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嘉成兄弟】 歪,你的快递到了 (下)

肤色较黑白:

“喂,快递到了。”

“好。”

伍嘉成忍不住调侃两句:“每次铃没响两声你就接起来,真不愧是形影不离的谷机cp。”

“……你吃醋啦?”沉默了几秒,略带戏谑的男中音透过电话敲打着他的耳膜。

“对对对我对你的手机觊觎已久了,快麻溜的下来成全我们俩。”没等谷嘉诚回答什么,伍嘉成啪的一下挂断电话。

脸有点烫。

他摘下帽子,烦躁地扇动,企图散走脸上的红晕。
又来了,对朋友的调戏心动。太丢人了。

谷嘉诚这人,沉默寡言,却一点也不冷漠,往往两三句话就能让自己笑到缺氧,也可以……让自己脸红心跳。即便知道,这只是他骨子里就拥有的个性,礼貌体贴,也爱戏弄别人。自己永远不是特殊的那个。

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一样,伍嘉成露出戏谑的笑容。不愧是世界的初恋谷校草,男女通吃啊。

“嘉成。”声音从背后响起。

“哇你要吓死我啊!”伍嘉成吓得反手就是一拳,差点跳起来。

谷嘉诚揉揉被打到的肩膀,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激动。

伍嘉成面对不知道自己图谋不轨的谷嘉诚,尴尬的想要爆炸。

转移话题转移话题。

“没什么啦,哦对了老谷如果你女朋友生病了你怎么办?”说完就想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真是糟糕透顶的话题。

伍嘉成开始思考假装失忆让谷嘉诚信服的可能性。

“……我想想。”谷嘉诚认真思考起来。

不您不需要这么认真。

“多喝热水?”

这个回答让伍嘉成愣了三秒:“噗——”

然后大声嘲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样子怎么交得到女朋友啊?”

“是吗?”谷嘉诚挠挠脑袋,觉得自己的答案很完美。

“要是女朋友和手机掉进水里你肯定先去捞你的宝贝手机吧。”伍嘉成恨铁不成钢地摇摇头。

像个傻子一样。

“不对,我救你。”

谷嘉诚深邃的眼眸对着伍嘉成的眼睛,低声说到:“我救你。”

又来了。朋友间的调戏。

伍嘉成不动声色的后退一步,啪的一下带上帽子,开始从包里翻找着什么。

“你在干嘛?”

“谷老师今天又教了一种撩妹手段,我得赶快记笔记,这可是重点。”伍嘉成把帽檐压低,头埋在包里。
只露出发红的耳朵。

可即使再来一万次,他都会无可救药的心动。

你太没用了。伍嘉成狠狠唾弃着自己疯狂跳动的心脏。

————

今天是当快递员的最后一天。

“喂,快递到了。”一如往常的对话。

“你能不能送到我家?”不一样的走向。

“哈谷嘉诚你今天脸皮格外厚哦。”


伍嘉成认命的捧着快递站在谷嘉诚家门口,边敲门边扯着嗓子大喊:“谷懒驴开门啦!”

“咔”,门应声打开。

“知不知道今天是我最后一天送快递?”
“知道。”
“那你还麻烦我送货上门?”
“送货上门啊……”谷嘉诚眯起眼睛,上下扫视伍嘉成。

伍嘉成的脸蹭地红起来。最后一天都没忘了调戏自己。

而自己就像个扭扭捏捏的女孩子,处于被动。

切,好不甘心。

伍嘉成从来都是直来直往的人,他突然脑子一热,捏住谷嘉诚的下巴,强迫他和自己对视:“那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啊?”

最后一天,像个男人一样表白。

“你对待朋友的那套东西居然把我撩到了,你是不是要对我负责啊?”眼眶不争气地发红,泪水开始不受控制的往下掉:“算了,谁要你负责啊!”恶狠狠的语气配上满是泪水的脸色,太狼狈了。

谷嘉诚垂下眼眸,轻轻啧了一声。

“哪个普通朋友会让你看他的鸟啊?”
“你那只可达鸭谁不能看啊?”
“哪个普通朋友会放弃手机去救你啊?”
“这很正常好吗?”
“那我喜欢你你信吗?”
“你又戏弄我。”和谷嘉诚吼完后,勇气便如潮水般一泄而尽,伍嘉成撇撇嘴抬起袖子狠狠擦了擦眼睛。好丢人,赶紧走吧。

“我走了。”

伍嘉成转身想要离开,却被用力抓住手腕。

“你还有一个快递没给我。”

“什么啊?”伍嘉成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软软糯糯的南方口音带着点哭腔,让谷嘉诚手上的力道更重了一点。

“一个男朋友。”品味了一下伍嘉成惊慌失措的神情,便一把扯过他的手臂,让他跌进自己的怀里。

“我喜欢你,听见没?”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更加用力的抱紧他。

啧,居然被抢先了,自顾自的表白完还想逃跑。

太为所欲为了。

“……嗯。”

快递员这回把自己送出去了,真是敬业啊。

————

(你说说看让没谈过恋爱的少女写这种东西怎么可能写得好嘛,委屈巴巴)

(真想收到一个伍嘉成啊😀)

评论

热度(69)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肤色较黑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