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博晴] 向 阳(现代娱乐圈AU)

音玉沧🍵:

花开第三




晴明把后面几天的行程推了推,空出来三天待在家里和源博雅卿卿我我。


源博雅会抱着吉他为他唱歌,晴明则抱着双膝窝在床上静静地听。源博雅出道这么久写过无数歌曲,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能唱给观众听,唯独这一次,他将那首为晴明写的歌唱了一遍之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会不会太酸了?”源博雅放下吉他挠了挠头发,有些尴尬地勾起唇角。仔细想想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有人写情歌给喜欢的人,送玫瑰花都比这个有创意。


晴明倒是没这么想,对他而言,源博雅给他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更何况这首歌……


“怎么会?”晴明说,“这是你送给我的歌,只送给我一人的歌。”他视若珍宝还来不及,又怎么会嫌弃?


像是终于将心放回了肚子里,源博雅嘿嘿笑了。他继续抱起吉他,问着他的爱人想听什么歌。


晴明想了想,回答道:“什么都可以,只要是博雅唱的,都好。”


于是源博雅拨弄起吉他弦,哼起没有词的小调。晴明听着源博雅悠扬的歌声,闭上眼睛浅浅地笑。这个小调轻轻柔柔,像他记忆中熟悉的风,带着故乡才会有的草木味道,萦绕在脑海和回忆间久久不散。


最后一个轻跃着的音符落下,晴明这才缓缓睁开眼睛,静静地注视着面前微笑着的源博雅。


“这首歌……我好像在哪里听过。”晴明轻声道。


源博雅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握住晴明柔软的指尖,用拇指指腹细细摩挲他的手指。晴明感觉源博雅的拇指略微硬质,心里琢磨着那兴许是常年摆弄乐器磨出来的茧。像是想要感受更多似的,晴明也微微蜷起手指,将源博雅的手握在手中。


“我有个朋友是土生土长的京都人,这是他教我的京都的小调儿。”源博雅回答道,“晴明,我们明天去京都吧?”


“去京都做什么?”晴明问道。


源博雅将晴明的手引到自己面前,轻轻吻了吻他的指节。


“我想去看看你的故乡。”


晴明其实是有些踌躇不定的。他和源博雅说,那里没什么好看的,既没有名胜风景,也没有他的亲人,去了会很无聊。源博雅却坚持要去。


“那是生你养你的地方,就算它现在已经荒废了我也要去。”


晴明拗不过他,只好和他一同坐上了前往京都的新干线。窗外的风景一直在变化,树木也好农田也罢,没有一样是晴明熟悉的。这条返乡的路多年不变,变的只有返乡的旅人。


晴明离开故乡时也是坐电车离开的,虽然没有迷恋,但晴明还是把小镇各处都转了一遍,就连等车的车站也没有放过。他记得三号站台的立牌上有一处很深的划痕,那大概是谁家孩子调皮的产物,管理人员也没有进行维护,许是觉得不影响使用,便省了这一笔经费吧。


见晴明一路沉默,目光始终落在窗外,源博雅虽然觉得有些寂寞,但也没有抱怨。晴明看着窗外,他看着晴明的侧脸。


人都说演员一靠演技二靠脸,着实不假。晴明这张脸生得实在好看,说他五官清隽,眼神含水并非虚传。源博雅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眼前人,生怕眨一下眼睛就会漏看一处美好。


晴明被他盯得久了,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便转过脸戳了戳他的脑门,笑道:“与其看我,不如看看窗外的景色,眺望绿色对眼睛好。”


“看你对眼睛更好。”源博雅说道。


晴明无奈,只好任由他看。所幸没过多久便到达了目的地,晴明牵起源博雅的手下了车。站台很老旧了,但也没有年久失修,想来应该是车站管理方没有把装修翻新,觉得能继续用就可以了。


倒也还干净,源博雅张望着,心下如是想。晴明轻叹了一口气,道:“走这边。”


源博雅跟在晴明身后,不忘张望周围的景色。这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小镇,有随处可见的草木,有年代久远的小公园,有便利店和咖啡厅,巷子深处还有安静的音乐酒吧。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大概就是这样了。


“晴明小时候在这个公园里玩过吗?”


“玩过,我以前很喜欢那个秋千。”


“这家便利店看起来很新嘛?以前没有吗?”


“从我记事起这家便利店就在这里了,只是老板娘很注重外观,经常翻新店面罢了。”


“晴明以前是在哪里上学的?离家远吗?”


