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乌达爱吃乌冬面

7.18生贺搞事情(文字版)

野生搞事组: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小野生哦~


 


 


第一篇:


 


 


 


今天小雪,Z城也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当谷嘉诚拎着两份炒面爬到文科六班的时候,四楼的高度倒还不足以累倒我们的篮球霸主,只可惜被那帮叽叽喳喳的小迷妹们成功放倒。


 


 


 


 


校草被堵在楼梯口足有五分钟之久,妹子们第N次缠着问完微信,热火朝天相拥奔向食堂,仿佛走向人生巅峰。独剩雪花重重打在栏杆上的声音,像芭蕾舞者足尖点地一般轻柔美好。


 


 


 


 


氤氲的窗子上被充斥着少女心的指腹轻轻划过,无非是些明星或是心上人的名字。谷嘉诚轻叹口气,文科班就是清新啊,哪像楼下那帮大老爷们,要写也是清一色的NBA。


 


 


 


 


透过那些朦胧的字迹,谷嘉诚瞧见了正在“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伍嘉成,“嘉成?”


 


 


“取份外卖这么久啊~”头都不带抬的,显然是听见了刚刚那轮轰炸。


 


 


 


 


谷嘉诚含着笑推开了隔离两个世界的门,把快餐盒打开放在一旁翻动了两下,撇了一眼一面嫌弃自己一面不愿与课本分离的某只,决定要做点什么来改改这个不按时吃饭的毛病,“啊~~~好香啊~”


 


 


 


“噗!老谷你好恶啊~干嘛学我说话~”伍嘉成连头都没抬起来就笑趴在桌子上了,谷嘉诚也不闹他,抱着碗一口一口吃得极为认真,但不得不说谷大校草的吃相也是非常有食欲的~诱得一旁的馋猫不禁咽了咽口水。


 


 


 


 


“好啦~你过来教我道题嘛~”伍嘉成左手把课本推过去,右手把饭碗捞进怀里,塞了满满一大口口齿不清地说道,“就是这道题,这道,就是加成反应这个。”


 


 


 


 


原来让我们班长大人心甘情愿放下打雪仗和炒面的居然是化学题,谷嘉诚挑了下眉便放了筷子,立在伍嘉成身后,往带有雾气的玻璃上写字,算是有现成的黑板。


 


 


 


 


伍嘉成连忙又扒了两口饭去看那解题思路,只见谷嘉诚在不知哪个女生写的“사랑해”下面一笔一划写了四个字


 


 


 


 


嘉成反应


 


 


 


 


“唔……”伍嘉成赶在谷嘉诚转身之前又低下了头,可这小鹿乱撞般的动作又怎能逃掉谷嘉诚的眼,一不做二不休地吻了下发旋,看小家伙以后敢不敢不按时吃饭了。


 


 


 


 


雪花一片一片落在大地的怀抱里,你一笔一划写在我心里


 


 


 


 


 


﹉﹉﹉﹉


 


 


 


 


————文案:斑斑


cv:饭饭


 


 


第二篇:


 


 


 


喜欢是一种什么感觉?


 


 


 


伍嘉成不知道,谷嘉诚也不知道。


 


 


 


伍嘉成只敢小心翼翼的偷看,偶尔视线撞到一起还会躲避的装作漫不经心来掩饰内心的小激动。


 


 


 


谷嘉诚他想要的有很多,他想要靠的更近,他想要肌肤的相亲,他想要…..是更多,他不满足于见面时的点头之交。


 


 


 


伍嘉成在不经意间被握住了手,随后就分了开,惊喜之后的失落,他极力掩饰。


 


 


 


谷嘉诚故意握住了他的手,不敢太久,磨蹭两秒就放开了,窃喜之后的再谋划,下次是搭肩呢还是搂腰?他极力掩饰。


 


 


 


伍嘉成听说有人给那人告白了,瞬间心酸的不行,他怕那人就那么答应了。那个人拒绝了,伍嘉成开心不多时又迷茫了,本就劣势的爱恋,连说出口都怕造成他的困扰,喜欢一个直男是否真的是自我折磨?伍嘉成在这一天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原来,这就是喜欢的心情啊。


 


 


 


谷嘉诚被告白了,结果自然是拒绝了对方。随后他有想过如果是那个人给他告白…他肯定是会100%同意的,不过,告白这种事必须他先来,不想再等,如果那个人也被其他人告白了…想想就觉得不行,怎么能被其他人捷足先登。


 


 


 


伍嘉成被告白了。


 


 


 


谷嘉诚去告白了。


 


 


 


就像谷嘉诚常说的那样——我从小就是个幸运儿。


 


 


 


在喜欢的同时被所喜欢的人也喜欢着,那无疑将会是世界上最棒的一件事!


