发小,隔壁系八田美咲传话送东西,伏见帮他在宿舍装上摄像头,观察周防尊的动向。

直到有一天,宗像和伏见开着远程操控时,缩小的“对方显示屏”处,宗像捕捉到一些诡异的文字,有关他。

他很高冷禁欲?宗像指着自己鼻子思考半晌,觉得这人设艹得不科学,于是找到了神秘的论坛,自己也注册了账号。

这一注册不得了,当晚宗像感觉自己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三观和人设被涌出新世界大门的末世洪水冲得一干二净。

宗像觉得不太好。宗像下一秒就找上周防谈人生。

周防被宗像这一出反省和深刻检讨弄得懵逼。

于是趁他去喝口水润喉的当,周防拿起宗像的终端——他真的好奇什么东西把宗像人设冲得一干二净。

这一看,世界从此改变了。

喝完水回来的宗像看到沉迷刷论坛的周防尊,感觉世界充满了恶意。

“宗像,你看这些啊……”

“不你———”

“看来是我不够关心你?”

“不我——”

“既然你这么认为,作为男朋友我当然要好好补偿你了你说是吧……”

没等宗像回答,周防将终端甩到桌面,迅速扒光他的衣服,用自己草草浏览一篇纯肉的若干体位,把宗像伺候得说不出完整一句话。

总的来说,他们还是干了个爽。

事后宗像发了三天低烧,十束在草薙墨镜扭曲成O _ 0眼的注视下,开心地找辅导员帮两人请了假。

辅导员国常路看着请假条上充满槽点的理由,一边感概年轻真好一边刷刷签下大名。

还没等到宗像病愈,火了一整个学期的论坛就由于新一轮【净网行动】死于非命。得知此事的宗像嘴角扬起愉悦弧度,眼镜逆出看破一切的反光。










评论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