“小学和国中是在这附近,高中去了东京的学校……就再也没回来了。”


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不论源博雅问什么,晴明都会回答他。从车站一路走到他们要去的地方,源博雅问了不下于几十个问题,就连路边种着的树叫什么名字他也要问个清楚。


晴明倒是不觉得烦,不如说源博雅这样不间断地问他,反而让他莫名的心安。一直以来他都是不想回来的,并非这里有什么他害怕的存在,而是回来了也没人等他,那种寂寞感和无助感几乎将过去的他压塌,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投身工作,忘掉一切。


无边无际的孤独是可怕的,从小学起晴明就熟知那种滋味。就算很早回到家,家里也不会有人,就算把玄关的灯开一夜,也不会有人回来。


以前只能靠工作甩开那些他不想回首的过去,现在身边多了一个源博雅,晴明觉得身心都轻松了许多。这样想着,晴明悄悄地伸出手,和源博雅十指相扣。


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温度,源博雅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握紧晴明的手,使两人的温度交融,几乎要温暖周围冰冷的冬末转春的风。


他们就这样手牵手走着,最终在一座老房子前停步。


“这里是……”源博雅看向晴明。晴明沉默了一下后,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钥匙,将门打开。


“我家……以前的。”晴明低声叹了一句。没想到还会回到这里。


推开门,玄关处虽然已经落了灰,但东西却整理得井井有条,看得出曾住在这里的人的用心。鞋柜上的花瓶是空的,鞋柜里面也是空的,连拖鞋都没有。


“你离开家后就没想过再回来吗?”源博雅进来后随手带上了门。晴明嗯了一声,直接走了进去。


“不用换鞋了……这里已经好多年没有人来过了。”晴明苦笑了一声,指了指地板上落下的厚厚的尘埃。


源博雅点点头,环顾了一下这个多年无人居住的家。虽然各处都落了灰,但源博雅还是能从中感受到温馨,家具的款式,装修的风格,都让人觉得这家人生活得快乐又满足。


“家里的装修是谁定的?”源博雅开口问道。


晴明道:“是我母亲,这里刚建成的时候她还在世。”


源博雅心说果然,这种温馨感虽然若有若无,但能悄悄渗透在人心中,这样的温柔大概只有女性才会有。是为人妻为人母的女性特有的温柔。


看源博雅想得入神,晴明笑笑道:“我说了这里没什么东西可看了,既没有人,也没什么景色,你想什么呢这么认真?”


“我在想,小时候的晴明就是在这个家里出生长大的啊……”源博雅缓缓迈开脚步,一步一步踏在地板上,“你也曾经在这里跑过跳过,或许还跌倒过……这么一想,就觉得能来真是太好了。”


“甚至还有些嫉妒你父母。”源博雅苦笑,“小时候那个可爱的你,只要你父母见过,真让人羡慕。”


“博雅……”


“要是你有青梅竹马,我一定要缠着他们把你小时候的事情全都说出来,好的坏的我都要听。”源博雅踱回晴明面前,伸出手抚了抚他的脸,“我要是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晴明没有作答。他低头轻咬了一下唇,拉着源博雅走到阳台,坐在了阳台边和源博雅一起看向杂草丛生的小院。


身边的人一言不发,源博雅以为自己不小心说了什么错话,沉吟了一会儿后才轻轻开口唤他的名字。


“晴明……”


“我已经记不清母亲的样子了。”晴明忽然开口,“在我还小的时候她就去世了,父亲一人把我拉扯大,从小我就觉得自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稍微懂事了一点后才知道原来是因为他们都有妈妈,而我没有。”


源博雅觉得自己呼吸都变得缓慢而沉重了起来,他静静地听着晴明的陈述,生怕稍一喘气就会听不清他的话语。


“母亲早逝,我想父亲也是很悲伤的,但即使如此,在我的记忆中他也是总是对我笑的。他是爱我的。


母亲那边没有亲戚,父亲这边的亲戚又对我们家爱理不理,父亲在工作忙碌的同时,还要每天回来照顾我,非常辛苦。


后来父亲去求了我姑姑……让她来照顾我,姑姑是不乐意的,她自己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多了我这么一个麻烦自然是不乐意。


那时候我还小,想不通为什么父亲都低声下气求她了,她也不愿意。现在想想,也罢,谁没有生活的难处?想通了其实也就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不怪她。


在我国中一年级的时候,父亲积劳成疾,终于还是倒下了。他走得很突然,那时我放学回到家,推开门后就看到他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桌上还有冒着热气的咖喱饭。


我去叫他,可是怎么也叫不醒他。可能是梦到了母亲吧,那时他是含笑走的。”晴明顿了顿,像是那些光景历历在目,他望着院子中的杂草,语气十分平淡,就像是在讲一个关于别人的故事。