 


 


 


喜欢是一种什么感觉?伍嘉成知道了,谷嘉诚也知道了。


 


 


 


————文案:寒蝉


cv:故杳


 


 


 


第三篇:


 


 


 


第一次见他是在酒会上,觥筹交错灯火辉煌,他就站在众人围绕之中笑语晏晏。


 


 


 


第二次见他是在朋友约的局里,那个人慵懒的坐在沙发里,端着酒杯一口未喝,与周围哄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第三次见他是在街角的巷子里,下雨的天撑着伞一丝不苟的喂着纸箱里的幼猫,神情专注让人舍不得打扰……


 


 


 


再后来呢,自己与他总会在不同的场合巧妙聚在一起,像看不见的缘分,勾着两个人。


 


 


 


突然某一天,从他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嘉成,很奇妙的,一点也不觉得突兀,有时候会想,是否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某个人,他出现了,你就知道了…..就是他了,就是他,你这样对自己说,不用再等了,他就是你的,真好。


 


 


 


————文案:寒蝉


     cv:小雨


 


 


第四篇:


 


 


 


话说有一名伍嘉成的书生,因科考临近所以搬去了镇外的偏远地安心读书。


 


 


 


这天,伍书生在家勤勉读书,忽闻园中传来杂音,似争吵不决,推推嚷嚷、窸窸窣窣,好些时不断,遂抬脚出门一看究竟。


 


 


 


没成想,院里静悄悄无一人,只一轮圆月挂中宵,月光照亮了篱笆一角,仔细一看,原来是一丛艳丽的花枝在月下开的茂盛,风吹过,暗香浮动。


 


 


 


伍书生暗笑这是读书混了头,正准备转身回去却发现身下衣衫被扯了去,书生蹲下了身去解,一低头,就见一姣白的无名花长在泥里,枝叶瘦弱,不知出于怜悯心或其他,书生亲手拨开了泥土给那花换了地休养生息。


 


 


 


再往后,花儿枝繁叶茂,逐渐开出大朵大朵的白花,端的是晶莹剔透,花香四溢,对此伍书生心喜不已,爱恋成痴。


 


 


 


晚间,迷迷糊糊中书生似在院中见仙人舞剑,白衣胜雪、飘飘欲仙,仙人眉目冷清,似雪微寒,见书生便开口告知,他本是花中一仙,受难落在了伍书生院里,本以为此劫难逃,却不想遇到书生好心遂度过了劫难,此次重修仙身特来谢此恩,如若日后书生有何难事,他自会现身来救。


 


 


 


梦醒,伍书生仍在书房温习,房中溢满无名花香气,恍然如梦,不知时,或感惆怅,书生临到院中,却见那无名之花已消逝不见踪影,再回想梦中百般,恍然大悟,原是花中仙君,感叹道:怕是此生难见矣,罢了罢了……


 


 


 


————文案:寒蝉


     cv:阿眠


 


 


 


第五篇:


 


 


 


  伍嘉成回国见到的第一个朋友是赵磊,虽然多年不见,但彼此间依然如故。


 


 


 


  拿起赵磊放在沙发边桌上的相框,看着多年前的照片,伍嘉成陷入深思,自己在外留学这些年,不知道他过的怎么样。


 


 


 


“你在想什么?”赵磊看着伍嘉成的侧影说,“想起比赛了吗?” 


