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嘉成兄弟/苏沈】入戏 09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祈福地震,愿大家平安。




-----------------------------------------------------------------------------




在苏格的后期配音整体快进行到尾声的一天,沈昊告诉他,706疗养院的事情安排好了,让他找时间去把手续办了把父亲转过去。


这离当初沈昊答应他这件事已经过去了近一个月。


苏格倒并没忘记,但沈昊一直没再提过,他以为沈昊当时不过一时兴起,回过头早忘了这事,犹豫了几回要不要主动问一问,可沈昊这段时间忙后期和送审忙得有点焦头烂额,他怕惹沈昊烦,一直也没敢提,后来拖得久了,心里几乎已经放弃了。


原来沈昊并没忘。


苏格特意跟于老师那边请了一天假,等上午沈昊吃过早饭出了门,他便也出门去了医院。


父亲的主治医生听说他要把人转去706,看他的眼神毫不掩饰的诧异:“706好啊,设备也先进,听说服务也特别好。”


苏格点点头,不愿多说:“嗯,托了朋友弄到的位置。”


“706的位置可不好弄呢,不够一定级别根本没这权利,有钱也没用,你朋友可以啊。”


苏格笑了笑,没再接腔。


想来沈昊定然是动用了他外公的关系。


两人这阵子也算得上是朝夕相处,沈昊平时极少会提起他的家庭,极偶尔地说起过外婆做饭好吃,他自己做菜的手艺都是外婆教的;另外有一回吃到一道西湖醋鱼时说了句妈妈最喜欢吃这道菜,但又不会挑鱼刺,每次都要别人给她挑干净;而外公和父亲,是从来也没提过的。


苏格折腾了快一整天才算全部搞定,在706办理入院手续时,他按照沈昊交代的,在介绍人一栏里填了沈昊外公的名字。


“老首长身子还健朗吧?”接待员看见了,亲切地跟苏格询问沈昊外公的近况,“我爸年轻的时候跟过老首长两年,我小时候还去给老首长拜过年呢。”


“嗯?哦。”苏格不擅长撒谎,支支吾吾地应付。


“你是老首长家的亲戚?”接待员却仍是热情得紧,“这儿的名额老首长不是一直给他家……那谁留着的吗?”


苏格听这人话里的意思,沈昊家似乎还有别人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需要送来,心里也吃了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请问还有其他手续要办吗?”


“没了没了,就这些了。”接待员终于看出苏格不愿多说了,后知后觉地省过来自己太八卦老首长家的私事了,犯了老首长的忌,赶紧闭了嘴不再问下去,转而跟苏格交代探视时间什么的。


706疗养院的条件真的非常好,无论软件还是硬件。


接待员又带着他大概逛了一圈,花园里有假山有活水有树荫,可惜他爸仍是没有意识的,不然每天能推出来坐坐也是挺好的。


“您父亲的情况仪器是不用二十四小时的,每天会有护士推他出来晒晒太阳换换空气的。”接待员似乎看出了他的想法,解释道。


“谢谢,那就麻烦各位了。”




离开疗养院的时候,苏格突然觉得肩上轻松了许多。


这半年多以来,他真真是经历了从天到地的过程,直到现在,他才算是心里稍稍可以踏实一点点了。


他现在虽然没有房也没有钱,但他已经还清了他爸那破产了的公司的欠款,他爸也住进了这么好的疗养院,他可以无后顾之忧地投入工作了。


他跟JC传媒签了五年的合同,五年内他必须努力工作赚钱还给公司,所以可以预见的是他初期大概会有不短的时间是做白工的,直到还清公司的钱之后,他才能正常拿自己的那份——不过好在他现在有沈昊养着,吃住都不用自己发愁。


那天不知好歹地惹了沈昊不痛快,苏格忐忑不安了一段时间,不知道会招致什么后果。


结果却什么都没发生。


沈昊第二天睡醒以后,就好像不记得那件事发生过一样,既没跟他生气,也没罚他什么,更没赶他滚蛋。


到了晚上照常地跟他求欢做爱。


苏格便更加努力地满足他,同时时刻提醒自己,要听话,要注意身份。




沈昊最近电影的剪辑也到了关键的时候,晚上回来的时间就没个准点,有时能到大半夜。


今天也是,苏格从706回去的时候是下午,他发了信息问沈昊晚上回来吃饭吗,过了能有快一个小时,沈昊回他说不了,让他不用等先睡。


沈昊每次都会让他先睡,但苏格每次都睡不着。


倒不是什么一个人睡不习惯之类的玩意儿,他才和沈昊同床共枕了多久。


他就是不亲眼看到沈昊回来以后心情如何心里就很没底,怕不知道哪一个不慎踩了雷,所以就睡不着。


苏格给自己随便煮了碗面吃了,就从沈昊书房里找了本讲电影学的书,坐在沙发上看。


大约快十二点的时候,他手机响了。


“师哥?”苏格接起来,是沈昊打的。


“你睡了吗?”沈昊问他。


“还没呢,怎么了?”苏格把书合上,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喝了点酒,你来接我吧。”沈昊说,声音听起来倒很正常,应该只是稍喝了一点,不能开车而已。