源博雅握住晴明冰凉的手,用手心为他取暖。


晴明回握住,看着他笑了笑,继续说道:“都是以前的事了。葬礼是我姑姑和姑父主办的,我很感激他们。那天之后他们就一直在追问我这套房产究竟落在谁名下,我那时不清楚那么多,但也觉得事情不太对,于是就自己查了查相关的资料和知识,才意识到他们是想独吞这个房子。”


“我一直拖着说我不知道,他们也就没在纠缠,我以为这件事就此作罢,没想到他们还在打他们的如意算盘。


国三毕业前的某天,我放学回家,看到院子里的草被踩折了。那痕迹很明显,我以为是家里进了贼,而且不下于两个,就没进门,趴在门上听动静。


然后听到屋里有人说话。有三四个男人,听声音应该都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他们在讨论我回来后怎么处置我。他们说看照片应该是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孩子,既然不能杀人,不如玩够了再逼他答应房产易主,一石二鸟。”晴明说到这里突然笑了。


源博雅越听越害怕,如果那个时候晴明没能那么机灵,是不是会被那群人亵渎?所幸他的晴明聪明,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源博雅握着晴明手的力道微微加重,晴明感觉得出源博雅的紧张和不安,便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安慰道:“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你逃走了?”源博雅问。


晴明点了点头,说:“我逃去了便利店……就是刚刚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家,老板娘和我父亲是老相识,对我还算照顾,我在那里坐了一夜,一夜没敢合眼。”


“自那之后我就坚定了要离开这里的决心。并非是害怕再遇到这种事,只是我想,这里真的没什么好留恋的了。”晴明轻轻靠在源博雅肩上,“所以高中考去了东京,大学也在东京上的,后来出道后偶尔会回京都,但再也没有回过这里。”


源博雅听他说完,久久地陷入了沉默。


良久之后,他才开口,嗓音有些嘶哑,像是藏着难言的悲伤:“要是我能早点遇到你就好了。”


“这话你都说了两遍了。”晴明笑了,“可是博雅,现在也不晚,我很庆幸能在有生之年遇到你。”


源博雅摇摇头:“要是我早点遇到你,我一定会把你护得好好的,在你父亲离世的时候我会在你身边抱住你的肩膀,在你无处可归的时候我可以把你接去我家,而不是让你独自一人在便利店里坐一整夜。”


这次换晴明沉默了。他听着耳边源博雅的呼吸声,听着自己突突作响的心跳,忽然就笑了。


“晴明?”


“博雅,我很开心。”晴明微微扬起头,在源博雅颊上落下一个吻。若是换做平时,晴明能主动和他亲热,源博雅一定会激动到尾巴都翘上天,可现在源博雅非但没有表现得很激动,反而有些生气。


“我说真的,晴明!不是逗你玩!”源博雅愠怒道。


晴明又往源博雅怀里靠了靠,点头:“我知道,博雅,我知道。”说罢便用力握紧了源博雅的手。


十指相扣,小小的温暖在掌心存留。源博雅侧过脸,盯着爱人的发顶,感受到手上的力度和温度,这才平静下来。晴明是知道的,他明白他想说什么。源博雅轻轻叹了口气,低头吻上晴明的发顶。


晴明听见源博雅的声音从他上方传来。


“虽然遇见你晚了点,但所幸没有晚到七八十岁。”源博雅嘟囔道,“那些孤独又冰冷的过去我没能陪在你身边,接下来的人生我一定奉陪到底。”


“那就请你多多指教了。”晴明笑了。


“我会每天都在你身边粘着你的,我会让你在冬天也热到中暑,死了也要和你进同一个棺材。”源博雅说着说着自己也笑了,“做好心理准备吧,晴明!”


“好,那我等着,你要说话算话。”晴明深吸了一口气,转过身与源博雅相拥。


源博雅想他终于撬开了这个人心底的冰霜,选择赌一把来到这里真是对极了。或许那些冰霜尚未融化,但是源博雅想,过去那些没能砸碎融化的东西,从今天开始就由他来融化。


虽说这种想法有些自负,但源博雅还是想做晴明的太阳。


风里似乎夹杂了些许温度,源博雅想,大概快要入春了吧。





过去什么的是我瞎编的,没啥引据考证。


上次更新是好久之前的事了呢……差点忘了


《向阳》里私设还是蛮多的,希望大家不要反感……我尽可能做调整(土下座)。


比一个大大的心,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

热度(189)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音玉沧🍵 转载了此文字
闲花落绽 推荐了此文字
  • 曈曈> 阿渊今天抽到荒了吗?没有。冷漠 很喜欢zoutc="tc="g_MD杤2s="clear">曈曈>
  • 墨沐慕mumu 很喜欢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