 


 


 


 “嗯。想起光荣日的那一天……我到现在都觉得那段时间真的是我有生以来最快乐的时光。”  伍嘉成的笑容渐渐隐去,“抱歉,磊磊,如果不是因为我执意出国……”  


 


 


 


“别这样,不要介意这些事。”赵磊微微顿了一下,“不如打个电话给老谷吧,他会很想听到你的声音。” 


 


 


 


  伍嘉成沉默,避开赵磊的视线,赵磊却拿起他放在茶几上的手机:“我们周末有个聚会,你打电话给他,告诉他周末的聚会你也会去。” 


 


 


 


  深深的吸一口气,伍嘉成接过手机,在赵磊的注视下,拨通了那串烂熟于心的电话号码…… 


 


 


 


 “喂,嘉成。”电话传来谷嘉诚久违却依然熟悉的声音。伍嘉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静静的听着那头似有似无的呼吸声。


 


 


 


“嘉成……”似乎察觉到了伍嘉成的犹豫,“唉,要不,让磊哥听电话。”


 


 


 


  谷嘉诚不知道,他那沉静的声线在伍嘉成的心头上轻轻摩擦,酥痒难耐。  


 


 


 


“嗨,老谷。”赵磊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的恍惚,“周末的聚会啊,这一次全员到齐哦。别迟到!”  


 


 


 


  赵磊的话撞在谷嘉诚心上,“嗯,我知道了……” 


 


 


 


  周末的聚会在一间酒吧的包间。当谷嘉诚推开门的瞬间,屋子里的人立即起身来招呼着。  


 


 


 


  聚在一起的,是曾经一同参加比赛的朋友们,如今已经都被时光磨蚀了当年的青涩和稚气,添上了成熟的态度。


 


 


 


  门又轻轻的被推开,“抱歉,我迟到了……” 


 


 


 


  气氛一时有点恍惚。


 


 


 


“嘉成儿——”


 


 


 


“伍嘉成!”


 


 


 


“小伍!”


 


 


 


  房间里的气息骚动起来。伍嘉成的笑意一如既往,而他的目光,恰好穿过了众人之间的空隙落在那个人身上。 


 


 


 


“谷……”伍嘉成微笑着向他点点头。


 


 


 


“好久不见。”谷嘉诚淡笑。


 


 


 


  一瞬间的静默,随之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嘈杂,所有的人都围住伍嘉成不停的说着,仿佛要把这几年错过的交谈全都补回来。


 


 


 


  谷嘉诚站在人群的背后,静静地听着他们说话,分辨不清的声音中,却能准确地捕捉伍嘉成的每一声笑,爽朗依旧,也带着一丝酸楚……  


 


 


 


  大家笑闹着,伍嘉成微笑着看着他们嬉闹,而谷嘉诚则挤在伍嘉成的身边坐下,紧紧的挨着他,感受着对方身上传达过来的体温。


 


 


 


  没有人留意他们特别安静。


 


 


 


  忽然一个熟悉的温度小心的覆在他的手上,是伍嘉成的手。


 


 


 


  谷嘉诚轻轻转手,回握住他的手。


 


 


 


  伍嘉成转头望了他一眼,转而又变成十指紧扣。


 


 


 


  就是这样,两个人在喧嚣中静静的挤坐在一起。多年以前的心情仿佛突然间涌了上来,溢满整颗心,原来,一切从未改变过。


 


 


 


————文案:四四


     cv:旺仔


 


 


 


第六篇:


 


 


 


 


第一次见他是在酒会上,觥筹交错灯火辉煌,他就站在众人围绕之中笑语晏晏。


 


 


 


第二次见他是在朋友约的局里,那个人慵懒的坐在沙发里,端着酒杯一口未喝,与周围哄闹的气氛格格不入。


 


 


 


第三次见他是在街角的巷子里,下雨的天撑着伞一丝不苟的喂着纸箱里的幼猫,神情专注让人舍不得打扰……


 


 


 


再后来呢,自己与他总会在不同的场合巧妙聚在一起,像看不见的缘分,勾着两个人。


 


 


 


突然某一天,从他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嘉成,很奇妙的,一点也不觉得突兀,有时候会想,是否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某个人,他出现了,你就知道了…..就是他了,就是他,你这样对自己说,不用再等了,他就是你的,真好。


 


 