“好,我这就去。”


沈昊报了吃饭的酒店地址,苏格匆匆地换了衣服出门。


经过了这段时间的“同居生活”,苏格发现沈昊一直都是独来独往的,他虽然有一整个工作团队,却都仅限于工作事宜,并没有私人助理,甚至连司机都没有,平时都自己开车,偶尔遇到这种情况,以前怎么处理的他不知道,现在便总是打电话叫他去接。


接上人已经十二点多了,沈昊上车后就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他总也没办法喜欢这样的应酬场面,但一年到头总有一些场合是躲不掉必须的,比如今天这种,他可以不给外人面子,被人说假清高也无所谓反正也少不了块肉,但自己的团队辛苦了这么久,他总也偶尔得表示一下自己和大家是同一战线的。


苏格以为沈昊睡着了,小心地把车开得尽量平稳,却突然听见沈昊问他:“怎么样?手续都办好了?人转过去了?”


“嗯?”苏格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嗯,今天转过去了,都安排好了,谢谢师哥。”


沈昊还是闭着眼睛,抬手捏了捏眉心,实在是累,连发作的力气都没了,只是不高兴地说道:“你不用老是动不动就谢我,就这一件事你谢几回了,提起就谢,我都听烦了。”


苏格觉得他大概是应酬之后惯有的心情不爽,看什么都不顺眼,张嘴又要道歉:“对不……”


“闭嘴。”沈昊烦躁地抬手打断了他。


车厢里顿时安静了下来,苏格不敢再说话,沈昊则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他又顿了片刻,有些没头没脑地说了句:“马上要送审了。”


苏格有些意外,脑袋里转了几圈,沈昊这看起来莫名其妙与前后语境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他却似乎懂了——沈昊是在解释自己因此才会有点暴躁——他居然神奇地抓住了沈昊别别扭扭的一点想要道歉的意思。


“师哥,会顺利的。”苏格说。


“嗯,我知道,就是有点烦。”


其实吧,凭沈昊外婆在国内电影圈的地位,沈昊的电影但凡是个按部就班普通一点的片子,过审按说是毫无悬念的。


可沈昊却几乎每部电影都要被打回来一次——他就是做不到按部就班的普通。


到最后删删剪剪,最终的过审版本,也已经是看在他外婆面子上给的最大尺度了。


但也因此,沈昊的名字很硬,无论是后台说话,还是作品说话。


苏格边开车边乱七八糟地想着这些。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还真的是超级无敌的幸运,能被沈昊看上,直接就等于上了大船。


他现在一无所有,所以沈昊这艘船,无论如何他得抱紧了。


“我眯一会儿。”沈昊说着,调整了椅背躺下。


苏格趁着一个红灯,回身从后座拉了毯子过来给他盖上,沈昊随手扯了扯,把自己裹严实,呼吸很快慢了下来。




等到了车库停好车,苏格小心地下了车,绕到另一侧打开车门,轻轻地叫醒沈昊:“上楼再睡,好吧?”


沈昊不乐意地揉揉眼睛,又打了个哈欠,外面的冷空气随着打开的车门涌进来,他缩在毯子里更不愿意动弹了:“冷。”


苏格无奈,明明下车几步路就能进电梯了。


只好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沈昊这才不情愿地掀了毯子,把带着苏格味道的衣服裹在身上,一条腿刚刚迈出来,又收了回去。


他其实没喝太多酒,今晚的饭局都是自己人,没人敢灌他,可刚才浅浅地睡了一会儿,现在感觉那点酒意都泛上了头,人也开始有点迷糊,他朝着苏格伸出了胳膊:“背我。”


苏格看着脸上透着些红扑扑的沈昊,软软的声音明明说出的是命令的话语,却像是在撒娇。


他转过身去半弯下腰,沈昊便笑着扑到了他背上,与刚刚车上气场严肃的师哥跟换了个人似的,像个得意忘形的小孩,一手揽住他脖子,另一手伸手拍了他屁股一下:“驾!”


“师哥,车门。”苏格无奈提醒道。


沈昊这才想起回手去把车门关上了,然后又催他:“快点,好冷。”


苏格背着沈昊几步小跑进了电梯,沈昊赖在他背上不肯下来,把脑袋埋在他颈侧,用牙齿轻咬他脖子上的皮肤。


“师哥,我还没洗澡呢。”苏格觉得现在的沈昊大概记不住他的话,于是故意逗他。


“啊?”沈昊立刻停了嘴,愣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骗我,明明闻到沐浴露的味道了。”


苏格没忍住笑出了声。


沈昊于是抬手扳住他的脸,扭向自己,用力在他唇上咬了一口,疼得苏格“嘶”的一声。


电梯到了家,沈昊仍旧不肯落地,在玄关处趴在他背上蹬掉了脚上的鞋子,一路指挥着苏格背着他上楼,进浴室,放水,连脱衣服都不沾地板,坐在镜前的台面上伸着胳膊像个小孩一样被苏格伺候着脱光,又抱进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着,这才消停。


出去给沈昊拿睡衣的苏格想,这样状态的师哥好可爱,如果平时能一直这样该有多好。



评论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