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K漏〕辣条爱情故事(ooc/私设/KB视角)

笔芯

情钟:




我的爱情是从一包辣条开始的,这听起来似乎很荒唐。


我敲着白瓷茶杯,对一边瘫在沙发上的痒局长说到:“你还记不记得三年前的八月十三?”


他觉得不可理喻地看了我一眼。


“你不止一次跟我说起这个时间。”


“是啊,因为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我眯起眼回忆,“那天阳光还好,不是很热来着,刚刚下过一场大雨,空气里还混杂着泥土的气味。我逃课去学校门口小卖部买辣条,结果发现我口袋里零花钱被你顺去买饮料了。”


痒局长咬牙:“不就是四块五毛钱吗,至于记三年?”



哦,我要说的当然不是这个。我当时趴在小卖部桌子上死赖着不走,求那位满脸褶子的奶奶:“美女,你给我赊一包辣条呗。就一包!我KB的人品还用怀疑吗?我的好姐姐我求你了。”


“你的人品?你先把你人品拿出来给我看看。”奶奶一脸嫌弃。


我站起身狠狠一拍桌。


“你要是不给我赊!我就!”


“怎么滴?”


我很气愤地抓起书包带子往背上一摔,大声说到:“我就明天再来!”


“噗哈哈哈哈哈……”我听见身后有人笑得很大声。


我承认我怂,可是被人这么嘲笑我还是相当气愤,于是我回头准备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混小子,让他知道他K哥不是个好惹的人。可是我回过头的时候就看到那个笑得弯了腰的男孩子,他的眼睛里盛了一汪美丽的湖,透明的湖水荡啊荡。


我心想,对对对就是他,我要娶他。


我在和痒局长讲起这件事的时候,说到这里他便要啧啧,他说一见钟情看上的肯定都是脸。我极力反驳他,我说我看上的是他的眼睛。


我是个无神论者,所以我不相信什么前世今生什么前世五百次回眸换今世一次擦肩,我看到哦漏的时候没有什么熟悉感,也没有什么会心一击,只是觉得,我一定要追到他。


我把书包背上,严肃地咳了一声。


“你笑什么笑!”


然后哦漏扶着门框捂着肚子说:“我请你吧。”



世态炎凉!世事无常!世风日下!


我吃完一包辣条,抬头看着天,叹了口气。


哦漏在我身边坐下,递给了我一瓶水。我拧开喝了一口,哦漏突然给了我一个白眼。


“我让你帮我开,谁让你喝的。”


世态炎凉!世事无常!世风日下!


我把水又塞了回去,然后眼睁睁看着他毫不顾忌地喝了一口。


“你知道我是谁吗?”我问。


哦漏笑了笑,从我手里把瓶子盖拿去盖好。


“KB你可是名人,想不知道你也很难的。”哦漏把水递给我,“可是今天接触了你,发现你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啊。”


我从来没有一刻如此庆幸自己的不学无术。


虽然一直被划在问题少年的范围,可是我一点儿也不想承认,我不过是不太喜欢学习罢了,偶尔打架也是被逼的。


“我叫哦漏。有一件事我必须让你知道。”他认真起来的时候会微微蹙眉,“我喜欢你。”



我这辈子没遇到过什么好事,也许是我非洲血统太硬。一遇雨天必没带伞,一遇下雪必定摔跤,坐公交车会堵车,骑自行车还撞树。我从小也没受过什么特别的宠爱,我爸妈都不是宠儿子的人,他们都对我比较严厉,而且常年不在家,我基本就是处于放养状态的。


哦漏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原来我不是没有欧气,是它们都被攒起来了,然后在这一刻爆发了。


可是十分对不起观众,哦漏说完那句话之后我跑了。


这事儿确实有点搞笑,我明明还在计划怎么追到他,他却先对我表白了。



第二次看到他是三天过后。


那天我在后巷让人给堵了,跟几个小混混干了一架,他们人多势众我自然打不过,随后我机智的翻墙跑了。我刚刚翻过墙,哦漏站在巷子口,抱着两本书惊讶地看着我。我似乎跑到他回家的路上了。


“你没事吧?”


我摸了摸头上的伤口,血流得很多,不过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可是看着哦漏紧张的样子我还是忍不住发挥了一下下我的表演天赋,我一把抱住他把脸上的血蹭到他身上。


我看着他的眼睛学言情男主的语气深情款款地说:“本来好疼的,看到你就不疼了。”


说完这句话我和他同时打了个寒颤,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推了我一把,继续走。我站在原地,靠着墙抹了一把脸,身上也脏得不行。其实还真挺疼的。


“真的疼?”哦漏回过头蹙眉看着我。


我笑。


“跟我来,我给你上药。”


我最烦上药,站在原地不想动。


“请你吃辣条。”他居然诱惑我!


“你以为一包辣条就能治愈我吗?我是这么没出息的人吗?”


“两包。”


“成交!”