 


————文案:寒蝉


     cv:痕也


 


 


第七篇:


 


 


 


在W市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间书屋。


 


 


 


伍嘉成和谷嘉诚最经常去的地方就是这里。


 


 


 


两个人的名字相似,性格相反,来自不同的地方,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即使都会到书屋读书,却从未相见。


 


 


 


伍嘉成看音乐类的书籍,谷嘉诚看英语类的书籍。


 


 


 


伍嘉成是小话唠,名字里的成没有言字旁。


 


 


 


谷嘉诚是小面瘫,名字里的诚却有言字旁。


 


 


 


伍嘉成有些黑,谷嘉诚有些白。


 


 


 


伍嘉成有小虎牙,谷嘉诚有小泪痣。


 


 


 


伍嘉成爱音乐,谷嘉诚爱体育。


 


 


 


伍嘉成早上起的早,喜欢早上去书屋。


 


 


 


谷嘉诚早上睡懒觉,喜欢下午去书屋。


 


 


 


伍嘉成每次来会坐在书屋的左侧,认真写着笔记。


 


 


 


谷嘉诚每次来会坐在书屋的右侧,窝在沙发上看书。


 


 


 


伍嘉成每天从书屋回家时,会去书屋附近的小吃店吃点东西。


 


 


 


谷嘉诚每天从家去书屋时,也会去书屋附近的小吃店吃点东西。


 


 


 


伍嘉成是W市音乐学院的学生,谷嘉诚是W市体育学院的学生。


 


 


 


音乐学院和体育学院一墙之隔。从伍嘉成的宿舍看出去,可以看见谷嘉诚的宿舍。也许眼神好一些,可以看见谷嘉诚晒在阳台上的迷彩短裤。


 


 


 


两个人可能知道彼此吧,因为他们在书屋有共同的好友。


 


 


 


也可能不知道彼此,因为男生之间聊音乐,聊体育可能会多于八卦。


 


 


 


就这样,春天走了,秋天去了,两人从未相见。


 


 


 


以后呢,谁知道。


 


 


 


 ————文案:玖楽


     cv:烟瑶


 


 


第八篇:


 


伍嘉成不小心崴了脚脖子,走路有些不太利索,其实也没多严重,可却心疼坏了谷嘉诚。


 


 


 


从伍嘉成崴了脚开始,谷嘉诚就化身成了人形轮椅,把伍嘉成随身携带,一步路都不让走,把两个儿子看的满脸懵逼,明明在医院时医生叔叔说只要不剧烈运动就好啊,为什么谷霸霸连路都不让伍霸霸走?


 


 


 


两人抱着敏而好学不耻下问的精神去隔壁问大伯,大伯一脸痛心疾首的告诉两人,他们的谷霸霸只是在借此机会秀恩爱而已,两人终于恍然大悟。


 


 


 



谷嘉诚每天白天在外把伍嘉成随身携带不说,回到家里还要走哪儿抱哪儿,两只小的风中凌乱,伍霸霸这一个脚脖子扭的,硬是被谷霸霸拗出了副生活不能自理。


 


 


 


晚上回到卧室,谷嘉诚小心翼翼的给伍嘉成的伤处上药,结果摸摸索索间就点着了火,贴心医生瞬间化身大灰狼,把拖着脚脖子的小可怜扑倒在了床上。


 


 


 


第二天早上,谷嘉诚正在厨房给伍嘉成温牛奶,就见两个儿子鬼头鬼脑的蹭了进来,你推我搡的挤眉弄眼,最后郭子凡在谷嘉诚拿起牛奶杯转身的瞬间,下了下狠心开口:“霸霸,你和伍霸霸昨晚在卧室干什么了?我和磊磊听到了奇怪的声音。”


 


 


 


谷嘉诚心不跳的扔下两个字:“上药。”


 


 


 


赵磊翻着白眼小声嘀咕:“骗谁啊,凡凡之前扭了腰我还给他上过药呢,为什么我们就没有发出奇怪的声音?”


 


 


 


谷嘉诚治两个儿子是拿手绝活,端着牛奶杯气定神闲的说:“一人一张游戏显卡,型号随你们挑,放在购物车我结账,还有什么问题吗?”


 


 


 


两只小的霎时眼睛齐刷刷的放光,又是摇头又是摆手:“没了没了,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郭子凡还跳着脚的喊道:“老爸,我们俩可以在购物车放两副耳机吗?”


 


 


 


谷嘉诚笑的一脸欣慰:“嗯,可以,真是霸霸的好儿子。”


 


 


 


 


————文案:流氓兔


     cv:墨墨


 


 


第九篇:


 


 


 


我是一个医生,准确说来是心理医生,经营着一家诊所,17年了。


 


 


 


病人却只有一个:谷嘉诚,谷氏财团唯一的掌权人。


 


 


 


他病了,他说,是自闭症。


 


 


 


可是即使他来找我也从不多说什么,只是坐在那里,也不允许我说什么。天知道,我该怎么治疗他。


 


 


 


直到那一天。


 


 


 


他说他认识了一个人,叫伍嘉成的。


 


 


 


他说他们7点会接吻;一起去上班;中午吃两人都喜欢的餐点和蛋糕,午休结束时交换一个沾满奶油味的吻。他会在嘉成去父母家的时候画画,只画嘉成一个人。


 


 


 


他说嘉成越来越像他,特定的时间要做特定的事。


 


 


 


他说快9点半了,他该走了,嘉成一定会在9点半到家的。这个时候他会笑着补上一句,我们两个人的家。


 


 


 


我是一个医生,我当然知道。


 


 


 


谷嘉诚没有自闭症,但是,他病了。


 


 


 


————文案:哒哒


     cv:平平


 


 


第十篇:


 


 


 


在W市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一间书屋。


 


 


 


伍嘉成和谷嘉诚最经常去的地方就是这里。


 


 


 


两个人的名字相似,性格相反,来自不同的地方,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即使都会到书屋读书,却从未相见。


 


 


 


伍嘉成看音乐类的书籍,谷嘉诚看英语类的书籍。


 


 


 


伍嘉成是小话唠,名字里的成没有言字旁。


 


 


 


谷嘉诚是小面瘫,名字里的诚却有言字旁。


 


 


 


伍嘉成有些黑,谷嘉诚有些白。


 


 


 


伍嘉成有小虎牙,谷嘉诚有小泪痣。


 


 


 


伍嘉成爱音乐,谷嘉诚爱体育。


 


 


 


伍嘉成早上起的早,喜欢早上去书屋。


 


 


 


谷嘉诚早上睡懒觉,喜欢下午去书屋。


 


 


 


伍嘉成每次来会坐在书屋的左侧,认真写着笔记。


 


 


 


谷嘉诚每次来会坐在书屋的右侧,窝在沙发上看书。


 


 


 


伍嘉成每天从书屋回家时,会去书屋附近的小吃店吃点东西。


 


 


 


谷嘉诚每天从家去书屋时,也会去书屋附近的小吃店吃点东西。


 


 


 


伍嘉成是W市音乐学院的学生,谷嘉诚是W市体育学院的学生。


 


 


 


音乐学院和体育学院一墙之隔。从伍嘉成的宿舍看出去,可以看见谷嘉诚的宿舍。也许眼神好一些,可以看见谷嘉诚晒在阳台上的迷彩短裤。


 


 


 


两个人可能知道彼此吧,因为他们在书屋有共同的好友。


 


 


 


也可能不知道彼此,因为男生之间聊音乐,聊体育可能会多于八卦。


 


 


 


就这样,春天走了,秋天去了,两人从未相见。


 


 


 


以后呢,谁知道。


 


 


 


 ————文案:玖楽


     cv:饭饭


 

评论

热度(60)

  1.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野生搞事组 转载了此文字
  2. 劉乌达爱吃乌冬面野生搞事组 转载了此文字
  3. 斑尾塍鹬野生搞事组 转载了此文字
    这次生贺没帮上什么忙quq,希望大家喜欢
  4. 夏蝉与猫野生搞事组 转载了此文字
    hhhhhh…还是转一发吧…貌似没用我老福特ID~0718,祝我伍宝宝24岁生日快乐…以后的每一天都...