是这样的,哦漏说他喜欢我,可是我们并没有在一起。我当然有表白过,在我们认识一周年也就是毕业前一年,我很认真准备了玫瑰巧克力烛光晚餐和king-size大床,可是不太巧的是那天天气有些热,巧克力融化了,玫瑰被我不小心掉在地上踩了两脚,晚上堵车还巨严重导致我迟到了两个小时。


我到的时候哦漏已经在king-size大床上睡得异常香甜,我十分正人君子的没有对他做任何事,就看了他一整晚。


我以前没有那种感觉,但是那个晚上我莫名觉得他越看越好看,简直爱不释手。直到天亮的时候我去洗了个澡,回来看到他一脸懵逼坐床上,我故意逗他:“漏漏,你要对我负责。”


他又蹙眉。


“别玩了,我要去学校了。”


我敢肯定那一刻他的脑海里闪现的是不可描述的画面,他的耳朵尖都红了。


毕业的时候就该各奔东西了。


他是三好学生我是不良少年,他说他喜欢我我追了他两年却没在一起。这听起来似乎是不和逻辑的,可是事实就是这样。


我搬了新住址的第一天给他发了地址,第三天收到一个快递,我本来挺纳闷是谁寄来的,毕竟我刚刚看了一个新闻就是匿名寄东西其实里面装的是炸弹,我暗自反省觉得最近并没有得罪什么人才小心翼翼打开了盒子。


然后你们猜我看到了啥。


我看到了满满一盒辣条。


我给哦漏打了个电话,我哭笑不得地问:“东西是你寄来的?”


“是啊。”


“怎么寄这么多?”


“我出国一段时间,没时间给你买。”


“啥时候回来啊?”


“尽快。”



我没想到他说的尽快有那么快,我觉得肯定要个一年半载,电视剧都这么演,检测我的爱意的时刻到了。


可是一个月过后我就看到他坐在我家门口,可怜巴巴地抱着背包。


我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


“跟你说个真事。”我把钥匙丢他怀里,“去年冬天,有一次我去找你,下好大的雪,交通不便。我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看你房间灯都关了,然后我在你家楼梯上坐了半宿,冻成冰雕。”


他看我看了半天,然后我俩一起笑了出来。



哦漏跟我说他要做个小手术,我当时真是信了他的邪,让他一个人去医院了。刚好那段时间找了工作,忙得焦头烂额,也没来得及去看他。


后来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才后知后觉发现一些不对劲。


“我打了麻醉针,还有半个小时要做手术了。”


“我来接你。”


“我刚刚给你网购了一箱辣条在家。”


“你是不是那家店的粉丝啊。”


“我还把那家网店链接发你了,你以后要是想吃就自己买。”


“等等,”我握着手机,有些不安,“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要做什么手术?”


“KB,如果这次我还能活着出来,我们就在一起吧。”


我的手机就这么掉在地上屏幕都摔碎了。



哦漏这个人就是这样,有什么事也从来不告诉我,我就像个傻子被他蒙在鼓里。


哦漏跟我说过,他说我在学校名声挺大,他就想看看众人口中的不良少年是怎样的,结果不久之后他就在巷子里看到我在喂一只流浪猫。


他说:“你蹲在那里,好像刚刚打过架,脸上还有伤,可是你拿火腿肠喂猫的眼神告诉我你这个人其实没那么坏啊,而且当时我就想和你说,跟我走吧,我给你上药。”


他说:“我是真的很喜欢你,我觉得你特好。别人怎么说我不在意,反正我就想用辣条把你拐回家。”


好吧,现在人也拐到了,总不能就这么撒手不管了吧。哦漏,你也够可以的啊。



痒局长丢了一包烟给我,我又丢了回去。


“不抽烟。”我说,“你也应该少抽烟少喝酒,这么大一男人是该养家糊口了。”


痒局长对我比了个中指,看那个口型分明在骂我贱狗。


我随手抄起一本杂志砸了过去。


痒局长最近似乎是有些忙,聊了一会儿就走了,我无聊翻了翻杂志,听到有人敲门,我开门一看发现是邮递员。


“您的快递请签收。”


我打开熟悉的包装,意料之中的满满一箱辣条。


我无奈地拨通一个号码,响了一声就被接起来了。


“漏漏,你什么时候回来?每次你给我买辣条就是要出差对不对?”


自从手术成功之后哦漏的身体状态就恢复得格外好,出院后病假期间积压的工作量忙得他喘不过气,虽然我不提,可是不代表我不记得他说过的话,更不代表我可以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哦漏似乎还在开会,所以刻意压低了声音问:“收到了?我最近不出差。”


“那这又是什么?”


我正被辣条淹没,不知所措,就听到那边的他压着笑意回。



“聘礼。”


“是嫁妆吧。”



END.

评论

热度(94)

  1. 白家砂糖老字号落九 转载了此文字
    是这样 虽然有人发现了 但是发现的人好像也不多……那我就说说 这个啊是我小号……呃……如果我以后还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